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首家地级市农商行青农商行(行情002958,诊股)(002958.SZ)业绩增长乏力。

  三季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青农商行实现营业收入80.21亿元,同比减少4.88%;归属于该行股东的净利润(净利润,下同)为27.99亿元,同比增长2.42%。其中,该行已连续四个季度营收为负增长。

  青农商行为何会出现减收而增利的现象?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在息差压力犹存、市场波动加剧等因素影响下,今年前三季度,青农商行的利息净收入、投资收益、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三项指标均出现小幅下降。

  与此同时,青农商行却减少了对信用减值损失的计提力度,同时叠加所得税费用减少,而使得净利润继续保持正增长。前三季度,该行计提信用减值损失共计29.16亿元,同比减少4.41亿元,降幅13.13%。

  尽管青农商行此前披露该行已增加了拨备计提水平,主要为其他资产的减值力度加大。但需要注意的是,自2021年以来青农商行资产质量恶化明显。截至今年9月末,该行不良率1.91%,较上年末进一步提升0.17个百分点,不仅为该行上市后最高水平,同时也居42家A股上市银行首位。

  前三季营收净利增速均垫底上市农商行

  登陆A股市场后的这几年,青农商行的业绩增速一直都在低位运行。

  资料显示,青农商行是在9家农村合作金融机构基础上,于2012年6月以新设合并方式组建而成的股份制农村商业银行,也是山东省首家地级市农商行。

  IPO前两年,青农商行快速增长。2016年至2018年,青农商行分别实现营业收入58.3亿元、60.79亿元、74.62亿元,同比增长1.38%、4.27%、22.75%;净利润19.27亿元、21.36亿元、24.19亿元,同比增长3.38%、10.89%、13.23%。

  趁着强劲的发展势头,2019年3月青农商行登陆深交所挂牌上市,并在上市首年实现营业收入87.29亿元,同比增长16.98%;净利润28.25亿元,同比增长16.78%,增速达到近年来最高水平。

  不过,疫情暴发后,青农商行明显放慢了脚步。2020年和2021年,该行分别实现营业收入95.72亿元、102.97亿元,同比增长9.65%、7.58%;净利润29.6亿元、30.66亿元,同比增长4.77%、3.58%。其中,2021年该行业绩增速为过往五年来最低。

  日前,青农商行披露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该行营业收入为80.21亿元,同比减少4.88%。其中,自2021年第四季度以来,该行已连续四个季度营收为负增长,降幅分别为25.59%、6.34%、0.04%、8.24%。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今年前三季度,A股42家上市银行中,有七家银行营收下滑,其中青农商行的营收增速在上市农商行中处于最末位水平。同样根植于青岛地区的青岛银行(行情002948,诊股)(3.230, 0.04, 1.25%)则在今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95.23亿元,同比增长16.3%,增速在42家上市银行中排名第六。

  而从净利润水平来看,今年前三季度,青农商行实现净利润27.99亿元,同比增长2.42%,增速较上半年的5.08%有所收窄。其中,今年一、二季度,该行净利润同比分别增长3.09%、7.49%至9.41亿元、8.08亿元,但第三季度该行净利润10.5亿元,同比减少1.71%。

  与其他同行相比,今年前三季度,A股42家上市银行中39家净利润同比增长。除了营收增速垫底之外,青农商行的净利润增速也依旧为上市农商行中最低。同城的青岛银行则实现净利润25.95亿元,虽不及青农商行,但增速7.3%,为青农商行的3倍。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今年前三季度,该行实现利息净收入58.78亿元,同比减少4.83%。其中利息收入124.88亿元,同比微降0.3%,但利息支出66.1亿元,同比增长4.11%,反映该行计息负债成本压力仍存。

  除了息差收窄之外,投资端的波动也成为青农商行业绩增长乏力的主要原因。前三季度,该行投资收益为10.16亿元,同比减少25.7%。此外,同期该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5.3亿元,同比微降0.56%。

  不良贷余额近46亿增速远超全行贷款

  营收增长乏力,青农商行通过降低信用减值计提力度,使得业绩增速回正。

  三季报显示,截至今年9月末,青农商行资产总额4361.12亿元,较上年末增长1.32%;其中贷款和垫款总额2383.89亿元,较上年末增长2.51%。

  截至今年9月末,青农商行不良贷款余额45.51亿元,较上年末增长12.71%,远超贷款增速;期末不良率为1.91%,较上年末进一步提升0.17个百分点。

  事实上,IPO之前,青农商行信贷资产质量逐年优化。同花顺(行情300033,诊股)(96.590, 0.96, 1.00%)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末,青农商行不良率由2.01%降至1.57%。上市之后,2019年和2020年末,该行不良率进一步下降至1.46%、1.44%。不过,由于银行资产质量反应具有滞后性,在疫情影响下,2021年末青农商行不良率快速反弹,达到1.74%。

  与同行相比,截至今年9月末,A股42家上市银行中,青农商行的不良率水平已经为上市银行中最高。其他上市银行中,有30家银行的不良率较上年末下滑。与青农商行同城的青岛银行9月末不良率为1.32%,较上年末减少0.02个百分点。

  长江商报记者同时注意到,即便信贷资产质量快速恶化,但青农商行对于资产减值计提的力度却在降低。前三季度,该行计提信用减值损失共计29.16亿元,同比减少4.41亿元,降幅13.13%。

  尽管青农商行并未在三季报中披露信用减值的具体情况,但其曾在半年报中披露,今年上半年,该行对于发放贷款和垫款计提减值损失21.06亿元,同比增长11.65%。同时,该行减少对于债权投资、信贷承诺、其他应收款项等资产的计提力度。

  也正是信用减值计提力度的降低,以及所得税费用的减少,这些因素共同造成了青农商行前三季度减收而增利的现象。

  截至今年9月末,青农商行拨备覆盖率215.89%。此前的2020年和2021年末,该行拨备覆盖率分别为278.73%、231.77%。

  二级市场上,截至11月11日收盘,青农商行报2.89元/股,低于其IPO发行价3.96元/股近三成。今年以来,该行股价累计已下跌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