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惠金融是一种创新,是在金融体系内的制度创新、服务创新和产品创新,依据本国国情探索符合不同地区特点的普惠金融发展路径,让每一个人都有可能获得金融服务。

  中国式现代化强调在经济上人人平等,秉持发展改革成果由全体人民共享。相对于传统金融服务形式,普惠金融是一种创新,是在金融体系内的制度创新、服务创新和产品创新,依据本国国情探索符合不同地区特点的普惠金融发展路径,让每一个人都有可能获得金融服务。普惠金融更是一种责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服务宗旨,更多更公平惠及百姓,聚焦传统金融机构服务不到的客户群体,向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农户、下岗失业人员、临时就业者、社会中低收入者等提供可得的金融服务,在秉持可持续发展原则下,强调机会平等、市场平等、服务平等,每个人都应该有平等获得金融服务的权利,确保一个都不少。

  要提倡地区经济平衡发展,全面提升欠发达地区经济水平。普惠金融需要不断加大对欠发达地区金融支持力度,不断延伸和下沉金融服务分支机构,向偏远地区和农村地区拓展物理服务网络,打造多层次、广覆盖、商业化普惠金融服务网络,在远程开户、线上支付、网络转账方面提供更为方便、快捷服务,最大程度解决地域偏远、农户分散、物理网点不足问题,以“互联网+”方式加快解决百姓日常生活、子女教育、老人赡养以及疾病医疗费用短缺问题,改变社会低收入群体、社会困难群体难以获得传统金融机构服务的现状,提高普惠金融服务的可得性、使用度、有效性以及可承受性,推进我国欠发达地区普惠金融高质量发展,为普惠金融注入强大“正能量”。

  要主张共同富裕,减少社会贫富差别。普惠金融要为社会财富合理分配提供可得的金融支持。首先要建立因病因灾返贫致贫的长效普惠机制,针对特困人员、低保对象、低保边缘户以及当地返贫致贫人口、脱贫不稳定户、因病因灾因意外事故等特定人群给予必要资金帮助,建立普惠保险补偿机制,提高普惠金融返贫施救效能,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其次要在满足“普”和“惠”基础上,帮助全国低收入群体迈入中等收入行列,贴近民生需求,鼓励大众自主创新,支持农民工返乡创业,让更多的农民工、新市民、临时就业者分享城市的金融资源和社区福利,融入城镇社区新生活,开辟共同富裕新局面。最后要践行“金融为民”初心使命,不断增加百姓获得财产性收入的机会,促进人民群众劳动收入稳步提升,创建橄榄型社会财富结构,合理平滑消费,大幅提升普惠金融服务覆盖率、可得性和满意度,让更多的居民在家门口就能办理银行账户查询、小额存取款、转账、代缴费用等基础金融业务,还能办理电子银行、聚合支付、信用卡等延伸金融服务,让城镇和乡村居民都能切实感受到生活的便利,分享到更多的改革红利,更好地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的金融要求,彰显普惠金融独特作用。

  要强调本土化金融体系和模式,古为今用,洋为中用。普惠金融既要吸收国外先进的小额信贷经验,更要清醒认识到本国城镇、农村实际情况,搭建起本土化现代普惠金融服务体系,拓宽科技型融资渠道,发挥市场配置信贷资源作用,以“小信贷、大事业”为目标,让金融机构可以接触到更广泛的人群,让更多客户可以获得消费金融服务,逐渐将金融资源投入中小微企业、“双创”组织、“三农”机构、农村新型经济组织以及城镇家庭经营户在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多个环节,提高对科技创新的信贷支持力度,在乡村振兴中持续发力。例如,利用数字科技信息优势、成本优势、风控优势支持“小巨人”企业,提供低成本、中长期“专精特新”小额普惠型贷款,逐年降低新发放贷款利率,提高民营科技创新企业的金融服务及时性、可得性,形成层次丰富、覆盖广泛的“专精特新”普惠金融格局。又如,创造更多贴近我国农村生产需求场景的金融服务业态,建设更多农村综合金融服务网点(站),注入“一站式”综合服务功能,充分展示和使用指导农产品(行情000061,诊股)揽收、仓储和代销,农村生产资料及工业品代购、代收和寄存功能,解决农村地区金融服务缺位问题,增强农村客户综合黏性、破题农村空心化困局,缓解金融排斥现象,有效改善农村金融服务“最后一公里”。

  要使用符合国情的金融理论指导金融实践。我们应该建立符合本国金融市场需求的普惠金融理论体系。据笔者不完全统计,在2005年至2020年的15年间,我国出版的普惠金融著作只有5部左右,普惠金融教材仅1部。从总体上讲,这些著述的绝大部分内容仍是介绍和阐释西方普惠金融知识、原理和运作模式。从严格意义上讲,虽然是自编自著,但无疑具有浓厚的“搬运”成分,严格意义上说并没有真正建立我们自己的普惠金融理论体系。尤其在全国各大财经类院校讲授普惠金融时,因为缺乏本土教材而大量介绍、宣传西方国家普惠金融理论和案例。其结果就是既无法解决本国普惠金融问题,更不可能建立起本国普惠金融理论。显然,基于本土化批判吸收的西学东渐,潜心观察研究我国普惠金融创新过程中出现的新现象与真问题,合理评估普惠金融价值构成,为识别、破解我国普惠金融风险提供了全新研究视角,展现本土学人在西方主流金融理论与中国普惠金融实践之间逻辑联系,勾勒出我国普惠金融学说的成长线索与基本轮廓,建立符合本国金融市场的普惠金融理论体系。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