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IT办公租赁市场的第一梯队的两家公司,都在冲击港交所。盘踞深圳18年的小熊U租母公司凌雄科技,先于易点云,拔得了IPO头筹。

  11月24日,凌雄科技正式在港交所主板挂牌上市,由于首创DaaS(设备即服务)模式,也被称为“DaaS第一股”。凌雄科技此前以招股区间的下线定价7.6港元/股,最终募集资金净额为3.37亿港元。上市首日,凌雄科技开盘价为7.9港元/股,高开3.95%,总市值达27.9亿港元。

  华强北创业18年,胡祚雄收获 “DaaS第一股”

  来源:富途牛牛截图

  凌雄科技成立于2004年的华强北,创始人胡祚雄靠组装电脑起家,历经几次转型,凌雄科技如今已是一家设备全生命周期管理解决方案供应商,主要在中国从事向IT设备经销商销售翻新淘汰IT设备,以及向中小企业提供设备及IT技术订阅服务。以2021年收入计,凌雄科技的收入占市场份额约3.9%。

  中国IT办公租赁市场分散,发展程度远低于欧美市场,但近年来,企业IT开支的增长及数字化需求的增加,致使中国IT设备服务市场快速增长,凌雄科技等IT办公租赁服务企业等来了一次风口。

  18年深漂“死磕”二手电脑

  胡祚雄,湖南人,70后,大学毕业后也是在老家的事业单位工作。但当时正赶上下海经商热潮,胡祚雄看到有同学在中关村(行情000931,诊股)创业卖电脑,也算得上红火。2001年,胡祚雄也决定辞职南下深圳,做了名“深漂”。

  事实证明,电脑组装和二手电脑的生意还算可以,胡祚雄创业没多久便收获自己创业生涯中的第一桶金。2004年,胡祚雄经过几年的打拼,在华强北也拿下一个门面,当年11月份便成立凌雄科技,团队也会跟着扩大,还是继续经营计算机组装服务及二手机销售业务。

  四年后,胡祚雄带领团队成为中国最大的二手电脑零售商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2005年前后,胡祚雄发现市场上有人为线下展会提供打印机及复印机的短期租赁服务,并且他发现电脑也可以用来短租,还是一门划算的生意。2007年,胡祚雄在卖电脑生意上站稳脚跟后,把业务拓展到办公电脑的租赁及相关服务上。这也是胡祚雄首次接触“共享经济”。

  直到2013年,胡祚雄从美国考察回来,才真正意识到国内IT办公设备租赁市场的广阔前景。当年5月,胡祚雄专门成立公司凌雄技术负责电脑租赁业务,开启办公电脑的“共享经济”。而彼时,共享经济刚刚兴起,其对商业模式带来的变革还在讨论阶段,“循环经济”、“合作式消费”等观念在国内还没有得到大力推广。

  共享经济的风从那时吹到现在,共享IT办公设备市场高速增长,胡祚雄的生意也越做越大。当市场前景被发掘,竞争者也会随之出现,胡祚雄也在竞争中扩大市场规模的同时,也在思考新的商业模式。

  2017年,胡祚雄开始布局设备回收业务,2018年推出了设备管理SaaS。凌雄科技的IT设备租赁、技术订阅业务三大业务板块,在设备管理SaaS的连接下,组成“租赁+回收+技术服务+SaaS系统”死循环设备全生命周期管理业务模式,成为胡祚雄DaaS模式的完整版图。

  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0年、2021年与2022上半年的营收分别是5亿元、10.22亿元、13.3亿元、8.54亿元。以2021年的收入计,小凌雄科技是中国最大的DaaS提供商及国内首家打造数字化、多场景、闭环DaaS业务模式的公司。

  不过,凌雄科技的主要市场还是在以深圳为核心的华南地区。2019年、2020年及2021年以及2022年上半年,凌雄科技深圳总部产生的收入分别占总收入的60.3%、76.2%、73.9%及80.9%。

  即便其他领域的共享模式开始出现一地鸡毛,但随着中国的中小企业数量增加,各种业务领域和场景对办公IT设备的需求变得持续而强劲,为提供长期设备租赁服务带来新的机遇,共享IT设备依然能处于市场的增长方向上。

  从在华强北组装电脑,到电脑租赁,再到首创了新兴商业模式,凌雄科技经历了两次转型,每次都在几年之内做到了行业第一梯队。

  不过,在华强北创业十几年,胡祚雄一直稳扎稳打,在2018年之前,胡祚雄都没有接受任何一家投资机构发入股要求。

  产业链闭环以“设备回收”为核心?

