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虎牙、斗鱼、映宇宙(原“映客”)之后,又一家直播平台准备冲刺IPO。

  近期,花房集团第三次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2019年、2020年、2021年和2022年前5个月,花房集团的收入分别为28.31亿元、36.84亿元、46亿元和20.87亿元,其中花椒的收入分别为21.66亿元、28.26亿元、34.69亿元和14.93亿元,贡献比例超70%。

  早在四年前,虎牙、斗鱼、映宇宙和花椒,几乎在同一时期传出计划上市的消息。2018年-2019年,前三家公司相继登陆二级市场。如今,花椒直播终于再次搭上了末班车。不过,“千播大战”的幸存者们,活得似乎并不好,今年以来,市值均已大幅缩水。

  今年5月,四部委联合发布《关于规范网络直播打赏加强未成年人保护的意见》,其中规定,网络平台应在该意见发布1个月内全部取消打赏榜单,禁止以打赏额度为唯一依据对网络主播排名、引流、推荐,禁止以打赏额度为标准对用户进行排名等。

  曾经风靡一时的直播平台如今生存状况如何?随着花椒母公司上市冲刺,以及其他平台三季度业绩的披露,直播行业交出了首份转型成绩单。

  寒气来袭:营收下降、用户增长乏力

  曾经一度靠疯狂打赏变现的直播间,少了让人上头的动力。这对于直播行业来说,可谓一场“地震”。

  从三季度业绩上看,直播收入依然是虎牙和斗鱼的主要收入来源。

  2022年6-9月,虎牙营收为23.8亿元,净利润为6040万元。其中,直播给虎牙带来的收入为20.17亿元,与2021年同期的26.02 亿元相比减少22.5%。

  虎牙在财报中表示,这主要是由于付费用户数量减少,以及每位付费用户在直播上的平均支出下降所致,因为近期的宏观和监管环境对公司付费用户情绪产生了不利影响。

  斗鱼第三季度的营收为17.98亿元,与2021年同期的23.48亿元相比下滑23.4%,净亏损为660万元,同比去年大幅收窄95.4%。其中,直播收入亦下降22.9%,为17.05亿元。

  斗鱼表示,下降的主要原因是“持续实施审慎的经营策略”,主要包括对某些交互功能和相关运营的调整,以促进其平台的长期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两家公司在财报中不约而同地强调了降本增效的重要性。从支出上看,人力成本确实在减少。

  第三季度,虎牙的研发费用从去年同期的2.06亿元下降16.7%至1.72亿元;斗鱼的研发费用下降31.5%至8440万元。而究其原因,两家公司都提到了是人事相关费用的减少。

  得益于各项成本的控制,虎牙在连续三个季度的亏损后实现了扭亏为盈,斗鱼亏损也在不断收窄。

  另一个不可忽视的关键是,失去了榜一大哥的直播间,用户增长也不似从前。

  以花椒直播为例,用户增量显著下降。2021年前五个月,其用户增量约871万名,而今年同期的这一数字为625万。

  2019年、2020年、2021年和2022年前五个月,其平均月活跃用户数分别为2360万、2738万,2988万和3063万;其中平均月付费用户数分别为80.2万、74.2万、93.5万、101.8万,增长明显放缓。

  第三季度,虎牙和斗鱼的平均月活用户数分别为8600万和5710万,去年同期则是8510万和6190万,前者缓慢增长,后者则出现下滑。

  在付费用户方面,虎牙的付费用户总数从去年同期的600万下滑至550万,斗鱼季度平均付费用户数则从去年的720万下滑至560万。换句话说,愿意花钱的人变少了。

  另一方面,时代财经注意到,花房集团招股书显示,在用户增长乏力的同时,获得新用户的成本持续走高,而能从单个用户手中获得的收益却在变少。

  2019到2022年前五个月,花椒的获客成本从14元一路上涨至22.6元,增加约64%,但每月平均每名付费用舻氖找妫2018年的高位350元下降到2022年的293元。

