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证研》南方资本中心 望山/作者 浮生 西洲/风控

  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彼时年仅二十出头的张友君,已经做过农民、小菜贩、摩的司机、餐馆杂工。为了改变现状,张友君1999年来到深圳,后来成为一名外企销售,用了七年的时间成为了跨国公司的采购经理。此后开启了创业之路,2012年,张友君在家乡湖南创立了湖南飞沃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飞沃科技”)。

  而张友军“出身”采购业务,其控制的飞沃科技与其“新旧”主要钢材贸易商的业务往来中,异象迭起。其中,新三板时期,飞沃科技在供应端对两家供应商,存在一定依赖性的情形。通过股权穿透研究发现,该两家供应商互为“自家人”,而公开转让说明书中并未将其对两家供应商合并披露,是否为了“降低”依赖程度?不得而知。直到2017年该两家主要贸易商退出前五供应商,次年双双注销。

  此外,潘玉钗、何金山夫妇控制的另外一家企业,在其成立次年即2017年入围飞沃科技前五大供应商行列,至今交易额超亿元。且就在这家新晋主要供应商成立的那一年,何金山父亲间接入股飞沃科技,随后2020年又将股份转让予何金山。个中的交易,是否存在其他利益安排?

  且蹊跷的是,上述新晋供应商的货源与已注销的供应商相同,采购价格现“两套标准”。且飞沃科技向该新晋供应商的采购价格的合理性遭问询,对比对象与该供应商或受同一控制,其回复难站住脚。

   

  一、新三板时期两大供应商或互为“自家人”,采购占比曾超七成未合并披露

  2016年10月27日,飞沃科技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早在新三板挂牌时期,飞沃科技即表示,其建立了较为完善的成本控制体系和服务流程控制体系,严格按照行业标准向原材料供应商提供指标参数,并根据多家供应商报价和产品质量情况确定供应商及采购数量。

  然而,飞沃科技在供应端对两家供应商,存在一定依赖性的情形。通过股权穿透研究发现,该两家供应商互为“自家人”。

  ?

  1.1 2014-2016年前五大供应商宝麦物资、钢友物资,合计采购占比曾超七成

  据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以下简称“股转系统”)于2016年10月28日公布的股转系统函【2016】7796号文件,股转系统同意飞沃科技股票在新三板挂牌。

  据签署日2016年10月17日的《湖南飞沃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公开转让说明书》(以下简称“公开转让说明书”)及飞沃科技2016年年度报告(以下简称“2016年年报”),2014-2016年,杭州宝麦物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麦物资”)分别是飞沃科技第四大、第二大、第一大供应商;同期,飞沃科技对宝麦物资的采购金额分别为45.85万元、1,679.04万元、1,119.92万元,占当年飞沃科技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76%、40.21%、17.76%。

  2014-2016年,杭州钢友物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钢友物资”)分别是飞沃科技的第一大、第一大、第二大供应商;同期,飞沃科技对钢友物资的采购金额分别为1,176.65万元、1,399.33万元、559.83万元,占当年飞沃科技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45.2%、33.52%、8.88%。

  经计算,2014-2016年,飞沃科技对宝麦物资、钢友物资两家公司合计采购金额,占当年采购总金额的比例分别为46.96%、73.73%、26.64%。

  不难看出,2014-2016年期间,飞沃科技对宝麦物资、钢友物资的合计采购金额占比一度超过7成。

  而彼时,飞沃科技亦表示其对两大供应商存在一定的依赖。

   

  1.2 钢友物资、宝麦物资作为二级经销商,飞沃科技曾表示其对两者存在依赖

  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2014-2015年及2016年1-3月,飞沃科技在采购层面,对钢友物资、宝麦物资一直维持较大的比例,飞沃科技对两者存在一定供应商依赖的情形。

