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6日,复牌才2个半月的鑫苑物业服务集团有限公司又停牌了。

  停牌的原因与一则内幕消息有关。11月15日,该公司在公告中披露,其子公司存置于郑州银行(行情002936,诊股)、华夏银行(行情600015,诊股)共4.02亿元的定期存款已被质押,作为控股股东鑫苑地产旗下子公司以及若干并非鑫苑服务旗下公司的贷款融资抵押品。而且,“有关贷款很可能无法在所示到期日之前偿还。”

  值得关注的是,鑫苑服务强调对于这笔存款的质押,现任董事会成员和高管都不知情,也没同意。据了解,之前因为关联交易不合规等问题,鑫苑物业停牌核查了1年多,期间,董事会也进行了大换血。9月1日,该公司表示已达成港交所的复牌指引所载规定,包括有关管理层诚信的合理监管问题已经获得处理等。

  没想到,2个多月后,鑫苑服务又曝出了一笔不合规的关联交易,令外界深感意外。

  鑫苑服务的相关人士对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表示,这一情况是公司在自查的时候发现的,董事会非常重视,跟港交所进行沟通后,为了保护投资者利益主动做了信息披露。

  现任董事会主动“爆料”

  这笔异常的交易,是鑫苑服务在进行年末资产审查及制定预算程序的过程中发现的。

  被质押的定期存款来自鑫苑科技服务集团有限公司,该公司存放在郑州银行的三笔共约3.08亿元存款被质押,借款人为郑州犟牛贸易有限公司及鑫苑地产旗下的郑州豫晟园林设计有限公司。存放在华夏银行而被质押的金额约0.94亿元,借款人是济源市森瑞实业有限公司。这4笔存款的抵押协议日期为2021年11月17日至2022年8月24日,相关贷款的到期日为2022年11月17日至2023年2月24日。

  从工商登记信息来看,郑州犟牛贸易有限公司、济源市森瑞实业有限公司与鑫苑地产和鑫苑服务均无股权关系。

  “抵押事项乃于现任董事会任何成员或本公司高级管理层不知情及未经同意下进行。”鑫苑服务表示,董事会极度重视,已采取积极措施索取有关抵押事项的更多资料,考虑在法律顾问帮助下,采取进一步行动以保护公司和股东的利益。

  从时间线来看,现任董事会宣称自己不知情有一定依据。鑫苑服务目前共有3位执行董事,包括董事会主席、行政总裁申元庆,副总裁冯波和首席财务官王勇。其中,申元庆在2022年4月13日被委任为独立非执行董事,8月29日获得董事会副主席的委任,9月19日调任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及行政总裁。冯波自2022年5月开始担任鑫苑服务的副总裁,8月29日获委任为执行董事。王勇则是10月21日起开始担任执行董事及首席财务官。

  鑫苑服务相关人士透露,目前该公司内部正在进行自查,还不清楚事件发生的原因,但由于这笔资金是定期存款,不属于营运资金,因此对公司整体运营没有影响。

  “正常来说,新管理层到任是可以对相关业务进行盘点的,衡量团队是不是真能履行职权。有可能是新管理层在盘点中发现问题了,若知悉默认不报,是要承担责任的。”某上市物企首席财务官对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表示。

  屡次违规的关联交易

  这份自曝违规交易的公告令投资者圈炸开了锅。一位投资者表示,这次鑫苑服务发现存款被大股东偷偷质押,不是一般的“暴雷”,而是相当于引爆“核弹”。

  该公司复牌时聘请的四家国际会计师事务所、保荐人、财务顾问,包括审计师、银行等都可能会被问责。事件不仅给上司公司的资金审计带来了新挑战,也将影响目前正被停牌的内房股的复牌申请。

  鑫苑服务的上一次停牌是2021年4月1日开始的,起因便是若干关联交易未依规披露。2022年3月29日,鑫苑服务披露了部分关联交易的详情,如,在2020年6月28日至2021年2月24日期间,该公司与鑫苑地产进行了数笔款项往来,相关款项均已全数归还。部分交易是应鑫苑地产的要求而进行的,当时鑫苑地产需要离岸现金以满足流动性需求和清偿债务,于是鑫苑服务提供了贷款。部分交易则是为了增强鑫苑地产相关附属公司的银行流水,以维持与银行的合作关系,还有一些资金是鑫苑服务为了获得车位独家销售权,而向鑫苑地产支付的按金。

  按照鑫苑服务透露的信息,彼时该公司的高管王研博、黄波密切参与了上述的相关交易,而鑫苑地产的实控人张勇当时也担任鑫苑服务的董事会主席,不仅知悉若干交易,还参与了其中一项交易的内部审批过程。

  就这些不合规的事件,鑫苑服务对股东道了歉,还表示已委任大华国际咨询有限公司为独立内部监控顾问,完善内部监控程序,严格控制业务合规风控审核,杜绝类似事件再次发生。而张勇、王研博、杨玉岩等管理层也因此在2022年8月29日辞职。

  经过了17个月的自查和整改,鑫苑服务终于在2022年9月1日复牌,不料2个半月后又踩进了同一个坑里。

  此前,恒大物业也披露过同样的案件,被违规质押的存款高达134亿元。事件发生的时间是2020年12月至2021年8月期间,资金用途是为中国恒大偿还境内外债务。由于参与相关交易,中国恒大行政总裁夏海钧、首席财务官潘大荣、子公司恒大集团有限公司执行总裁柯鹏,以及恒大物业董事会主席甄立涛,执行董事赵长龙、安丽红等均被要求辞任相关职务。鉴于被质押的存款已被相关银行强制执行,中国恒大只能通过转让资产给恒大物业抵消相关款项。

  对于被质押的存款能否收回来,鑫苑服务没有抱期望,表示:“据本公司深知及尽悉,有关贷款很可能无法在所示到期日之前偿还。”

  上述上市物企首席财务官认为,由于跟地产母公司高度关联,物业公司的资金很有可能被占用,“主要在于有关联交易,交易支付账期和结算审批是关联方可以控制的,这个方面可能通过欠款和资产交易来输送利益。”而防范资金被挪用则是可以通过内部治理实现的,“如果是独立的人、财务、组织、资金、业务、管理,则不可能被挪用,像存款被大股东质押这种事件,说明物业公司在人事、财务流程等方面没有做到完全的独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