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苏康码运维服务商大汉软件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大汉软件”)回复了交易所的问询,更新了招股书,其创业板上市的申请又往前推进了一步。

  据了解,大汉软件是一家专注于“互联网+政务服务”建设的软件开发商和技术服务商,除了为各级政府提供信息化服务外,在抗疫行动中还积极参与了多个省市健康码的开发与运维工作。

  依托第二大股东阿里系的支持以及公司稳定增长业绩的支撑,大汉软件曾在2021年6月申请科创板上市。不过因其是否符合科创板定位问题遭遇质疑,叠加科创板上市周期问题,大汉软件最终于当年底终止了申报。

  需要指出的是,自2020年开始,虽然大汉软件的收入持续稳定增长,但公司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却呈现下滑的趋势,因此,此次申报交易所对大汉软件是否具备创业板上市企业所拥有的成长创新属性问题也提出了质疑。

  此外,因毛利率下滑、资产减值损失增加等原因,公司出现增收不增利的情况,大汉软件又能否获得创业板监管层的认可呢?

  01

  阿里系既是股东又是客户

  大汉软件成立于2000年8月,现已有20多年的发展历史。2019年1月,阿里系旗下的云鑫创投以3876万元的交易对价,受让了中小基金持有的大汉软件6%股权,成为了公司的股东。

  当年2月云鑫创投又拿出1.41亿元的资金对大汉软件进行增资,增资完成后云鑫创投合计持有大汉软件20%的股权。虽然到发行前云鑫创投的股权被稀释到了19.4%,但仍是大汉软件的第二大股东。

  经过多年的发展并在阿里系的支持下,大汉软件已成为一家电子政务软件行业专注于“互联网+政务服务”建设的软件开发商和技术服务商,主要为我国各级政府及其组成部门提供“互联网+政务服务”平台建设、数字政府门户平台建设及相关运维服务。

  公司产品已可以实现“一网通办”、“互联网+监管”、“互联网+督查”等功能,积极为政府打造全流程一体化在线服务体系。在2020年疫情爆发后,大汉软件还参与了包括苏康码在内的多个省市健康码的开发与运维工作。

  因各级政府的情况不同、需求不同,大汉软件的客户分布较为分散、存在大量中小客户的情况。2019-2022年上半年期间,前五大客户提供的收入在公司当期总收入占比最高时也仅有48.33%,最低时只有19.27%。

  此外,信息化平台拥有一定的使用周期,在项目完工确认收入后,该客户的合同将转为维护合同,此后该客户收入也会大幅减少。因此,2019-2022年上半年期间,大汉软件的前五大客户名单存在较大的变化。

  不过,自2020年开始,关联方阿里系就一直是大汉软件的重要客户;2020、2021、2022年上半年,阿里系及其关联方就分别是大汉软件的第二、第一以及第四大客户,长期为大汉软件贡献了10%以上的收入。因关联交易金额占比较大,交易所对大汉软件是否存在重大依赖关联交易的问题也提出了问询。

  此外,作为政府机关的供应商,大汉软件的订单来源,交易所也十分关注。交易所就关注到大汉软件公开招标订单在公司收入中的占比长期仅在30%左右,而党政机关及事业单位直接客户的收入在公司收入中的占比却超过了50%。对此,交易所让其说明这种情况的合理性、是否是行业内普遍存在的情况,并让公司说明是否存在围标、串标、商业贿赂或其他不正当竞争的情形。

  02

  扣非净利润连续下滑

  虽然在阿里系及公司客户开发能力的支撑下,2020、2021及2022年上半年,公司的收入分别同比增长了34.06%、9.43%和10.82%,总体保持增长态势;但毛利率却呈现明显的下降趋势,由2019年的66.87%下降到了2022年上半年的52.42%。而可比公司毛利率的均值在2019-2022年上半年期间,仅从59.25%下降到53.99%。

  健康码运维商大汉软件再闯IPO 互联网政务市场成长性引关注

  图片来源:招股书

  受毛利率下滑、期间费用率增加以及资产减值损失增加等因素影响,在大汉软件收入快速增长的同时,公司却出现了增收不增利的情况。2020、2021及2022年上半年,大汉软件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36.09%、-18.00%和-38.91%。

  健康码运维商大汉软件再闯IPO 互联网政务市场成长性引关注

  对此,交易所让大汉软件“说明2021年增收不增利的原因及合理性,充分论述发行人未来业绩的成长性。”并让大汉软件阐述行业未来的发展前景,以论证公司是否属于成长型创新创业企业,是否符合创业板定位。

  虽然大汉软件在回复交易所的问询中,使用了大量篇幅阐述公司增收不增利的原因以及行业未来的发展空间;不过,我国国务院组成部门和直属机构以及各级政府数量有限,到目前大汉软件服务的覆盖率也已很高。

  如大汉软件的“互联网+政务服务”平台建设业务领域,国务院组成部门和直属机构的覆盖率达23.68%、省级政府覆盖率为61.29%;数字政府门户平台建设业务领域,国务院组成部门和直属机构的覆盖率更是高达55.26%,省级政府覆盖率也有32.26%。

  虽然,目前政策层面支持政府及企事业单位进行数字化转型,但这不意味着政府部门会在数字化转型方面进行重复投资,尤其是在减税支持中小企业发展的背景下;因此,高覆盖率一定程度上也标志着企业在这一领域接近了天花板,需要寻找新的增长点。

  面对疫情的冲击,中央提出了政府“过紧日子”的指导方针,以减少开支。在此背景下,大汉软件的主要可比公司开普云(行情688228,诊股)(688228.SZ)、拓尔思(行情300229,诊股)(300229.SZ)、南威软件(行情603636,诊股)(603636.SZ)以及博思软件(行情300525,诊股)(300525.SZ)等四家公司中,除开普云外,其他三家2022年前三季度的收入增速较2021年同期相比均有所下滑,其中南威软件2022年前三季度的收入也出现了小幅下滑;而开普云收入结构较为多元,数智政务仅是公司收入中的一部分。

  报告期末的合同负债(预收款)情况,一定程度也能反映大汉软件的业绩增长情况。2019年末,大汉软件的预收款高达7061.27万元,在当期流动负债中的占比为58.43%;隔年公司的收入就同比增长了34.06%;2020年末、2021年末大汉软件的合同负债在流动负债中的占比下降到40%左右后,2021年、2022年上半年的收入同比就仅增长了9.43%和10.82%。

  需要指出的是,因政府采购与服务验收特性的影响,第四季度一直是大汉软件这类数字政务公司的销售旺季,长期以来,第四季度通常贡献当年一半以上的收入。不过,截至2022年上半年,大汉软件的合同负债仅有5734.12万元,在当期流动负债中的占比为46.97%。

  而作为以数字服务与运维服务为主的大汉软件,是一家轻资产的企业,2022年上半年固定资产的账面余额不足300万元,资产主要由货币资金构成。2022年上半年货币资金高达3.77亿元,在当期流动资产中的占比高达67.93%。与此同时,在2018-2022年上半年期间,大汉软件还进行了6813.42万元的利润分配。

  此次IPO,大汉软件拟募集4.95亿元用于自主可控数字政务中台升级建设项目、政务数据智能应用技术升级建设项目等5个项目建设。而据披露,上述建设项目其中的很大一部分募集资金将投入在房屋租赁、装修以及固定资产购置方面。这无疑会增加公司的费用摊销和资产折旧成本。在公司陷入增收不增利的情况下,或会进一步让盈利能力承压。

  当然,在政府“过紧日子”的指导方针下,如何打消交易所对公司成长性的担忧,这或是大汉软件更急需面对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