  具体而言,飞沃科技主要向钢友物资采购圆钢42CrMoA,向宝麦物资采购圆钢42CrMoA、圆钢H13、圆钢17MnV6和圆钢45#。

  而2014-2015年及2016年1-3月,飞沃科技对两家公司采购占比较高,主要原因之一系飞沃科技下游客户对飞沃科技产品圆钢质量要求较为严格,包括抗拉强度、屈服强度、延伸率、硬度、冲击等机械特性。而钢友物资、宝麦物资作为二级经销商,最终采购来源为芜湖新兴铸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新兴铸管”)、江阴兴澄特种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澄特钢”)及山东寿光巨能特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寿光特钢”)。上述三家供应的圆钢能够满足飞沃科技的生产技术要求。

  事实上,宝麦物资与钢友物资,或系同一控制下企业。

   

  1.3 截至注销前,宝麦物资股东何金山与郭建生分别持股40%、10%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宝麦物资于2009年12月15日成立,并于2018年8月13日注销。

  截至注销前,宝麦物资的股东包括潘文芳、何金山、郭建生,持股比例分别为50%、40%、10%,且何金山是宝麦物资法定代表人,并担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的职务,郭建生担任监事职务。且截至查询日2022年10月10日,宝麦物资未发生股权、法定代表人及高级管理人员备案变更。

   

  1.4 钢友物资股东潘玉钗与郭建生分别持股60%、20%,潘玉钗与何金山系配偶关系

  另一方面,钢友物资于2013年5月13日成立,并于2018年8月2日注销。

  截至注销前,钢友物资的股东包括潘玉钗、郭建生、何淑云,持股比例分别为60%、20%、20%。同时,潘玉钗均担任经理职务,郭建生系法定代表人,并担任执行董事一职。且截至查询日2022年10月10日,钢友物资未发生股权、法定代表人及高级管理人员备案变更。

  由此可见,宝麦物资与钢友物资的股东行列中,均出现郭建生的“身影”。

  不仅如此,飞沃科技在签署日2022年10月21日的(以下简称“招股书”)中指出,潘玉钗与何金山系配偶关系。

  从持股比例来看,在宝麦物资、钢友物资注销前,潘玉钗是钢友物资持股60%的控股股东,其配偶何金山是宝麦物资持股40%的第二大股东。凑巧的是,宝麦物资与钢友物资均现一名“同人”股东,郭建生分别对宝麦物资、钢友物资持股10%、20%;且除了何金山、潘玉钗夫妇与郭建生的其余股东,宝麦物资持股50%的潘文芳与潘玉钗同姓,钢友物资持股20%的股东何淑云与何金山同姓。同时,何金山是宝麦物资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总经理,宝麦物资的股东兼监事郭建生,也是钢友物资的法定代表人及执行董事。

  可见,何金山、潘玉钗夫妇分别与郭建生,合计对宝麦物资、钢友物资持股比例为50%、70%。至此,宝麦物资、钢友物资是互为关联方,还是受同一控制?而上述种种巧合之下,何金山、潘玉钗夫妇或均可对宝麦物资、钢友物资施加重大影响。

  而在2014-2016年的三年时间里,飞沃科技对供应商宝麦物资与钢友物资存在一定依赖,尤其在2015年,飞沃科技对两家公司合计采购金额占比逾7成。而公开转让说明书中并未将其对两家供应商合并披露,是否为了“降低”依赖程度?不得而知。

  而关于飞沃科技供应商的疑云并未消散。

   

  二、新旧前五供应商或受同一控制,其实控人亲属突击入股飞沃科技累计交易超亿元

  2017年,宝麦物资、钢友物资未再位列飞沃科技前五大供应商行列,取而代之的是一家名为杭州钢烁物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钢烁物资”)的钢材贸易商。而关于昔日主要供应商宝麦物资和钢友物资,与新晋供应商钢烁物资的关系,疑团重重。

   

