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申请创业板上市的本松新材回复了深交所的问询函并更新招股书。

  创始人全员股权代持,

  其一IPO前清仓退出

  在谈及业务本身之前,本松新材自成立起就存在代持以及许多财务不规范的行为。据招股书显示,2009年4月,陈国平、王秀丽、曾焕荣和杨辉四人出资设立本松新材的前身本松有限。

  但本松有限在设立时存在隐名股东的情形,公司实际股东分别为周永松、王金广、宋继胜和郑景煦,其中陈国平为周永松的表弟,曾焕荣为宋继胜妹夫,王秀丽为王金广妹妹,以及杨辉为郑景煦配偶。

  本松新材闯关创业板,创始团队全员股权代持,实控人实际债务偿还能力被质疑

  对于代持,本松新材解释为周永松和宋继胜与客户打交道一直都是改性工程塑料的经销商角色,而王金广和郑景煦都有全职工作,一方面希望降低以前的合作者、现在的竞争对手对新公司进入生产领域的关注度,减少业务开展的压力,另一方面也洗完该避免王金广和郑景煦的工作岗位受到影响。

  上述的股权代持行为却持续了数十年,2016年本松有限进行股改时,周永松和宋继胜的股权代持情况得到还原,但二人仍继续为王金广、郑景煦代持相关股份。

  直到2020年9月,周永松和宋继胜代持的股份才最终得到清理,但需要主要的是,在2016年至2018年本松新材挂牌新三板的期间,也并没有完全对上述股权代持行为进行披露。

  而由于股权代持的存在也引发关于离婚财产分割的诉讼,2010年为郑景煦代持股份的配偶杨辉去世,当时并未对遗产进行分配,直到2020年1月,郑景煦前妻胡影向法院起诉,请求进一步分割婚姻存续期间的财产,包括郑景煦在婚姻存续期间所持本松新材股份的增值和分红收益,以及送转、增持增加的股份353.50万股。

  一年后,郑景煦的女儿郑璐璐、儿子郑熹以及岳母周福兰向法院起诉,认为郑景煦和胡影正在争讼的包括郑景煦关联的本松新材股权在内的所谓婚内共同财产,有大量属于未分配给三原告的杨辉遗产。目前诉讼尚未了解,但2020年代持清理时周永松已经将相关股权转让给了郑景煦的父母及女儿。

  在代持完全清理后,实际创始人之一的王金广却赶在IPO之前清空了所持股份,2021年5月,王金广由于个人发展考虑,决定退出本松新材,将其所持股份全部进行了转让。在创投机构纷纷增资入股分一杯羹时,王金广却在IPO前逆行退出。

  公司、实控人双双缺钱,

  IPO前仍大额分红

  据了解,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周永松为本松新材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

  其直接持有本松新材31.75%股份,通过至勤憬美、至勤钰美和至勤和美分别间接持有本松新材14.58%、5.26%和1.4%的表决权股份。此外,周永松的配偶刘梅红直接持有公司3.93%股份,根据二者签订的《表决权委托协议》,最终周永松直接和间接合计控制本松新材56.92%表决权股份。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12月,为解决王金广、郑景煦的股权代持问题,周永松曾按7.14元/股向二人回购252.5万股股份,共需支付股权转让款3605.7万元,但周永松本身并没有足够的流动资金进行支付。

  为筹集上述款项,2021年4月,周永松向老板集团借款2000万元,借款期限6年,利率为6.5%。当年5月,周永松又向朋友詹秀梅、雷利成合计借入500万元,借款期限为3年,利率为6.5%。

  在问询函中,深交所也对周永松的实际债务偿还能力提出质疑,并要求公司说明相关事件股权结构稳定性的影响。

  但结合周永松的财产来看,房产、股权等资产变现时间较长,未来能动用的只有夫妻二人合计约105万左右的年薪,以及预期本松新材每年的分红收入。

  事实上,2018年至2021年本松新材也都进行了现金分红,金额分别为217.5万元、523.81万元、396.87万元和1998.93万元,累计分红金额约为3137.11万元。其中,在IPO前夕的2021年,公司分红金额明显增高,占当年归母净利润比重约为45%。以持股比例粗略计算,其中有1786万元被实控人收入囊中。

  但以本松新材的角度来看,公司本身也是缺钱的,2019年至2021年以及2022年上半年,本松新材合并资产负债率分别为42.22%、31.86%、52.52%和52.02%,近年有明显的上升。

  截至2022年6月末时,本松新材账面约有货币资金9000.95万元,同时公司存在9419.65万元的短期负债,约1140.36万元的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以及约1.49亿元左右的长期负债等债务。

  此次IPO,本松新材计划募集资金约为5.89亿元,其中约4.39亿元主要用于高性能改性高分子材料产业化建设项目,另外公司还有1亿元募资将被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占总募资金额比重约为16.98%。

  利润转为负增长,

  下游客户较为集中

  本松新材本身主要从事改性工程塑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为改性聚酰胺(PA)为主的改性工程塑料粒子。

  2018年至2021年以及2022年上半年,本松新材分别实现营业收入约为5.42亿元、5.57亿元、6.67亿元、11.18亿元和5.14亿元,同期实现归母净利润分别约为1760.97万元、5454.04万元、6773.11万元、4432.42万元和2783.54万元。

  本松新材闯关创业板,创始团队全员股权代持,实控人实际债务偿还能力被质疑

  从数据来看,2019年以前公司扣非净利润连续出现负增长,短暂的昙花一现之后,2020年公司净利润增速再次放缓,2021年公司营业收入同比增加67.52%的同时,净利润同比下滑34.56%。

  本松新材初成立时产品运用主要聚焦在低压电器领域,目前应用领域延伸至汽车、散热材料和电子连接器等领域,不过低压电器领域依然是公司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2019年至2021年以及2022年上半年的报告期各期,公司向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占当期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73.52%、65.99%、53.74%和44.28%。

  需要注意的是,2019年至2021年,芜湖杰青均为本松新材前五大客户之一,公司向其采购金额分别约为2645.53万元、2840.45万元和3458.5万元。但据天眼查APP显示,2022年11月芜湖杰青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限制高消费企业,相关案件未执行标的仅12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