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渐进,四年一度的世界足球顶级盛宴世界杯开赛在即,由百度app独家出品的《金钱涌动世界杯》系列节目陆续播出,带大家一起了解世界杯背后“金元”足球。

  绝代双骄梅西、C罗吸金能力惊人

  众所周知,这届卡塔尔世界杯或将是梅西、C罗、苏亚雷斯、迪玛利亚等国际巨星们的最后一次世界杯之旅,因为举办国的关系,这届世界杯从申办一开始就被打上了土豪和和金钱的标签。从场馆建设,到比赛门票,再到餐饮住宿费用,卡塔尔世界杯各方面都水涨船高。当然前来参赛的运动员也都身价不菲,这其中当属绝代双骄梅西、C罗最为富有。

  据金融界查询数据显示,2021年梅西收入高达1.3亿美元,位列全球所有运动员第二位,C罗紧随其后,以1.2亿美元排名第三。福布斯数据显示,C罗在INS上每发一条商业广告就能赚取160万美元,占据INS账户广告收入榜榜首。而梅西在INS每发一条广告能赚到110万美元,位列榜单第5位。梅西、C罗的吸金能力可见一斑。

  业内大咖解读巴塞罗那出色的商业运作模式

  出色的职业成绩和优秀的赚钱能力,让梅西和C罗名利双收。成为梅西和C罗,也成为了每个小足球运动员的梦想。而培养一个梅西,又需要什么条件,投入多少资金和资源?亦或在梅西等巨星的成长经历中,有什么经验可供我们参考?中国足球俱乐部能够从巴塞罗那等世界顶级俱乐部中学到什么?

  体坛视频内容总监马克欣、足球评论员,中国足协战略规划委员会副主任张路、经济学人・商论 总编辑吴晨、前中国国家队队员徐亮等业内大咖在百度app独家出品的《金钱涌动世界杯》节目中给出了自己理解和答案。

  在梅西堪称传奇的成长经历中,巴塞罗那优秀的青训体系和出色商业运作模式功不可没。

  在梅西10岁时,因为侏儒症的原因,需要治疗身体疾病的资金,但是纽维尔斯老伙计以及河床等俱乐部选择放弃了梅西。但是青训体系发达的巴塞罗选择将他带到欧洲,通过试训后,一方面帮梅西看病,一方面给他的父亲豪尔赫・梅西还安排了一份在诺坎普的球探工作,解决了梅西全家全家的后顾之忧。自此,一个闪亮足坛的巨星冉冉升起。

  而支撑这一切的要归功于巴塞罗那出色商业运作模式。

  经济学人・商论 总编辑吴晨指出优秀的董事会制度、商业机构赞助、传统的群众基础和足球氛围支撑着巴塞罗那。特别是巴塞罗那的董事会制度,巴塞罗那董事会由15名董事组成。这15名出自商界的精英董事,每人需要缴纳几百万欧元做保证金,但是并不领取工资。而作为商界领袖,15名董事的职责是提升巴塞罗那的足球形象。

  巴塞罗那在2018-2019赛季以8.408亿欧元(约合人民币63.6亿元)的总收入笑傲群雄,成为首家在德勤“全球足球俱乐部营收排行榜”,榜单上收入破8亿欧元的足球俱乐部。

  2022年9月20日,巴萨董事会已经批准了2022/23赛季的预算。其中包括12.55亿欧元的营业收入预算,以及2.74亿欧元的利润预测。而在上个赛季结束时,董事会以10.17亿欧元的营业额和9800万欧元的利润结束了2021/22 财年。

  拥抱数字化大潮 与世界顶级足球俱乐部积极转型

  虽然球队运营出色,但巴塞罗那在不断变化的市场环境下,仍在积极转型。2020年年初,巴塞罗那发布了全新的数字战略,希望以此促进俱乐部经营的战略转型,推动其在数字领域的发展与布局,并在未来几年使数字化业务成为巴萨主要收入来源之一。

  “我们正在见证一场消费者和消费模式的变革,尤其是在年轻一代消费群体中。”俱乐部董事会成员兼数字领域主管李西询认为,巴萨未来的竞争对手甚至包括了各大内容平台,“这是一个‘注意力经济’的时代。我们面临着许多新的对手。他们与我们的角逐不是发生在球场上,而是在手机、电视和电脑屏幕上。”

  李西询表示数字化大潮中,如何制作并呈现更吸引观众、更具娱乐化的内容将是赢得竞争的关键所在。

  值得注意的是巴萨并不是足球世界里唯一开启数字化转型的俱乐部。英超曼城、利物浦俱乐部也有所行动。新举措势必将挑战现有的足球俱乐部常规运营模式。

  良性的运作模式也为西甲、英超等国际联赛带来了积极效应。

  经济学人・商论 总编辑吴晨指出,足球不仅仅是一个竞技体育行业,而是娱乐内容提供商,从1992年到2017年的25年中,英超20支球队的估值从1亿美元增长到15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上千亿元,在叠加甲乙丙的等次级联赛,使得足球产业空间巨大。

  泡沫散尽 我国职业俱乐部苦苦支撑

  与世界顶级足球俱乐部堪称典范的的职业运作模式不同,我国职业俱乐部的运作仍处在简单粗暴的“1.0原始模式”,靠卖门票和周边商品求生。目前,我国职业足球俱乐部经营的惨淡光景也令人唏嘘不已,多家俱乐部均在苦苦支撑,甚至有俱乐部因为欠薪问题,已经站在球队解散的边缘。

  最近10年,在广州队(前恒大淘宝队)金元足球的刺激下,国内各大俱乐部挥舞的支票本下,奥斯卡、胡尔克、特谢拉等海外超级巨星相继登陆中超。

  疯狂的国内足球市场在2017年到达了顶点。张呈栋,赵宇豪、王永珀、崔民、金洋洋、张文钊等球员都炒出了1000万欧元以上的天价。天价转会费用背后,球员薪资自然也水涨船高。2019赛季中超球员的总薪酬高达约48亿,球员平均年薪约为1000万,甚至超过了不少英超球队的开支。

  而这背后则是俱乐部股东在苦苦支撑,并没有形成良性的商业模式。

  广州队(前恒大淘宝队)财报显示,2019年营收7.8亿,亏损规模却高达19.4亿。在营收结构上,球迷商品收入为3672万、门票收入为5726万、比赛出场费和奖金8706万,合计1.8亿,仅相当于球队当家球星保利尼奥11个月的工资;而在5.6亿的主要营收来源广告收入中,球队则严重依赖主要投资方及其供应商的内部造血。

  而在如今身陷困境的中国恒大,已经沦落到了处置资产的地步。

  金融界查询中国恒大公告显示,8月4日,中国恒大集团已于8月3日与广州市规划与自然资源局签订解除协议,据此解除原合同并由中国恒大退还广州恒大足球场地块土地使用权,而广州市规划与自然资源局将支付合计55.2亿元出让金退库款。2020年4月16恒大以68.1亿元底价拿下该地块。公告显示,预期中国恒大将就转让事项录得亏损约12.55亿元。

  广州恒大足球场曾是恒大的重点项目,该地块2020年挂牌时,几乎是为恒大量身定制的出让条件。因为在土地出让之前,出让文件显示,该地块竞买人或其所属集团须为2019年《财富FORTUNE》杂志公布的世界500强企业。

  此外,该足球场由中国恒大董事局主席许家印亲自参与设计,造型以“莲花”为主,于2020年4月16日开工,拟建设为可容纳10万名观众球场,彼时预计将于2022年年底竣工。

  当潮水褪去, 涌动足球背后的故事仍将继续,让我们拭目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