  2.1 供应商变动频繁遭问询,称系在直接采购与向贸易商采购间调整所致

  据出具日为2021年2月20日的首轮问询回复(以下简称“2021年首轮问询回复”)及出具日2022年10月21日的首轮问询回复(以下简称“首轮问询回复”),飞沃科技前五大供应商主要有中信泰富特钢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泰特钢”)、新兴铸管、海南爱瑞升特殊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爱瑞升特钢”)、江苏南钢通恒特材科技有限公司、钢烁物资等。

  因而,深交所要求飞沃科技披露,2017-2021年及2022年1-6月,飞沃科技各主要供应商采购金额、次序变动较大的原因及合理性。

  对此,飞沃科技回复称,2017-2021年及2022年1-6月,飞沃科技供应商钢烁物资主要为对新兴铸管的贸易商,爱瑞升特钢主要为中泰特钢的贸易商。飞沃科技根据当期资金情况,在直接采购与通过贸易商采购之间进行选择,对应出现供应商的排名变动。

  同时,2017-2021年及2022年1-6月,飞沃科技对南京钢铁股份有限公司、西宁特殊钢股份有限公司和中泰特钢的采购提高。2017年,飞沃科技主要供应商寿光特钢,由于钢材品种无法满足飞沃科技发展需要,并且运输距离较远,因此飞沃科技后续未再向其采购。

  可以看出,飞沃科技将其2017年以来主要供应商次序变动的成因,归结为直接采购与通过贸易商采购之间采购方式比重的正常调配。

  然而,曾在新三板挂牌期间,“担任”飞沃科技重要供应商的宝麦物资以及钢友物资,已退出飞沃科技前五大供应商之列。

   

  2.2 2017年,宝麦物资、钢友物资均退出飞沃科技前五供应商之列

  据飞沃科技签署日2021年2月20日的招股说明书(以下简称“2021年2月招股书”),2017年,飞沃科技的前五大供应商按交易额大小排列分别为新兴铸管、中泰特钢、寿光特钢、湖南新堡商贸有限公司、钢烁物资。

  可见,在飞沃科技2017年前五大供应商的科目中,并无宝麦物资、钢友物资的“身影”。

  在宝麦物资、钢友物资两大供应商“骤然离场”的当年,钢烁物资首度“跻身”飞沃科技前五大供应商,是否系巧合?

   

  2.3 钢烁物资系新兴铸管的贸易商,2017-2020年入围飞沃科技前五大供应商

  据2021年2月招股书,2017年,新兴铸管、钢烁物资分别是飞沃科技第一大、第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分别为2,608.49万元、365.35万元,占当年采购总金额比例分别为31.36%、4.36%。

  据飞沃科技签署日为2021年11月12日的招股说明书,2018年,新兴铸管、钢烁物资分别是飞沃科技第二大、第三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分别为3,514.18万元、1,583.05万元,占当年采购总金额比例分别为22.59%、10.18%。

  据招股书,2019-2021年及2022年1-6月,飞沃科技对钢烁物资的采购额分别为4,021.96万元、8,039.5万元、816.02万元、142.78万元。其中,2019-2020年,钢烁物资分别系飞沃科技的第三大、第二大供应商,同期飞沃科技采购自钢烁物资的金额占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0.83%、10.78%。2021年,钢烁物资“退出”飞沃科技的前五大供应商名单。

  2019年,新兴铸管系飞沃科技的第二大供应商,同期飞沃科技对其的采购额为4,062.4万元万元,占当年采购总金额比例分别为10.94%。2020年,新兴铸管“退出”飞沃科技前五大供应商行列。

  可见截至2021年,钢烁物资、新兴铸管均不是飞沃科技前五大供应商。

  其中在钢烁物资成立当月,飞沃科技即与其展开合作。

   