  直播平台需要花费更多的成本来持续获客,但换得的收益却并不如前。

  投资AR眼镜、上线数藏平台,向元宇宙发力

  原有直播业务陷入瓶颈,元宇宙以及相关概念成了直播公司的一条出路。

  大手笔更名并押注元宇宙的映宇宙就是代表。今年6月,映客互娱集团正式更名为映宇宙,宣布业务全面向元宇宙进军。今年以来,映宇宙相继推出了3D虚拟语音社交产品“原原世界”、专属情侣互动的恋爱元宇宙产品“情侣星球”,以及面向欧美Z世代用户的“The Place”。

  与此同时,除了开发在线产品之外,映宇宙也在元宇宙的入口VR/AR硬件上展开布局。近期,映宇宙领投了AR公司Dream Glass数千万元Pre-A轮融资,该公司的新款AR眼镜Dream Glass Flow已在今年9月开启众筹。

  在截至今年6月30日的半年报中,映宇宙尚未提及元宇宙相关业务的成果。“元宇宙所涉及的技术和基础设施目前仍处于初级阶段”,映宇宙表示,在2022年下半年,还将在web 3.0等领域继续探索。

  花椒直播则推出虚拟主播“上古玄儿”,上线了数字藏品平台“花椒粒”。在招股书中,花房集团还表示,在选择潜在投资目标时,标准之一就是与现有业务相关的技术研发能力,如3D引擎及增强现实。

  相比之下,虎牙、斗鱼并未直接表明踏入元宇宙,而是以虚拟直播间代之。虎牙方面,其近期在小程序平台上推出了“虚拟直播间”工具,进入直播间的观众可以建立自己的虚拟形象。斗鱼也推出了类似的玩法“云观赛”,例如主播可以切换虚拟场馆画面和赛事直播流,或者调整镜头,付费观众的虚拟形象、礼物特效等都可以在直播中展示。

  目前,斗鱼的“云观赛”场景已经应用到了《CS:GO EPL S16》赛事和《2022 CS:GO Major》赛事中。虎牙的虚拟直播间则是在今年8月“穿越火线职业联赛总决赛”期间应用,同时在“2022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中推出了专为赛事定制的“VR观赛”功能。虎牙表示,今年夏天,平台已经举办了100多场主题虚拟活动。

  不过,具体来看,虚拟直播间尚未大规模推广。对于虚拟直播间是否能够带来实际收入,斗鱼方面提到,该公司正在探索更多商业化方式,比如主题场馆定制、馆内3D道具以及图片或视频等广告赞助形式等。

  “今年以来,各大企业都想办法通过元宇宙,包括数字藏品、数字人(行情835670,诊股)等进行发力,来获得收入的增长。”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告诉时代财经,直播公司布局元宇宙是大势所趋,但目前看来,元宇宙的发力要转换为现金流收入,还需要时间来验证。

  为营收另辟蹊径,有公司盯上“单身狗”

  面对国内直播间的激烈竞争,赛道玩家们不得不另辟蹊径。

  今年10月,A股公司中青宝(行情300052,诊股)90后董事长李逸伦以自己的婚礼为原型,推出了“MetaLove元帧APP,让元宇宙婚礼进入不少网友的视野当中。

  《2021年中国互联网婚恋交友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互联网婚恋交友市场规模达到72亿元。

  时代财经注意到,映宇宙也把目光投向了单身青年的相亲市场,先后推出对缘、超级喜欢等平台,不仅有“云相亲”,还在北京开设了线下门店。财报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相亲产品占映宇宙总收入的5.5%。

  花椒则把目光投向了耳朵经济。2022年上半年,花椒的语音直播产品产生的收益已经达到4.5亿元,基于此,花房集团还推出了专门的音频直播平台“奶糖”(现已更名为花吱),其今年上半年的收入约为1.1亿元。两者约占该公司同期直播收益总额的28%。

  同时,向海外掘金也是直播公司的探索方向。例如,花房集团面向海外推出HOLLA和Monkey两个平台,截至2022年5月31日,来自海外平台的注册用户为1.13亿名,收入为6640万元,同比增长86.5%。

  映宇宙则表示,2022年下半年要把更多的精力聚集出海赛道,目前已在欧美上线了阅读产品,在东南亚地区上线社交产品。

  此外,据证券日报报道,虎牙在今年9月对其国际化业务Nimo TV进行战略调整,由高级副总裁李萌兼任国际化业务负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