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上周的集体上涨之后,本周外盘金融市场风险偏好回落,带动原油等风险资产大幅回落。周四国际油价再度受到宏观驱动进一步回落,多位美联储官员发言偏“鹰派”导致投资者担心美联储会更激进加息,市场继续交易大幅加息导致经济衰退的逻辑。“近期国内原油期货SC价格相较外盘油价走势偏弱,主要源于人民币大幅升值带来的压力,另外也显示出投资者对于国内的石油需求复苏前景信心相对更弱。内外盘油价的下跌带动燃料油价格大幅下滑。”光大期货能源化工分析师研究员杜冰沁说。

  对于近期原油市场的下跌,申银万国期货原油期货分析师董超认为,一是需求的下滑,本周OPEC再次下调了今明两年的原油需求预期。今年以来OPEC已经5次下调需求预期,相比年初需求预测下调了100万桶/日以上,显示了高油价对需求的抑制以及连续加息后产生的叠加效应对全球经济的损害。二是波兰境内发生的导弹袭击以及友谊管道的暂时停止事后都被证明是虚惊一场,地缘局势在本周维持稳定,没能为原油多头提供足够的动力。三是由于人民币的升值国内油价跌幅明显大于国际原油。而且市场普遍预期国内工业品近弱远强,导致原油近远月价差迅速缩窄,加剧了国内主力合约的跌幅。

  杜冰沁介绍,从原油市场的基本面来看,整体供需依然维持偏紧的状态。本周EIA和API全美商业原油库存小幅下降,包括汽油和精炼油在内的成品油库存继续累积,战略石油储备库存降至1984年3月以来的最低水平。随着炼厂从秋检中逐步恢复,原油出口维持高位,预计商业原油库存未来有进一步下降空间。但是需求方面预期依然存在一些利空影响,OPEC最新月报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速预测下调至255万桶/日,IEA月报虽然将今年石油需求增速预测上调18万桶至210万桶/日,但也表示石油需求前景面临“无数”阻力,反映了市场对于经济增长和石油需求前景依然不甚乐观。

  实际上,目前原油市场仍然被美联储的加息节奏、OPEC实际减产情况以及欧美对俄的制裁情况所左右。美联储加息方面近期由于目前较好的经济数据普遍预期将在12月继续加息50个基点,届时较高的绝对利率会对原油需求造成较大影响。OPEC方面,尽管路透社援引船代数据显示,11月份以来欧佩克船运量大幅度下降,但是鉴于10月份欧佩克原油日产量已经低于11月份目标产量,而且关键的产油国已经承诺按照合同履行交货量,因而减产数量仍然存疑。

  “至于制裁的问题,核心问题还是欧美对俄限价的具体价格,如果价格过低,可能会导致一定的产量损失,但考虑到俄罗斯原油已经加速向亚太地区转向,这部分损失不会超过50万桶/日,如果价格合适,俄罗斯原油产量甚至会增加。”董超说。

  记者注意到,燃料油方面,新加坡高硫结构大致持稳,低硫结构出现显著走弱。科威特Al-Zour炼厂近期表示其61.5万桶/日的装置已经开始第一阶段运营。该炼厂的设计主要用于处理重质原油,以提高该国的中间馏分油产量,并生产低硫燃料油和石脑油原料。预计至明年科威特的炼油产能从约80万桶/日扩大到141.5万桶/日。低硫燃料油供应的增加给新加坡低硫市场结构带来一定压力。需求端,初步数据显示新加坡10月船用燃料销量环比增长8.3%至一年来的高点425.7万吨。与去年10月的425.5万吨相比销售额基本保持稳定。尽管需求表现相对健康,但由于高、低硫供应都较为充足,叠加成本端油价的下跌,燃料油市场表现依然偏弱。

  “短期来看,宏观因素或将继续影响近期内、外盘油价的走势,海外货币政策紧缩压力仍存,市场持续担忧经济衰退给石油需求带来的拖累。尽管12月5日欧盟对于俄油禁运期限即将到来,但由于迟迟未公布G7对俄油价格上限的制裁细节,且俄罗斯原油出口量还未出现大幅下滑,因此供应方面支撑有限,国际油价或存在进一步下行的空间。”杜冰沁说。

  对于未来油价,董超认为,考虑到目前回调已经积累到一定幅度,随着12月初OPEC新的月度会议即将召开,后期油价有反弹需求。

  燃料油方面,由于高运费、东西方套利窗口目前仍处于关闭状态,来自西方的货物流入量受到限制,但11月低硫套利船货数量预计依然将高于10月,同时亚太炼厂低硫燃料油产量也在上升,低硫供应整体承压。但需求端或存在一定预期利好,随着冬季即将到来,日本和韩国的冬季发电需求也将在未来几周为市场提供一些支持。而由于俄罗斯货物的流入仍将保持稳定,高硫供应依然充足。“预计燃料油绝对价格或跟随原油振荡,相对强弱方面此前低硫显著强于高硫的结构或将维持小幅收窄的状态。”杜冰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