  2.4 钢烁物资成立当月即与飞沃科技合作,宝麦物资及钢友物资同为新兴铸管的贸易商

  据首轮问询回复,飞沃科技通过钢烁物资及其他贸易商采购的原因,主要是由于直接供应钢材的厂商通常需要现款结算,而在飞沃科技资金紧张的情况下,其通过贸易商进行采购,可以获得一定的账期。

  对于飞沃科技与钢烁物资间的合作历史,飞沃科技称,2016年,飞沃科技经由新兴铸管相关人员介绍与钢烁物资建立合作关系。

  具体而言,据出具日为2022年10月21日的《湖南飞沃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申请文件第三轮审核问询函的回复》(以下简称“三轮问询回复”),飞沃科技与钢烁物资的开始合作时间为2016年11月。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钢烁物资成立时间为2016年11月17日。

  需要指出的是,钢烁物资均由何金山、潘玉钗夫妇控制。

   

  2.5 自成立以来,钢烁物资均由何金山、潘玉钗夫妇控制

  据首轮问询回复,飞沃科技供应商钢烁物资的股权结构为潘玉钗持股99%,唐剑青持股1%。同时,钢烁物资的实际控制人为何金山、潘玉钗。

  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显示,钢烁物资自成立以来,其控股股东均为潘玉钗。

  这意味着,钢烁物资自2016年11月17日成立以来,或均由潘玉钗及其配偶何金山控制。

  至此不难发现,与前述宝麦物资、钢友物资相同,钢烁物资也是新兴铸管的贸易商。宝麦物资、钢友物资均于2018年注销,而钢烁物资则在2016年成立后,次年即成为飞沃科技的前五供应商。而这是否意味着,钢烁物资或“接替”宝麦物资、钢友物资而成为飞沃科技的主要供应商?

  事实上,首轮问询回复中关于飞沃科技与钢烁物资合作时间,信披矛盾。

   

  2.6关于与钢烁物资合作时间,首轮问询函回复前后矛盾

  据首轮问询回复,飞沃科技称钢烁物资注册时间为2016年11月17日,但飞沃科技与之合作起始年份为2012年,早于钢烁物资成立年份。

  而首轮问询函回复303页显示,飞沃科技2016年经由新兴铸管相关人员介绍与钢烁物资建立合作关系。

  此外,需要指出的是,飞沃科技在首轮问询回复披露其与新兴铸管的合作始于2014年,且钢烁物资主要为对新兴铸管的贸易商。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宝麦物资成立于2009年12月15日;钢友物资成立于2013年5月13日。

  从上述合作历史来看,飞沃科技一边称2016年由通过新兴铸管介绍与钢烁物资建立合作关系,另一边却称其与钢烁物资的合作历史追溯于2012年,是信披“手抖”还是真的从2012年开始?

  倘若从2012年开始合作,钢烁物资或非如飞沃科技所称的作为新兴铸管贸易商的身份与飞沃科技展开合作。2012年,彼时受潘玉钗控制的钢友物资尚未成立,但是与钢友物资或为“自家人”的宝麦物资已经成立。上述情形是否意味着,飞沃科技在首轮问询回复称其与何金山、潘玉钗夫妇控制的钢烁物资于2012年开始合作,或基于其与宝麦物资合作的情形?

  种种异象之下,新晋供应商钢烁物资,与此前已经注销的主要供应商宝麦物资、钢友物资的关系扑朔迷离。

   

  2.7 在钢友物资2018年注销后,钢烁物资或沿用钢友物资的企业联系方式

  此外,在2018年钢友物资注销后,钢烁物资沿用了钢友物资的企业联系方式。

  据工信部ICP/IP地址/域名信息备案管理系统信息,截至查询日2022年10月10日,域名chinagangshuo.com(以下简称“钢烁物资官网”),该域名主办单位为钢烁物资,备案号为浙ICP备2022007791号-1。

