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方正中期期货有限公司

  摘要:

  10月经济数据多弱于预期,疫情影响是重要原因。产出端增速稍有放慢,但价格增速降至负值,令名义产出大幅回落,对未来企业收入和利润增长有潜在负面影响。主要行业和工业品产量情况表明,大宗商品价格反弹影响不一,基建投资需求有一定拉动,外需疲态已开始向上传导至产出。需求方面,基建和制造业依然持稳。其中基建仍受到6000亿政策性开发性金融债和5000亿地方专项债增量的资金支持,预计未来增速维持平稳。制造业投资或受到外需减弱的初步影响,但企业融资暂未受限,因此短期仍存活力。投资增速回落主要依然受到房地产拖累,短期疫情和购房信心不足均是原因。“房地产16条”暗示调控思路转变,我们对房地产维持谨慎乐观态度,预计后期数据继续修复趋势。消费需求走弱更多是疫情因素,体现在服务消费受到更大冲击中。此外需要关注汽车、地产相关消费走弱的滞后性。综合来看,疫情冲击下10月经济修复步伐放缓,但程度明显不及4月和三季度。此外,海外需求承压回落已经开始体现在生产端,尤其是中高附加值产品生产方面。继续关注地产、基建、外需三条主要逻辑。主动加库存节奏再度放慢不改经济弱复苏方向,阶段疫情影响消散后供需将恢复原本节奏。经济弱势之下,更多稳增长政策空间扩大。

  正文

  一、产出增速小幅下降 外需拖累有所增加

  数据显示,中国10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累计同比增速为4.00 %,比前值3.90 %继续加速,但10月当月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00%,明显低于9月的6.30%以及市场预期的5.2%;季调环比增速也9月的0.84 %下降至0.33 %。我们通过计算得到的数据显示,10月名义工业增加值同比3.7 %,较9月的7.2%再度大幅下降。

  宏观:疫情对需求影响扩大 稳增长必要性上升

  实际产出增速回落且弱于预期,叠加价格增速降至负值影响,名义产出增速大幅回落。产销率和出库交货值也均出现回落,但前者边际变动略超季节性。分行业来看当月同比情况,上游行业中石油和煤炭开采行业增加值分别加快和放慢。中游原材料行业增速多数回落,仅有公用事业和非金属矿制品增速加快,黑色、有色、化工、橡胶和塑料行业增加值均减慢,但其中黑色冶炼加工行业增加值保持较快的绝对增速。中游加工组装行业中,通用设备、专用设备、电子设备、交运设备制造业增加值均减慢,尤其是交运设备减速明显。电气设备制造业增速继续加快,且绝对增速维持高位。下游行业中,汽车制造业同比增速放慢但绝对水平增长仍快,医药制造业由负转正,纺织业负增长程度扩大,农副食品加工个食品制造均减速,前者出现负增长。情况表明,中游制造业依然维持较稳健的增长,大宗商品价格反弹对上游采掘和中游原材料影响不一。同时原材料行业仍受益于基建投资增长给需求端带来的拉动。

  宏观:疫情对需求影响扩大 稳增长必要性上升

  宏观:疫情对需求影响扩大 稳增长必要性上升

  主要工业品方面,10月乙烯、十种有色金属产量同比增速加快,粗钢、水泥、汽车产量同比增速减慢。边际上看,乙烯产量超季节性,十种有色金属符合季节性,粗钢、水泥、汽车弱于季节性。高技术工业品方面,金属切削机床负增长收窄,集成电路、电脑产量负增长扩大,工业机器人(行情300024,诊股)产量增速略有放慢,手机产量则由负转正。但从边际上看,除手机超季节性以外,上述工业品产量均弱于季节性。电力方面,10月发电量同比重回正增长,边际变动符合季节性。其中水力发电开始从前期低值向正常季节性回归,火力发电相应弱于季节性。主要工业品产量情况表明,10月产出端受到疫情影响,但影响程度明显不及4月和7、8月。

  宏观:疫情对需求影响扩大 稳增长必要性上升

  总体上看,10月工业增加值增速弱于预期,叠加价格增速降至负值,名义产出增速大幅回落。产销率和出库交货值也有所走弱。中上游行业中,大宗商品价格反弹对采掘和原材料行业影响不一,同时原材料行业仍受益于基建投资增长给需求端带来的拉动。中游制造业依然维持稳健增长,但部分高技术产品产量走弱,或与外需有关。工业增加值表现与此前的PMI等数据一致,反映疫情对经济的短期影响,但影响程度明显不及4月和7、8月。主动加库存节奏再度放慢但经济弱复苏方向不变。此外,海外需求承压回落已经开始体现在生产端,尤其是中高附加值产品生产方面。

  二、地产拖累投资下行 调控思路开始转变

  投资需求方面,10月城镇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同比5.80 %,比前值5.90 %小幅回落,同样也稍弱于预期。10月房地产、基建、制造业投资累计同比增速分别为-8.80%、11.39%、9.70%,基建投资增速继续小幅加速。根据我们的计算,10当月同比来看,房地产、基建、制造业投资增速分别为-16.00%、12.81%、6.88%,三者增速均出现明显的减弱。