  胡祚雄的目标是为凌雄科技打造业务闭环,设备回收业务则是其中的重要节点。

  2017年4月,凌雄科技成立了一家叫“凌瑞回收”公司,同年5月,公司与上海一家企业达成设备回收合作,回收处置其上万台电脑设备。此次大幅度的设备回收动作,标志着凌雄科技正式布局电脑回收业务。设备回收业务正式布局之后,胡祚雄潜心打造的产业链闭环初步形成。

  招股书显示,凌雄科技的设备全生命周期管理解决方案中,设备回收业务是收入的主要来源。2019年、2020年、2021年及2022年上半年,凌雄科技来自设备回收业务的收入分别是3.03亿元、7.65亿元、9.24亿元及6.32亿元,占总营收比例分别为60.5%、74.8%、69.4%及74.0%。

  据招股书,按2020年的回收设备数目计,凌雄科技成为中国最大的企业级IT设备回收业务供货商之一。

  华强北创业18年,胡祚雄收获 “DaaS第一股”

  来源:招股书截图

  虽然凌雄科技业务主要是服务于企业的轻资产运营,但其商业闭环模式却是以设备回收这一重资产业务为核心。凌雄科技自企业回收淘汰设备,翻新维修后用于设备租赁和销售业务中,实现了为企业提供轻资产租赁模式+全生命周期服务,并且形成良性循环。

  只是由于客户的办公需求和IT设备更新速度变快,凌雄科技需要及时地回收更多的淘汰设备,这也提高了凌雄科技的现金流需求。

  为了应对回收设备过时而产生的存货风险,凌雄科技以低价销售来缓解库存压力。所以该业务的毛利率一直处于较低水平,2019年、2020年、2021年及2022年上半年,凌雄科技来自设备回收业务的毛利率为0.1%、6.5%、3.1%、2.0%。

  在IT设备租赁业务中,凌雄科技也以价格战开启“跑马圈地”的过程。2019年、2020年、2021年及2022年上半年,凌雄科技在IT设备租赁业务方面的营收分别为8208.5万元、1.44亿元、2.66亿元及1.50亿元,毛利率分别为-17.4%、4.5%、23.2%、24.7%。2019年与2020年的毛利率较低或亏损的原因正是凌雄科技的低价战略。

  凌雄科技设备回收业务的高速增长的同时,在面临着高投入的处境,不过胡祚雄首创的独特打法获得了市场的认同。自2018年5月发布 “小熊U租”品牌时,胡祚雄也开始了融资历程。

  自2018年5月至IPO前,凌雄科技先后获得了6轮融资,投资方包括腾讯、京东、联想、达晨、东方富海、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新兴产业基金、深圳市引导基金、福田区引导基金、深圳高新投等知名机构。

  据悉,2018年5月,凌雄科技完成6800万元A轮融资,由京东集团和达晨创投战略投资。2019年4月,凌雄科技完成1.3亿元B轮融资,投资方包括中小企业基金、达晨和福田区引导基金。2019年11月,凌雄科技获腾讯2050万元C轮融资。在2020年6月至2021年6月之间的D系列3轮融资中,凌雄科技累计获得2.25亿元的增资,新引入联想、高新投等投资方。

  胡祚雄对于凌雄科技的投资方多来自产业投资方和国资,可以获得更多的资源助力,通过和京东、腾讯、联想等股东在业务、生态上的协同联动,获得了包括京东的渠道和物、腾讯的流量和云服务等方面的助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