  据Internet archive回溯钢烁物资官网,2018年8月24日,钢烁物资的联系电话包括0571-86020547与0571-86020549。

  据Internet archive回溯网址http://www.hzgangyou.com,2016年7月30日,该网址版权所有为钢友物资(以下简称“钢友物资官网”),备案号为浙ICP备13023276号-1。Archive当日回溯数据显示,钢友物资的联系电话包括0571-86020547与0571-86020549。

  可见,钢友物资已经在2018年8月2日注销,而在钢友物资注销后,钢烁物资或曾沿用了钢友物资的企业联系方式。

  此外,钢友物资的实控人何金山,还是飞沃科技的股东。

   

  2.8 2016年5月何金山之父成为间接股东,2020年8月何金山受让股权成为间接股东

  据招股书,主要供应商杭州钢烁物资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何金山通过常德沅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常德沅沃”)间接持有0.12%股份,系个人财务投资。

  2016年5月,何金山之父何玉富从张友君受让常德沅沃出资额 4.25万元。2020年7月,何金山与何玉富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由何金山直接作为常德沅沃的合伙人,2020 年8月,常德沅沃完成工商变更。

  而2015年,常德沅沃成为飞沃科技的股东之一。

  即2016年5月,何金山之父何玉富通过常德沅沃间接持有飞沃科技的股份;2020年8月,何金山受让何玉富持有的常德沅沃股份,成为飞沃科技的间接股东。

  也就是说,在钢友物资、宝麦物资注销前,何金山、潘玉钗夫妇控制钢烁物资的同时,或均可对宝麦物资、钢友物资施加重大影响。而2014年起,宝麦物资、钢友物资“稳居”飞沃科技前五大供应商之列,飞沃科技亦承认对两者存在依赖。在二者注销前的一年即2017年,宝麦物资、钢友物资退出飞沃科技的前五大供应商队列,并于2018年双双注销。且在钢友物资注销后,钢烁物资或曾沿用了钢友物资的企业联系方式。

  且通过上述分析,何金山、潘玉钗夫妇或均可对宝麦物资、钢友物资施加重大影响,宝麦物资与钢友物资或互为“自家人”,甚至或受同一控制。2017年,钢烁物资是否接替宝麦物资与钢友物资成为飞沃科技新增前五大供应商,随后与飞沃科技的交易额攀升。至此,昔日主要供应商宝麦物资与钢友物资,与新晋前五供应商钢烁物资,受同一控制?

  而进一步说明,新三板时期,飞沃科技对宝麦物资、钢友物资的采购额或应合并披露?该并未并背后,是否为了降低与宝麦物资、钢友物资的依赖程度?而钢烁物资实控人入股飞沃科技,系为了财务投资背后是否潜藏别的利益安排?尚待解答。

   

  三、货源相同的贸易商采购价格上演“两套标准”,信披现疑云

  言不由衷定有鬼。对于宝麦物资、钢友物资等贸易商,飞沃科技称与之业务往来,系此类贸易商能够提供更具优势的钢材价格。奇怪的是,钢烁物资的采购来源与宝麦物资、钢友物资相同,但飞沃科技与钢烁物资的业务往来或需额外垫资,令人费解。

   

  3.1 为降低采购成本,飞沃科技与钢烁物资等贸易商的交易采用费率模式

  据三轮问询回复,深交所要求飞沃科技说明,2019-2021年,飞沃科技向钢烁物资采购钢材的类别、价格以及向其他供应商采购同类钢材的价格,以及飞沃科技与钢烁物资的结算方式、结算政策以及与其他钢材供应商的差异情况,并说明钢烁物资是否存在替飞沃科技承担成本费用或进行其他利益输送的情形。

  对此,飞沃科技表示,2019年至今,随着钢材采购规模的增加,飞沃科技逐步与海南爱瑞升特殊钢有限公司、浙江斯壮达机械有限公司等资金实力更加雄厚、能提供较为优惠的结算条件的钢材贸易商建立起合作关系,并且,为降低采购成本及有效控制钢材价格波动风险,飞沃科技较多采用约定每吨固定金额费用的结算政策。

