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我国高净值人士可投资资产持续增长。根据招商银行(行情600036,诊股)、贝恩咨询联合发布的《2021中国私人财富报告》,2020年我国高净值人群(个人可投资资产超过1000万元人民币)数量约262万人,对应的可投资资产规模超过84万亿元。财富的快速增长也引起了各界对于财富传承的关注。

  社会责任

  ESG理念在国内的企业家群体中快速传播,带动了高净值人群进行财富传承安排时,将这种理念融入进去。

  有研究指出,家族企业即将进入交接班的高峰期,公益慈善正在成为高净值群体家族财富与家族核心价值传承的新途径,帮助家族在履行社会责任的同时,实现财富、事业和价值观的顺利传承。这种方式既可以防止财富被挥霍,又令年轻一代通过家族公益事业得到历练,提升领导力,增进家族凝聚力,并使家族的价值、文化和精神代代相传。

  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家族治理专家程卫东认为,大变局对财富的理念、创富的模式、财富的社会责任等方面的影响都是全面而深刻的。在这种情况下,家族要适应并从中寻找新的机会,才能将财富保持和传承下去。家族传承要在财富的创造模式和以财富承担社会责任方面与社会同步。

  “一个家族如果成功实现了百年传承,那么他也履行了财富的社会责任。同时,不论外部局势如何变化,家族治理始终都是家族要着重把握的核心事务。家族治理既需要管理,也需要艺术,它是管理和艺术的一种完美的结合。但这个结合点在哪,需要根据家族各自的情况设计,不存在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统一模式。”程卫东表示。

  北京六明律师事务所主任、家族财富管理资深法律专家姜德广提出,长远来看,财富走向社会平均值,如同生老病死的规律难以避免。但对于个体家族来说,都不希望自己成为悲剧本身,必然会想方设法保有家族财富。在这个过程中,家族一定不要忘记财富的社会责任,只有不局限于个体家族,赋予财富以灵魂和精神,致力于推动整个社会的和谐,处理好个体、家族、国家和社会的关系,才能实现家族财富的代际传承。

  家族治理

  相关统计数据显示,全球而言,家族企业的平均寿命为24年,大约为创始人的工作年限。美国布鲁克林家族企业学院的研究表明,真正从一代传到二代的家族企业不到20%,有70%的家族企业没能传到下一代,88%的没能传到第三代,能在第四代以后还在经营的只有3%。

  在财富的传承过程中,往往面临着各种不确定性,良好的家族治理能够将这种不确定性压到最小范围内。

  “事实上,家族治理才是家族最高的指导原则,相当于家族的宪法。”某家族办公室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如果能够在家族企业传承之前,确定好家族治理的目标与框架,并通过家族办公室进行监测与执行,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让这种代际传承更为平稳,因为企业的平稳发展,也可以直接让家族目标得以实现。”

  姜德广认为,传承必须从治理切入,随着传承窗口期的来临,很多律师已经发现了其中蕴含的巨大商业机会。从服务角度,律师至少可以在整体家族治理架构设计与协议文本制定,担任家族长期的专家顾问,家族治理衍生法律服务(如遗产管理人、家族企业服务等),以及家族争议解决等诸多方面发挥重要的作用。

  新财道家族研究院执行院长、清华大学法学院金融与法律研究中心研究员杨祥表示,单一的点状工具难以服务家族的整体目标,只有从家族治理这样的顶层架构切入,才能真正解决该问题。因此,在实施财富传承的方案和推进家族治理时,第三方家族办公室的重要性与独特优势就会凸显出来。不同于卖方中心主义的产品销售机构,第三方家族办公室能够站在客户的立场,担任家族的财富管家,围绕客户中心主义,去统领家族财富传承顶层架构设计,并协同律师、税务师、规划师以及信托公司、私人银行等所有的专业资源,来合作完成传承架构的落实实施。

  信托魅力

  近年来,多家信托公司发力家族信托业务。中国信登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全行业家族信托业务规模已达到2700亿元。

  浙江金汇信托总经理助理、家族信托总部总经理黄永庆指出,现在中国财富传承的时点已经来临,在传承服务中,信托具有极佳的制度优势与广阔的运用空间。在目前信托的法律框架下,能够实现非常有效的信托财产的所有权、经营权和受益权完美分离。这有助于家族实现有关财富的创造、家族成长、家族传承、公益慈善等各种理念。因此,信托公司在家族财富传承过程中具有一定的优势。但信托工具也不能孤立运用,往往需要与家族治理联动起来,才能帮助客户达成久远传承等目标。

  瑞士瑞联银行财富管理的中国负责人王超强调,家族传承是一个特别复杂的系统,需要长期动态服务,这样一个体系的设计与落地,绝不可能由某一家机构或某个人100%承担。以私人银行为例,私人银行在资产端的能力比较强,具有开放的产品平台及全市场的投研能力,但仍然不可能解决客户的所有诉求,必须与这个领域的专家、服务机构打造长期战略合作的关系,构建家族财富管理的服务生态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