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欧元区HICP(调和消费者物价指数)同比读数连续两月进入双位数区间,欧元区高通胀在未来的持久性与可控性成为市场关注焦点。我们认为,欧元区HICP同比读数已达到峰值,并将在今年12月进一步确认拐点。近期欧元区内的涨薪潮预计至少持续至明年一季度,成为未来妨碍通胀回落的阻力,但其导致“薪资―价格”螺旋的可能性不大。今年四季度欧元区与美国所处通胀周期的错位将使欧美利差预期达到最大,美元指数向下拐点确立,欧元兑美元贬值将告一段落。

  欧元区通胀渗透范围已非常广泛,但基数效应下通胀或已达峰。

  今年以来,欧元区HICP的食品、能源、核心商品、服务四大分项同比增速几乎都在提高。从能源项看,能源价格当前仍不具备持续下行的基础,明年或将继续在高位震荡,但近期主要能源价格已较三季度高点回落,我们认为能源项的同比拐点已出现、并将跟随基数效应持续快速回落。从非能源项看,在企业成本持续抬升、供不应求状况未解的市场环境下,欧元区的通胀压力仍将沿产业链继续向终端消费者传导,食品与核心项价格仍将继续上涨,但其升势预计将较温和。我们认为欧元区总体HICP同比读数将在今年12月进一步确认拐点,随后由能源项主导掉头向下。

  涨薪潮的出现与当前劳资谈判时点和宏观背景有关,预计至少持续至明年一季度。

  欧洲多国近期频繁出现工会要求大幅涨薪的谈判与罢工活动,这既是由于当前时间段恰好是年度劳资谈判高峰期,又与居民实际薪资下降、劳动力市场却仍偏紧的宏观环境相应。基于商品市场和劳动力市场现状,我们预计薪资增长的惯性仍会持续至明年上半年,且薪资增速可能在未来通胀回落后期短暂超过通胀速度,以完成对此前居民生活成本快速抬升的追及。涨薪潮有可能成为未来妨碍通胀回落的阻力。

  涨薪潮导致“薪资―价格”螺旋的可能性不大。

  首先,近期工会推动的涨薪潮主要是为了弥补居民今年实际购买力被削弱的影响,而非因居民对未来通胀预期的抬升而主导,这应是符合市场自我调整机制的正常经济现象。其次,在快速加息与经济衰退环境下,企业在下一期的提价与涨薪能力均减弱,“第二轮效应”压力有限,“薪资―价格”螺旋的闭环难以形成。最后,通胀预期脱锚风险仍然很低,从历史上与当前类似时期的经验看,名义工资在两年后便可再次达到新稳态,薪资增速不会持续偏高。在工会实现薪资对前期通胀的追及后,我们预计实际薪资增速将重新与劳动报酬率匹配。

  欧元区与美国通胀周期的错位将使两地央行政策边际分化,美元指数向下拐点趋势确立。

  从立场表态看,欧元区严峻的通胀形势将使欧央行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的表态比美联储更加强势。从紧缩路径看,欧央行当前距离结束收紧阶段所需的努力仍略多于美联储。欧美央行在加息终点距离与时间上的差异或使欧元在明年加息接近尾声时获得上行动力,且今年四季度欧元区与美国所处通胀周期的错位将使欧美利差预期达到最大,明年两家央行停止加息后欧美经济基本面差距有望缩窄,美元指数向下拐点趋势确立。

  风险因素:

  欧元区通胀严重程度与持续时间超预期;欧元区产业链恢复程度慢于预期;地缘政治冲突超预期;欧央行紧缩节奏与终点超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