  与钢烁物资同样采用费率模式的钢材贸易商主要为湖南展翔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上海平璐实业有限公司,结算费率分别为每月2%及每月1.8%,与钢烁物资结算费率不存在显著差异。

  因而,飞沃科技表示,2019-2021年,飞沃科技对钢烁物资采购价格与向其他供应商采购同类钢材价格的差异,主要系钢材品种和采购时间差异,钢材交易价格符合实际交易情况,飞沃科技与钢烁物资的结算方式、结算政策与其他钢材贸易商不存在显著差异,钢烁物资不存在替飞沃科技承担成本费用或进行其他利益输送的情形。

   

  3.2 新三板时期称向宝麦物资、钢友物资等贸易商采购,是因能获得比直接采购更优价格

  在公开转让说明书中,飞沃科技表示,其主要原材料为钢材,相对钢材厂商而言,飞沃科技规模小,采购量少,议价能力很低,而钢材贸易公司汇集大量的小型下游公司集团采购,能一次大量采购,对钢材生产商拥有较强的议价能力。因而,飞沃科技从该类贸易公司采购,能够获得比直接向钢材生产商采购更优的价格。

  同时,飞沃科技内销以客户验收时点确认收入,客户确认签收单,产品验收合格入库后,发给飞沃科技对账单,双方确认金额一致后飞沃科技开票给客户,开票后2-3个月才能收到客户回款,且产品销售越多,客户经营性占款就会越多,应收账款也就越高,飞沃科技资金周转压力较大。

  而飞沃科技系钢友物资、宝麦物资的常年客户,两家经销商给飞沃科技提供了较为宽松的信用条件,双方约定货到3-4个月付款,信用期较长,减缓了飞沃科技资金周转压力。

  然而,同样为贸易商,钢烁物资的结算情况或“大相径庭”。

   

  3.3 向钢烁物资采购价格高于直接采购,需承担月息2%以上的垫资费用

  据2021年首轮问询回复,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钢烁物资主要作为飞沃科技向新兴铸管采购钢材的贸易商。飞沃科技向钢烁物资采购金额约占其对外销售金额的80%。飞沃科技通过钢烁物资及其他贸易商采购,主要是由于直接供应钢材的厂商通常需要现款结算,在飞沃科技资金紧张的情况下,通过贸易商进行采购,可以获得一定的账期。

  据2021年首轮问询回复及首轮问询回复,2017-2020年,飞沃科技向钢烁物资采购价格分别为4.27元/kg、4.75元/kg、4.31元/kg、4.03元/kg,向新兴铸管采购价格分别为3.87元/kg、4.45元/kg、4.05元/kg、3.99元/kg,差异率分别为10.39%、6.81%、6.42%、0.99%。

  显然,2017-2020年,飞沃科技向钢烁物资采购钢材的单价,均高出向新兴铸管直接采购钢材的单价。

  对此,招股书解释称,原因系飞沃科技向钢烁物资采购价格,采取钢材出厂价加垫资费用方式,以钢烁物资向芜湖新兴铸管采购价格为基础,每吨额外按月收取3.5%(后随飞沃科技采购规模增加及市场竞争影响降至2%)垫资费用。

  上述情形看出,新三板时期飞沃科技称,通过宝麦物资、钢友物资等贸易商采购能够获得比直接向钢材生产商采购更优的价格。而实际上,此番上市,为降低采购成本,飞沃科技称与钢烁物资等贸易商的交易采用费率模式,飞沃科技即在出厂价格上进行垫资。且2017-2020年,飞沃科技向同为贸易商的钢烁物资采购价格,高于直接向新兴铸管进行采购的价格。前后是否矛盾?

