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潘磊

  即使从全球范围看,中国的自动驾驶行业也展现出了完全不同的创新活力,在所谓的“行业寒冬”中仍保持着极高的活跃度。

  尤其是在一些海外知名企业陷入市值暴跌、缩编裁员的背景下,来自中国的优秀自动驾驶企业依然能够获得来自资本的全力支持。

  这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消息,就是专注于矿区自动驾驶技术的踏歌智行,在近日顺利完成了亿元级别的C1轮融资――该轮融资由金沙基金领投,宝通科技再次跟投。

  本轮融资将主要用于L4级无人驾驶产品研发、矿区无人运输运营的业务建设、海外市场开拓等方向。

  值得一提的是,这家颇具代表性的自动驾驶公司上一轮融资是在4月底――换句话说,踏歌智行在短短7个月时间内,就完成了两笔融资。

  领先的自动驾驶技术,精准切入“矿区”这个行业公认的最有机会率先落地商业模式的细分市场,和行业生态伙伴的良好合作关系,一枝独秀的市场占有率,都让踏歌智行的反周期走势顺理成章。

  简单来说,踏歌智行打造了一个关于自动驾驶技术公司的发展样板――这正是资本想要深度参与的那种初创公司。

  这其中最大的原因,就在于踏歌智行不仅仅拥有行业先进的技术,同时还找到了“矿区”这个当前最适合落地无人驾驶技术的场景,由此找到了开创性的商业模式。

  国家能源某煤矿矿卡、鄂尔多斯永顺煤矿宽体车去安全员作业

  (车内摄像头与无人机同步拍摄)

  “先进技术”当以“落地”为目标

  没有人怀疑自动驾驶正在改变汽车这个行业大趋势,甚至可以这么认为――自从100多年前汽车被发明以来,还从未出现过自动驾驶这种足以颠覆行业格局的重大技术创新。

  但对于一个公司来说,如何把这种先进技术商业化,正在成为行业进入深水区的一个关键指标。

  解决这个难题的复杂程度超出想象,甚至已经有知名自动驾驶技术公司因为无法解决这个难题而宣布关闭。

  自动驾驶技术的落地与多个因素有关――包括技术的先进性,成本,以及法律法规。

  所以就当前而言,如果要在高速公路或者城市道路推广自动驾驶,光是法律这一关就是一座大山。

  但矿区是一个截然不同的场景。

  这里没有复杂的路况,矿车的行走路线固定且单一,而且便于布置各种辅助定位的设备――同时在一个近乎封闭的环境中,法律问题也相对简单。

  这时候考验一个公司核心能力的因素,就剩下技术和成本了。

  在技术层面,踏歌智行推出的车-地-云协同的智慧矿山无人运输系统,实现了由云端智能调度管理、4G/5G车联网通信、智能路侧单元和车载智能终端组成的全栈式无人运输解决方案。

  这套解决方案的优势在于,它能同时覆盖矿用自卸车和宽体自卸车,而且不但能通过前装方式在新车上进行搭载,而且还能对矿区的既有车辆进行无人化升级改造。

  在备受关注的“安全”层面,踏歌智行考虑到矿区工况,在感知、定位、通信等多个核心环节都设置有足够的安全冗余,实现了包括车载域控制器等关键元器件的多重冗余机制,可靠性、适应性大幅提升――其安全特点之一是,即便某些环节出现了故障,整套系统依然能够通过“全栈冗余”的形式继续运作。

  这让踏歌智行第一个实现了7天*24小时“安全员下车”这一突破性进展,包括大型矿卡与宽体车,目前已经落地多个核心矿区。

  然后就是成本。

  踏歌智行的核心技术集中在关键智能控制硬件和后台算法,另外也和上下游多个生态伙伴形成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实现了较好的协同效应,大幅降低了成本。其专门为矿区场景自研的车载域控制器,在成本上控制上也意义重大。

  踏歌智行建设绿色无人矿山生态圈

  这种定位让其找到了清晰的商业模式,通过“解决方案”与“运输运营”的商业模式双轮驱动,踏歌智行能够实现营收(这在其他无人驾驶技术公司比较少见),目前在手订单超过10亿元,并运营超过300台矿区无人驾驶车辆。

  这让投资机构,尤其是产业投资者,看到了矿区无人驾驶高达4000亿元的潜在市场前景,于是融资自然就发生了。

  在矿区,无人驾驶是“刚需”

