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能熬过第二个7年之痒,合作第14年,游戏巨头动视暴雪(ATVI.NASDAQ)与互联网大厂网易( NTES.NASDAQ)最终还是以分手告终。

  11月17日,动视暴雪旗下暴雪中国官方微博发布最新公告:随着我们与网之易公司现有授权协议的到期,自2023年1月24日0点起,所有《魔兽世界》《魔兽争霸III:重制版》《星际争霸》系列,《炉石传说》《风暴英雄》《守望先锋》及《暗黑破坏神 III》国服游戏都将停止运营。

  有接近网易的知情人士透露,双方合作终止的主要原因是价格未能谈妥,暴雪方针对续约提出了高价条件,若续约条件属实,动视暴雪无异于在要求网易“打白工”。

  11月17日,网易相关负责人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称,网易与暴雪的国服代理授权将于2023年1月到期且将不会续期。网易将继续履行职责,全力保障玩家权益,为中国暴雪玩家服务到最后一刻。

  动视暴雪曾被称为“英雄工厂”。1991年到2016年的25年里,《魔兽》《星际》《暗黑》等品牌,一步步把动视暴雪抬上王座。2016年,动视暴雪推出《守望先锋》,推动动视暴雪在2017年第二季度达到4600万月活跃用户数巅峰。

  但在《守望先锋》之后,动视暴雪迟迟未推出重磅新游戏。玩不好旗下老IP、做不出新游戏成为动视暴雪标签,一手缔造辉煌战绩的动视暴雪,正带领它的游戏帝国逐渐走向黄昏。

  分手早有迹象

  商业世界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动视暴雪和网易的分手并非无迹可寻。

  11月8日,动视暴雪就在2022年三季报中表示,网易2021年仅为其贡献了3%净收入,并在财报中特地注明“可能无法达成双方都满意的协议”。

  更早之前的8月,双方合作开发3年之久的魔兽IP手游项目中断,引发市场猜疑。

  市场分析认为,一系列的敲打背后,动视暴雪并非看轻中国市场,只是想在续约的节点掌握更多谈判筹码。如果把时间倒回网易和动视暴雪结缘的起点,就会发现,分成始终是动视暴雪的核心诉求。

  2009年游戏圈最大的谈资,莫过于《魔兽世界》国内代理运营商从九城换成网易。当时坊间流传,每年从九城那里获取22%分成的动视暴雪,动了增加分成的念头,却遭到九城的拒绝,网易趁势开出55%分成的条件,一举拿下《魔兽世界》的代理权。

  与动视暴雪分手后,九城从此一蹶不振。据报道,2009年下半年,九城接连遭到了多起集团诉讼,诉讼的内容主要是,九城没有及时披露有关魔兽代理权的相关信息。同时,九城在资本市场也不再受青睐,股价长期低于1美元/股,曾经国内游戏市场的头部玩家就此衰败。尽管2017年后九城开始转型区块链、电动车业务,但都未有实质成果。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动视暴雪通过网易获得了更丰厚的收入,以及授权、版税等额外费用。双方也分别在2012年、2016年、2019年多次续约,动视暴雪的业务从未旁落他人之手,直到近两年动视暴雪的野心越来越膨胀。

  据媒体援引知情人士消息,在最新的续约条件中,暴雪方分成较前一个合约期的50%以上营收和净利润进一步提高,且暴雪游戏定价将采取全球同步策略,而此前国服定价较全球其他地区普遍低约20%;暴雪方还要求网易按照《暗黑破坏神:不朽》模式,研发暴雪其他IP手游全球发行,但网易只享有中国区市场营收分成。

  然而时过境迁,如今的动视暴雪在谈判桌上已经没有太硬气的资本,牌桌对面的网易正在成长为游戏业务年入600亿元的巨子,且主要营收并不来自代理游戏。

  网易在11月17日发布的三季报中披露,前三季度,网易实现营收711.4亿元,游戏及相关增值服务净收入541亿元。自研游戏是游戏营收的主要组成部分,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截至今年8月,网易游戏矩阵中,自研游戏占比达80.43%。第三季度,网易投入研发规模40亿元,连续三个季度增加。

  网易表示,代理自动视暴雪的游戏,对网易2021年和2022年前9个月的净收入和净利润贡献百分比,均为较低的个位数。授权到期对网易的财务业绩将不会产生重大影响。

  动视暴雪对网易正式发出“分手函”后,其下一个代理商将花落谁家,成为资本市场和游戏圈关注的焦点话题。

  “接下来会不会跟腾讯合作?理论上是可能的。但真要分析可能性的话,暴雪网易重启谈判的可能性最大,其次是直接退出中国市场,最后才是考虑其他代理商。”11月17日,一名游戏圈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英雄迟暮摔下王座

  动视暴雪老矣,已成为游戏圈公认的事实。

  据动视暴雪公布2022财年三季度财报,该季度公司营收为17.82亿美元,同比减少14%;净利润4.35亿美元,同比减少32%;月活跃用户3.68亿,同比减少5.6%。

  今年10月,在《守望先锋》在关闭服务器后,新版《守望先锋:归来》(亦称《守望先锋2》)上线。作为动视暴雪娱乐打磨近6年、数次跳票后推出的续作,《守望先锋2》并未达到玩家预期。

  图源:图虫创意

  “只能算是一个改版更新,根本谈不上是换代产品,对核心框架甚至主要英雄都几乎没有修改,解决不了《守望先锋》的问题。”易观分析游戏分析师廖旭华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炉石传说》也面临游戏老化、玩家流失的问题。11月17日,一名几年前“退坑”的玩家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不氪金的情况下,游戏对新手玩家并不友好。

  有网友表示,这款游戏的氪金机制对国内玩家不友好,是因为动视暴雪在与网易的合作中,对游戏经营太过独断。

  产品之外,动视暴雪曾公开表示,老员工因为各种原因大量离开公司,技术人员留不住,目前仅《守望先锋》团队,就有游戏首席设计师、角色艺术总监、制作人相继离职;今年10月,动视暴雪又有一位匿名员工向公司发起性骚扰、性别歧视和性暴力诉讼,而一年前的相似指控,动视暴雪至今没有处理完善。

  “游戏是创意产品,虽然工业化程度非常高,但是创意还是占据主导,也就是说人才是游戏研发的核心,人才流失会导致整个游戏品质的不可控和制作的不可控,对于老IP而言还存在IP延续的问题。”廖旭华表示。

  雪上加霜的是,动视暴雪与微软作价687亿美元的游戏行业最大的收购案,也遭到索尼等游戏公司的强烈反对,监管机构对这笔交易的审查力度超出预料。

  廖旭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的动视暴雪正在逐渐接近标准的游戏公司生涯末期,新品迟迟不出,IP玩家持续失望,游戏行业不进则退,其他公司会不断蚕食动视暴雪的基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