北京时间10月3日下午5点半,2022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正式揭晓,瑞典科学家Svante Pääbo(斯万特・帕博)获奖,以表彰他对已灭绝人种的基因组和人类进化的发现。

  又进入到一年一度的诺贝尔奖时间,北京时间10月3日下午5点半,2022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正式揭晓,瑞典科学家Svante Pääbo(斯万特・帕博)获奖,以表彰他对已灭绝人种的基因组和人类进化的发现。斯万特・帕博将获得1000万瑞典克朗奖金(约合642万元人民币)。

  公开信息显示,斯万特・帕博于1955年出生在瑞典斯德哥尔摩,是著名生物学家、进化遗传学专家。他的母亲是从爱沙尼亚流亡到瑞典的化学家Karin Pääbo(凯琳・帕博),父亲为1982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瑞典生物化学家Sune Bergström(苏恩・伯格斯特龙)。

  好奇是人类的天性。仰望星空之余,我们也会思考: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又是什么让我们与众不同?

  斯万特・帕博是这一领域的开拓者,在研究人类演化、了解人类的来源方面做出了大量工作。通过开创性的研究,帕博完成了一件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对尼安德特人的基因组进行测序,尼安德特人是当今人类已经灭绝的亲戚。帕博还发现了一种以前不为人知的古人类――丹尼索瓦人。重要的是,帕博还发现在大约7万年前人类从非洲迁徙出来之后,基因从这些现已灭绝的古人类转移到了智人身上。这种古老的基因流向现代人类在今天具有生理相关性,例如影响我们的免疫系统对感染的反应。

  帕博的开创性研究催生了一门全新的科学学科――古基因组学。通过揭示所有现存人类与灭绝的古人类之间的基因差异,他的发现为探索是什么使我们成为独一无二的人类提供了基础。

  帕博还著有个人自传《尼安德特人》,其用第一人称的视角为我们讲述了引人入胜的古遗传学研究发展,以及使该领域成为可能的技术革新。

  这次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到古基因组学领域并不是很多人能提前猜到的,不过在此之前帕博已经获得了全球无数科学奖项的肯定。

  在国内这一领域,现任中国科学院脊椎动物演化与人类起源重点实验室副主任以及古DNA实验室主任付巧妹,与其团队通过开发的古DNA捕获技术成功获取四万年前北京田园洞人的古基因组,发现田园洞人已呈现亚洲人的遗传特征,但没有直接后代延续至今。这是中国第一例人类古基因组,也是目前为止东亚最古老的早期现代人基因组。《Science》(《科学》)期刊评价其填补了东亚在地理和时间尺度上的巨大空白。该基因组及研究为东亚人群遗传演化研究正式打开局面。

  按照日程安排,在生理学或医学奖率先出炉后,未来几天时间里还将陆续有多项诺贝尔奖公布,包括:10月4日,诺贝尔物理学奖公布;10月5日,诺贝尔化学奖公布;10月6日,诺贝尔文学奖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