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4日,第十八届发行审核委员会将召开2022年第133次发行审核委员会工作会议,届时将审议北京芯愿景软件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芯愿景)的首发事项。

  01

  从科创板转至深交所主板

  据悉,此次并非芯愿景首次计划IPO。

  2020年5月,芯愿景曾递表上交所科创板。于7个月后,在2020年12月30日,撤回科创板上市申请文件。次日,科创板也发布“关于终止对芯愿景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审核的决定”的文件。

  时隔两年之后,芯愿景选择在深交所主板上市,背后的原因不得而知。《港湾商业观察》就公司撤回科创板IPO的原因、以及选择深市主板的理由联系了芯愿景董秘办相关人士,未能获得回复。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对《港湾商业观察》表示,拟上市公司更换上市板块,可能是企业一些关键的财务指标等,不在符合相关板块的上市要求,是不得已的行为。另外,也有可能是部分拟上市企业对注册制的理解存在一定偏差,不符合该板块的定位,所以不得不撤回IPO后再转战别的板块。

  但根据芯愿景终止科创板上市前夕上交所的问询函来看,上交所对于芯愿景是否符合科创属性的定位情况曾进行过重点问询。

  芯愿景在招股书披露,公司所属行业为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而从《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企业发行上市申报及推荐暂行规定》以及芯愿景科创属性相关指标情况,芯愿景的科技创新能力并不十分突出。

  芯愿景在回复上交所的问询函中表示,“从行业分类角度讲公司不属于软件企业。公司开发的EDA软件系IC分析服务、IC设计服务的基础性工具及成果交付载体,相关软件的持续开发和升级属于研发工作,而非生产/服务工作;公司生产/服务团队以IC分析、设计为核心工作内容,软件开发团队人员占比较低。

  因此,公司的服务宗旨并非仅为客户提供软件产品及软件维护服务,而系通过软件的使用,提升自身服务质量及效率,最终交付以IC分析服务、IC设计服务等为核心的技术成果。”

  此次芯愿景转战深市主板自然也引起了深交所的关注,在2022年4月22日证监深交所对于芯愿景公开发行股票的反馈意见中,深交所要求芯愿景说明前次现场督导发现的各项问题及其出现原因、前次申报撤回的具体原因、本次申报材料与前次申报材料的具体差异明细及其原因等问题。

  02

  研发费用率大幅低于同行

  芯愿景主要经营IC分析服务和设计服务业务,依托自主开发的电子设计自动化(EDA)软件,开展集成电路分析服务和设计服务。

  从2019年至2021年(以下简称,报告期内)芯愿景实现营收分别为1.60亿元、1.81亿元和2.56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分别为7378.74万元、8287.84万元和1.33亿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为7220.50万元、7915.10万元和1.28亿元。

  近三年,芯愿景近八成收入都来源于IC分析服务,实现收入分别为1.29亿元、1.49亿元和1.94亿元,分别占当期总收入的83.13%、84.29%和76.99%。

  另有部分收入来自IC设计服务和EDA软件授权。其中,来自IC设计服务的收入占总营收的比重分别为14.02%、11.3%和16.85%;来自EDA软件授权的收入占总营收的比重分别为2.85%、4.41%和6.16%。

  长期以来,EDA软件全球市场主要由铿腾电子(Cadence)、新思科技(Synopsys)和西门子EDA三家主导。三家厂商全球市场占有率近80%(2020年全球市场容量约为72.3亿美元),国内市场占有率超过85%。

  在市场高度集中的情况下,如若未来芯愿景不能保持EDA技术的持续升级,不能实现IC设计业务的技术突破、产品迭代,将对公司的整体经营业绩将受到不利影响。但招股书显示,芯愿景的研发能力并不突出。

  报告期内,公司研发费用分别为1328.96万元、1970.96万元和2424.91万元,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29%、10.90%和9.47%。

  芯愿景“转板”后疑点重重:研发费用率大幅弱于同行,内控不合规频频

  同一时间,同行可比公司研发费用率均值分别为31.56%、27.83%和27.26%,芯愿景的研发费用率明显低于行业内均值。近三年,芯愿景研发费用率分别低于平均值23.27、16.93、17.79个百分点。

  对于研发费用率明显低于同行可比公司的原因,芯愿景在招股书中表示,主要与商业模式差异、业务内容和技术先进性、业务规模差异有关。

  截至2021年12月31日,芯愿景共计有正式员工人数625人,其中生产人员512人,占比81.92%;研发人员71人,占比11.36%,较2019年的研发人员数下降1.84个百分点。

  著名财经作家李德林曾指出,芯愿景的科技研发能力不强,从研发团队以及科研投入看,都处于行业末端。同类企业新思科技研发支出96亿,华大九天(行情301269,诊股)超过亿元,而芯愿景只有1000多万。作为高科技企业,芯愿景此前研发人员只有54人,其中研究生以上只有9人,姑且算9个人全是博士,意味着芯愿景的9个博士就要搞出“国际领先”的技术,搞得监管层对技术先进性都很纳闷:公司哪来的自信?监管层甚至还担心公司有股份代持、对赌清理等问题。

  03

  内控不合规频频,环保问题被罚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信息以及企查查显示,芯愿景曾发生多起资金拆借、股东垫付交易、行政处罚等内控不合规行为。

  2016年3月,天津芯愿景向股东蒋卫军拆入资金300.00万元。2017年,芯愿景信息、天津易哲、股东丁柯、蒋卫军、张军代付公司成本费用,合计金额320.99万元;CellixCorp、股东张军代收芯愿景客户回款,合计金额129.50万元。

  同年,股东丁柯代收芯愿景为员工垫付的房租款,合计金额69.49万元;芯愿景代付天津易哲成本费用,合计金额5.76万元;芯愿景代付天津易哲房租、电力、物业、保安保洁等费用,共计3.76万元(其中3.57万元为房租)。

  2019年6月,芯愿景曾向关联公司汉奇科技拆出资金20万元。同年11月7日,北京市海淀区生态环境局对芯愿景处以1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并责令10日内改正。

  2019 年12月2日,北京市海淀区生态环境局认定芯愿景芯片清洗及染色项目属于编制环境影响报告表项目,其配套建设的环保设施(废气处理设施)未建成,在未报批环评且未经验收的情况下,主体工程于2014年4月投入使用,违反了《建设项目环境保护管理条例》相关规定,对芯愿景处以35万元罚款,并责令90日内改正。

  2020年5月7日,北京市海淀区生态环境局出具《关于北京芯愿景软件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处罚情况的回函》认定其前述行为未造成严重环境污染或生态破坏,不属于情节严重的情形。

  对于关联方资金拆借往来等行为,芯愿景在招股书中表示,“所涉款项已于2020年底前全额结清。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公司对上述不规范事项已完成整改。公司建立并完善相关财务内部控制制度,且能够得到严格执行,未再发生类似或其他损害公司及股东利益情况,对本次发行不构成实质性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