  进一步来讲,飞沃科技所称的不存在承担成本费用等情况的表述,又能否站得住脚?不得而知。

  问题尚未结束。

   

  四、采购价格合理性遭问询,对比对象与供应商或受同一控制回复显“蹩脚”

  公允的产品交易价格,是市场参与者公平竞争的有力保证。而关于飞沃科技与钢烁物资的交易疑云尚未消散。其中,对于飞沃科技向钢烁物资的采购价格是否公允合理,监管层要求其作出补充说明。然而在回复中,飞沃科技通过列举或系钢烁物资“自己人”的客户的交易价格,作为对比以自证,或有失偏颇。

   

  4.1 二轮问询要求补充披露,钢烁物资对飞沃科技和其他客户的售价差异及原因

  前述提及,2017-2020年,飞沃科技向钢烁物资采购钢材的单价,高于向新兴铸管直接采购钢材的单价。

  据出具日2021年9月22日的《湖南飞沃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申请文件第二轮审核问询函的回复》(以下简称“2021年二轮问询回复”),2020年,飞沃科技向供应商钢烁物资采购价格为4.03元/kg,略高于向新兴铸管直接采购的价格3.99元/kg,差异率为0.99%,显著低于2018年和2019年的差异率。

  对此,深交所要求飞沃科技补充披露,其向钢烁物资的采购价格与钢烁物资向其他客户销售价格、销售政策的差异及原因与合理性。

   

  4.2 通过列举钢烁物资对其客户宝度物资的销售单价,说明价格合理性

  据2021年二轮问询回复,2018年,飞沃科技向钢烁物资采购价格分别为4,753.56元/吨。

  同年,飞沃科技列举了当年钢烁物资对杭州宝度物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度物资”)销售单价进行对比,对比产品为圆钢,单价为5,000-5,500元/吨,销售数量为50-100吨,销售金额为40万元。

  需要指出的是,飞沃科技称,该数据系由钢烁物资提供,而钢烁物资出于客户数据保密性的考虑,提供了其客户数据所在的区间。

  2021年二轮问询回复显示,2018-2020年,飞沃科技主要向钢烁物资采购40CrMoA、42CrMoA系列钢材,钢烁物资对外销售钢材种类较多,销售价格受到产品差异、市场同期钢材行情的影响。

  基于此,飞沃科技称,2018-2019年,钢烁物资向其他客户主要销售圆钢、合金钢板,公司与其他客户价格不存在显著差异。

  然而,选取宝度物资作为对比对象说明价格公允背后,宝度物资也存在一名为“何金山”的股东。

   

  4.3 宝度物资两名大股东与宝麦物资“同人”,且曾经的联系电话机主系潘玉钗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宝度物资于2016年5月19日。

  据宝度物资2021年年报,宝度物资的股东包括潘文芳、何金山、何淑梅,持股比例分别为45%、45%、10%。

  需要指出的是,宝度物资自成立以来,未发生股权及高级管理人员备案变更。

  同时,据宝度物资2016-2019年年报,2016-2017年,宝度物资的企业联系电话均为186****3366。2018-2019年,宝度物资的企业联系电话均为137****9317。

  2020-2021年,宝度物资未披露其联系电话。

  经《金证研》通过支付宝实名验证,截至查询日2022年10月10日,联系电话186****3366的背后机主,系潘玉钗。

  由此不难看出,潘玉钗曾系宝度物资联系电话的机主,且宝度物资大股东,也包括宝麦物资的大股东潘文芳、何金山。是否意味着,宝度物资与宝麦物资互为“自家人”?进而,宝度物资与钢烁物资关系匪浅,或也受同一控制?

  在此情形下,二轮问询要求飞沃科技补充披露“钢烁物资对飞沃科技和其他客户的售价差异及原因”。而钢材贸易商选取了或与之受同一控制的宝度物资作为对比对象,来说明飞沃科技对钢烁物资采购单价合理的行为,合理性存疑。个中的交易真实性或值得推敲。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此番上市,飞沃科技将如何向资本市场释放信心?或只能交给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