  事实上,相对于乘用车的无人驾驶趋势,矿区的智能化更加紧迫。

  甚至连商业路径也早已被验证过――差不多从十年前开始,类似于卡特彼勒这样的工程机械巨头,已经在一些矿山运营自动驾驶矿车。

  这表明,矿区自动驾驶无论是在技术还是商业化上都已经趋近成熟。

  而且根据统计,中国的大型矿山超过了4300座,普遍存在工作强度大、招工难、运营效率低等难题,而自动驾驶矿车能够促进“无人矿山”、“智慧矿山”的实现,将使得这些既有矿山的智慧水平大幅提升,各方面难题随之迎刃而解。

  这正是以踏歌智行为代表的自动驾驶技术公司能够对接的痛点。

  踏歌智行目前的优势体现在,能够通过技术赋能的形式推动无人驾驶技术落地,既可以为主机厂打造产品力,同时也能为矿区降低运营成本。

  这些优势也获得了投资机构的认可。

  金沙基金合伙人马开茂表示,矿区最适合L4级无人驾驶商用车大批量落地,大规模落地即将迎来拐点。“踏歌智行已实现24小时安全员下车常态化运营,并实现了解决方案与运输运营的双轮驱动,在拿单、验收、复购方面保持领先地位”。

  另外,宝通科技已经与踏歌智行合作超过5年,算上本轮投资,已经对踏歌智行完成了三笔投资。

  宝通科技董事长包志方认为,智慧矿山建设渗透率迅速提升,到2025年市场空间将会扩大数十倍。宝通科技与踏歌智行深度协作,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共同推进智慧矿山无人化输送全栈式服务。“踏歌智行具备显著的差异化竞争优势,未来宝通将和踏歌智行继续合作,推动技术方案融合和国内外市场的开拓”。

  在踏歌智行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家余贵珍教授看来,自从锚定矿区无人运输的战略方向后,踏歌智行始终专注于矿用车无人驾驶技术、产品研发和无人矿山整体工程化设计与实施。“提出了‘车-地-云’架构的露天矿无人运输系统架构,搭建了‘旷谷’矿区无人运输一站式解决方案,自主研发了业内唯一的车规级域控制器、线控控制器等,在今年实现了7天X24小时的常态化安全员下车”。

  这表明,踏歌智行起初就制定了清晰的技术和市场战略――从矿区无人驾驶切入,通过核心技术为客户提供全栈解决方案与无人运输运营服务。

  这也让踏歌智行成为矿区无人驾驶巨头,并以45.1%的市场份额领跑国内露天矿区无人驾驶市场。

  踏歌智行在鄂尔多斯永顺开创无人运输运营新商业模式

  下一站,“全矿”无人驾驶

  现在行业的趋势很明显――海外的矿区自动驾驶已经运行了差不多十年,积累了大量运营经验,国内也出现了一大批以踏歌智行为代表的矿区自动驾驶技术公司,竞争日益激烈。

  好处在于,若干具备了技术实力的头部玩家,均实现了在矿区的运营,落地了技术,形成了商业模式闭环。

  但在完成了前期的布局之后,各大企业也都将迎来订单集中释放的爆发期,并在国内市场展开竞争的同时,还要着眼于海外市场。

  这就是下半场,是更高段位的竞争,也意味着一场新的淘汰赛即将开始――行业集中度上升成为必然。

  而且下半场还有一大堆需要解决的问题――包括传感器在内的一些核心硬件依然成本相对较高,而且一些既有矿山的混编运行,依然存在挑战。

  踏歌智行的优势在于掌握了全栈技术,能够提供一站式解决方案,以及相应的工程化能力。

  这里面的典型代表是,即便是域控器这样的核心零部件,踏歌智行也能实现自主研发,这大大降低了对第三方公司的依赖,也实现了成本可控。

  另一个典型代表是,矿区无人运输“安全员下车”过程极大考验了工程化落地能力,包括协同机制、安全作业管理以及阶段实施体系等。

  另外就是资本市场的持续看好,让踏歌智行能够持续研发先进技术,解决行业痛点,并扩大市场份额。

  这让踏歌智行接下来的发展路径无比清晰――成为独角兽,以及能够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都扮演关键角色,并实现高质量发展的矿区无人驾驶巨头。

  踏歌智行联合生态伙伴布局海外市场

  踏歌智行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家余贵珍教授说,(踏歌智行)不遗余力地为客户创造价值,持续提升矿区运输的安全性、经济性,这种专注、务实获得了客户和投资机构的认可。“下一阶段,踏歌智行将打造‘全矿无人驾驶’的行业里程碑,并在矿区无人运输规模化部署、新能源无人矿车产业化应用以及海外拓展方面取得跨越式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