  宏观:疫情对需求影响扩大 稳增长必要性上升

  从当月情况看,官方口径和调整后可比口径下的投资增速均有明显下降,边际表现基本符合季节性。分项中主要仍是基建投资增速继续加快,房地产负增长幅度扩大的同时,制造业投资增速也稍有回落。边际上看,房地产投资弱于季节性同时刷新年内单月低位,制造业投资稍弱于季节性,基建投资则符合季节性。影响因素方面,6000亿元的政策性开发性金融债以及5000亿元地方专项债余额空间转化为融资和投资,均对基建投资资金端带来支持,令基建投资依然维持稳定增长,也是支撑投资需求的主要因素。制造业投资或受到外需减弱的初步影响,但前期数据显示企业融资暂未受限,因此短期维持一定活力。房地产投资依然是投资需求中主要拖累,房屋销售和行业流动性改善程度不及预期情况下,房企资金紧张对上游开工、施工的拖累不减,令房地产投资处于弱势之中。

  宏观:疫情对需求影响扩大 稳增长必要性上升

  宏观:疫情对需求影响扩大 稳增长必要性上升

  从资金角度看,10月房地产开发资金总体弱于季节性。但其中国内贷款、自筹资金表现均稍强于季节性,显示政策向房地产企业倾斜的效果有所显现,但程度依然偏弱。而定金及预收款、个人按揭贷款均出现明显弱于季节性的下滑,表明销售情况对资金的支持仍极为薄弱。其背后既有短期疫情的影响,也有居民购房信心的不足。情况表明,前期降息、降LPR、降公积金利率等全面政策影响效果下降,且房地产行业资金紧张问题不降反升。因此地产调控思路开始转变,11月11日的“房地产16条”,在强调对居民部门购房支持不减的同时,开始采用更灵活的监管措施,扩大除销售以外的资金来源渠道,重点从此前的稳交付、保项目转向稳资金、保主体,以减缓其面临的资金压力。我们对房地产市场仍保持谨慎乐观态度,预计未来房地产主要指标仍有继续修复的可能。

  宏观:疫情对需求影响扩大 稳增长必要性上升

  宏观:疫情对需求影响扩大 稳增长必要性上升

  总体上看,10月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超预期下降。分项中基建投资增速继续加快,房地产负增长幅度扩大,制造业投资增速稍有回落。影响因素方面,6000亿政策性开发性金融债和5000亿地方专项债增量均对基建资金带来支持。制造业投资或受到外需减弱初步影响,但前期数据显示企业融资暂未受限,因此短期维持一定活力。房地产投资在销售和流动性改善程度不及预期,上游开工、施工仍偏弱之下,跌幅有所扩大。其背后既有短期疫情的影响,也有居民购房信心的不足。“房地产16条”支持房企扩大资金来源以减缓流动性压力,表明行业调控思路从此前稳交付、保项目转向稳资金、保主体。我们对房地产市场仍保持谨慎乐观态度,预计未来房地产主要指标仍会继续修复。

  三、疫情冲击再现 地产、服务、汽车消费均偏弱

  消费方面,10月名义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累计同比增长0.60 %,较前值0.70 %涨幅稍有回落;实际累计零售总额同比增长-2.24%,较前值-2.14%跌幅扩大。当月情况看,10月名义社会消费增速为-0.50%,较前值2.50%显著减速,弱于预期的1%,也是下半年来首次负增长;实际社会消费同比增速为-2.74%,较前值-0.68%负增长明显扩大。季调环比角度看,名义社消增长-0.68%,较前终值0.14%再度出现负增长。

  宏观:疫情对需求影响扩大 稳增长必要性上升

  社消总额增长明显不及季节性,同时去年同期基数略偏高,均导致同比增速明显回落。主要大类方面看,商品零售同比增速回落,餐饮服务更是下降至负增长8.1%。边际上看,商品零售也略弱于季节性,但销售走弱主要还是受到餐饮收入增量明显低于季节性的影响。网上消费以及其中实物商品同比增速均有明显加快,但非实物商品网上消费额同比跌幅扩大。边际上看也是实物商品超季节性、非实物商品继续弱于季节性的表现。限额以上企业零售中,汽车、石油制品等汽车相关消费,纺织服装、文化办公、饮料等日常消费,家电器材、建材、家具等房地产消费全面弱于季节性。情况表明,疫情影响之下,餐饮为代表的服务消费再度受到较大冲击,同时城市商业活动也受到影响。房地产销售走弱则进一步拖累方地产相关消费。此外前期积累需求释放后,刺激政策对汽车消费支持效果继续回落。11月疫情影响范围和强度扩大,虽然防疫政策有调整,但预计难以完全抵消疫情的负面影响。

  宏观:疫情对需求影响扩大 稳增长必要性上升

  宏观:疫情对需求影响扩大 稳增长必要性上升

  总体上看,10月社消总额同比增速明显下降且弱于预期,受到增量不及季节性以及高基数双重影响。大类分项中,餐饮服务、网上非实物消费等回落更明显,限额以上消费品多数弱于季节性。10月疫情影响下服务消费再度受到较大冲击,城市商业活动也受负面影响。房地产销售走弱则传导至地产相关消费品。此外前期积累需求释放后,刺激政策对汽车消费支持效果继续回落。11月疫情影响范围和强度扩大,虽然防疫政策有调整,但预计难以完全抵消疫情的负面影响,短期消费走弱风险仍在。长期来看,人口增速放慢、居民高杠杆影响下,消费回升至常态后进一步加速动能并不强,消费习惯改变、消费升级进程仍是决定未来消费端结构性增长的主要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