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好公司”应该何时买进、买到多少仓位,是明星基金经理陈良栋经常思考的关键问题。

  作为一位擅长挖掘黑马股的中生代基金经理,陈良栋管理的明星产品长城新兴产业混合(000976),近三年、近五年的业绩都居于同类基金产品的前列。高收益的背后是“黑马股”的惊人贡献,他果断重仓的部分个股曾经在持有期内获利极高。

  陈良栋也是善于持续学习、反思和优化的基金经理,他认为基金管理的核心目标是,在风险可控的范围内为基金持有人创造更高收益,这意味着基金经理要避免对长期品种的过早布局,否则,重仓买入后要等待两三年才能兑现收益,对基金业绩可能产生比较大的损耗;而且,“好公司”的买入时机以及仓位配置比例,会影响基金经理的持股心态。为此,本期证券时报基金周刊与陈良栋展开一番深入交流,独家揭秘陈良栋这位明星基金经理的成长历程与投资秘籍。

  如何判断好公司的配置仓位?

  券商中国记者:今年以来的操作,主要持仓逻辑是什么?

  陈良栋:我是成长股投资选手,投资以产业趋势为出发点,会挑选几个长期产业趋势比较好的行业进行中长期研究和投资,因为我相信时势造英雄,只有产业趋势好,行业内的成长股才容易实现比较高的增长。

  个股的筛选主要有三个维度:

  首先,从三五年的维度看,个股所在的行业要有广阔的长期成长空间,只有这样,优秀的公司才可以将现有产品持续做大,或者不断拓展新产品和新领域。

  其次,要看个股在产业链上的竞争格局如何,是否处于竞争中的优势位置,是否已经在品牌、技术、规模、成本或网络效应等方面构建出明显的护城河。

  第三,看管理层是否优秀,那些能力强、进取心足,专注于主业发展,对行业发展趋势和竞争格局有深刻理解的管理层,对公司发展有着重要影响,如果管理层不够优秀,战略规划或者技术路线选择有问题,公司可能很快就会落伍。

  在一个好的产业趋势下,符合这三点选股标准的公司,未来三年大概率会有比较好的增长,也会有比较高的ROE和现金流。这种标的的内在价值是增长的,会成为我的重点关注对象。

  券商中国记者:选出好公司后用什么标准来决定买多少,给多少合适的仓位?

  陈良栋:我主要通过三个维度来进行考量。

  第一个维度是长期成长空间和长期成长逻辑的置信度,这是决定仓位的最重要指标,如果量化的话,这部分在我打分占比中约占60%。

  第二个维度是行业景气度和公司半年、一年维度的业绩兑现情况,权重约占25%。

  第三个维度是估值判断,判断个股当前估值的合理性,权重约占15%。

  我会根据这三个维度做仓位分配的主要依据,再灵活构建组合。

  券商中国记者:假设一家公司符合你看好的产业趋势,赛道空间大,基本面质的好,但价格很贵,这样的公司一般仓位给到多少?

  陈良栋:我会适当买0.5-1个点的仓位观察。如果质地优秀、业绩兑现度高,但估值只是合理,这类公司可能买到2-3个点;如果估值还便宜,就会买到3-5个点甚至更高。

  券商中国记者:什么样的情况下才会给5个点甚至更高仓位?

  陈良栋:这不好量化,比如长期收入成长空间至少在3-5倍以上,中期业绩、行业景气度比较高、收入利润增速在30%或以上,就会给比较高的打分,如果业绩逐季加速就更理想了。

  仓位择时贡献部分收益

  券商中国记者:长城新兴产业基金十大重仓股集中度在三季度有明显的下降,集中和分散主要取决于什么?

  陈良栋:总体来看,2019年市场底确认之后,结构性机会不断,很多赛道包括创新药、CXO、半导体、新能源、光伏、汽车等成长赛道都演绎了一遍,很多预期基本都在高位,行业景气度、公司业绩有一些边际钝化,所以在我内心中的打分是下降的。

  比如整个汽车产业链的行业景气度也有微妙变化,导致我打分时比较低。虽然公募大部分时间是做相对收益,但我还是想控制一下回撤,所以三季度降低了整体仓位。

  券商中国记者:这一波仓位的主动选择对基金净值有没有什么贡献?

  陈良栋:回过头看,三季度降仓相对比较及时,一定程度回避了后期市场的一些情绪性杀跌。

  券商中国记者:你的基金持仓行业覆盖比较多,会对全市场各个行业保持持续跟踪吗?

  陈良栋:每个投资者的时间精力都有限。我总体聚焦在几个方向,一是消费升级方向,像白酒、医药等;二是科技方向,包括半导体、通信、人工智能等;三是高端制造,包括新材料、高端装备等,这些都是成长行业。此外还有“大行业、小公司”的超级Alpha。每个阶段时间精力会有偏重,不可能所有行业一直都很细致地跟踪。

  信息筛选能力影响业绩

  券商中国记者:有没有哪些原本可以把业绩做得更好的地方?

  陈良栋:筛选信息是基金经理很重要的能力之一,比如有些优秀标的,在收到研究员的个股推荐后,基金经理可能因为时间精力不够,或者是在初步筛选时决断失误,导致错失股票的上涨,这说明基金经理的信息加工效率有待提升。

  我也在总结怎么提高信息加工效率和决策的果敢性。

  券商中国记者:有具体的案例说明吗?

  陈良栋:比如基金经理不能以长期投资逻辑取代基金组合对短期业绩表现的需求,基金投资需要兼顾股票的短期表现。

  在今年的操作上,我之前重仓过一只股票,在估值很贵的时候对它还很乐观,逆势加仓,导致在这只标的上有一些损失。

  显然,合理的判断是应该在100多倍估值时坚决减持,而当时没有减持反而加仓的一个核心点是,当时我太看重一只股票的远期业绩和股价空间了。尽管它代表未来产业趋势,是新兴赛道,但是还要考虑到它实现从0到1可能需要很长时间,需要持续跟踪研究,而过早持有意味着在一段时间内可能是无效仓位,甚至损害基金业绩。

  买入时点很重要

  券商中国记者:所以基金经理的持仓时点可能很重要,在正确的时间买入正确的股票。

  陈良栋属于新兴产业赛道的那只股票没有赚到钱,但是因为在正确的时间买入了另外一只传统行业股票,却收益较高,就说明了这一点。

  比如研究员推荐了一只传统行业股票,经过研究之后,判断它当时已经出现了行业拐点,未来会有很大的利润弹性。而且该公司一直在做商业模式、组织管理上的创新,正好处于上行周期,业绩逐步得到释放,利润跟估值弹性都很大,造就了该股比较大的涨幅。

  我在这只股票上的买入时点、卖出时点都很不错,但我也进一步反思,如果当时把这只股票的仓位买到更高,效果就更惊人了,没有买那么多,核心因素是研究还没有足够深,另外就是公司股价涨得太快。

  很多好股票,如果估值不够便宜,很难实现比较高的收益,因此估值便宜的好公司,本身就是稀缺的黄金机会。

  券商中国记者:所以说,基金经理或多或少都会关注一年期的业绩,因此也会关注短期的股价催化剂?

  陈良栋:是的,基金经理如果需要更高效率的投资,就要避免长期品种的过早介入,太左侧的布局会带来很大的损耗。我希望等到行业景气周期的拐点,或者公司业务、业绩的拐点,或者是某个政策导致市场对估值有不同看法时,提前一点布局,这样效率有望更高。

  客观而言,如果拐点抓得准的话,收益率会比较可观,但实际操作起来很难。

  每一种投资方式都有很多人在运用,但有些人做得好,有些人做得差,收益率分化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