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五排的《王者荣耀》凑不齐五个人,但是《鹅鸭杀》一定能凑齐16个人。”

  最近,一款名叫《鹅鸭杀》的游戏红了。一时间,从知名电竞选手,到各大平台的游戏主播,似乎人人都沉迷其中,引得无数粉丝夜夜“团建”。

  2023年1月起,由于《鹅鸭杀》同时在线人数暴涨,已经超过50万,导致服务器一度崩溃。这一消息经过社交平台的发酵,一举登顶微博和B站的热搜榜单。此后,《鹅鸭杀》成了各大平台的热搜常客,“鹅鸭杀组成KPL团建” “鹅鸭杀最后亿把” “鹅鸭杀快乐源泉” “鹅鸭杀发文感谢中国玩家”等热门话题层出不穷,花样繁多。

  怀着对《鹅鸭杀》游戏的巨大好奇,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试图对《鹅鸭杀》到底是一款怎样的游戏,《鹅鸭杀》爆火背后的逻辑,以及此类社交游戏的市场现状进行逐一拆解。

  爆款游戏《鹅鸭杀》杀疯了,谁还没玩过?

  图源Steam

  鹅与鸭的战争

  首先,红到看不懂的《鹅鸭杀》到底是款什么样的游戏?

  简单来说,它是一种变形狼人杀。《鹅鸭杀》,即《Goose Goose Duck》,名字中的“Goose”和“Duck”分别指代好人与坏人两大传统阵营。

  在游戏里,玩家将扮演不同的小动物,呆萌可爱的画面风格看上去十分亲切,这从一开始就给《鹅鸭杀》增添了几分诙谐色彩。

  除了讨喜的外貌,玩法上《鹅鸭杀》最值得聊的设计是其身份机制。

  玩家分为好人(鹅角色)、坏人(鸭角色)、中立角色三大阵营,各自有着胜利条件。鹅与鸭的对立容易理解,中立阵营的目标就显得有些千奇百怪了。

  比如,“秃鹫”想获胜需要被害鹅的“尸体”,而“呆呆鸟”得表现得比鸭子还像鸭子,唯恐不被指认出局。相反,“猎鹰”通过生存到最后取胜,“鸽子”的目标则是无差别感染所有角色……

  乍一看,这种设计颇为复杂。毕竟角色数量多达数十种,且可能随着版本更新不断增多。而想要制敌取胜,又需要对局内所有人的特殊能力和阵营目标了熟于胸。

  玩家要记忆的东西如此之多,会不会导致上手门槛过高呢?

  事实上,从《鹅鸭杀》的实际受众反馈来说,庞大的角色体系反倒给不少新手营造了相对轻松的入门体验。

  正是因为角色够多够丰富,所以总有一款适合你。有的角色技能花俏,足够影帝影后们尽情飙戏,有些角色则不需要在“开会”环节说太多、做太多,或者干脆就是被动特效。

  不仅如此,中立阵营还给游戏带来了变数,特殊胜利条件使玩家们产生难以预测的互动,更别提游戏中还有多种多样的任务需要完成。即使是不善于传统狼人杀推理的玩家,也可以借助特定的角色机制完成判断,从而寻得乐趣。

  简而言之,种种设计都给玩家预留了“纯粹盘逻辑”以外的体验,便于新手入门。

  另一方面,多样的角色也给“狼人杀”老手们提供了不错的策略深度。

  根据不同的角色和任务,胜利爽感的来源各不相同。与此同时,得益于《鹅鸭杀》作为电子游戏独有的交互性,地图、物件、视野都能成为局面中的变量。

  有时你要操纵家禽“你追我逃”,有时“演员”们在转角狭路相逢,有时大家一起警惕地等待灯光亮起,有时鹈鹕的肚子里办起了livehouse……在狭窄的走廊里,“发现鸟类尸体”前的惊鸿一瞥显然比狼人杀的“闭眼发刀”更直观、更刺激。

  总的来说,《鹅鸭杀》之所以能受到玩家青睐,的确是因为设计上有不少巧思。它在狼人杀玩法的基础上做加法,一方面降低了体验门槛,一方面增加了互动快感和“节目效果”,让熟人局充满欢声笑语。

  有趣的是,《鹅鸭杀》并非一款全新游戏,只是直到最近才进入大众视野。早在2021年10月,它便登陆了Steam平台,虽然好评率居高不下,但很长一段时间内平均在线人数并不起眼。

  那么,上线时隔一年后,是什么点燃了《鹅鸭杀》的这把火?

  《鹅鸭杀》爆红始末

  小夏每天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微博、小红书等社交媒体上“摇人”一起组局玩《鹅鸭杀》。

  她在微博话题#鹅鸭杀 中秀出了自己的游戏在线时长,1月5日竟然长达13小时。对此她表示:“《鹅鸭杀》真的上头,有30多种角色可以尝试,游戏体验直接拉满。”

  爆款游戏《鹅鸭杀》杀疯了,谁还没玩过?

  图源微博

  继微博与B站双热搜第一之后,2023年1月6日,《鹅鸭杀》又冲上了小红书热榜第二,小红书用户纷纷表示“玩《鹅鸭杀》玩得心跳爆炸”。

  小红书用户@糕糕 记录下自己晚上八点到十点的心率表现,在游戏过程中,糕糕的心率几次突破140次/分,最高时达到149次/分,而她发烧到39.4℃时,心率也只有114次/分。她告诉刺猬公社:“说谎的感觉实在太刺激了,每次玩《鹅鸭杀》总会脑袋充血,脸很热,心脏砰砰砰。”

  作为新人玩家,糕糕表示自己此前从未接触过“狼人杀”类型的游戏,因此不擅长在发言阶段进行推理或是掩饰自己。

  她提到:“心率达到149那次,是因为自己不小心刀到‘加拿大鹅’,还被其他两位玩家看到,觉得在发言中圆不回来谎,心态要爆炸了,说话声音都在颤抖(在游戏中,如果刀到‘加拿大鹅’警报就会响起,所有玩家立即进入发言阶段)”。

  但是糕糕玩这个游戏也有自己的一套“话术”,“每次开局,我基本就说两句话。第一句,逢人就问,你什么身份?第二句,甭管别人问什么,一律回答‘我铁好人’。只要会这两句,你就能玩这个游戏。”她笑着说道。

  “但是你不要轻易交身份,不要相信真心能换真心。”随后她立即补充。

  2015年,《狼人杀》曾以“顶流”的身份存在过,火遍大江南北,无论是周末小聚还是团建游戏,狼人杀都作为派对游戏的C位被年轻人追捧。

  《狼人杀》的爆火除了本质的社交基因之外,还带有天生的竞技特色与语言魅力,这也使得这款游戏具备了综艺色彩以及“观赏”价值。

  2015年,由战旗TV出品的电竞真人秀娱乐节目《Lying Man》上线,经历了一季试水,吸引大批粉丝之后,狼人杀这款游戏正式在第二季被“扶正”,成为了节目的主要内容。

  第二年,熊猫TV的直播节目《PandaKill》凭借精良的制作水准以及JY戴士、李斯、李锦等高玩的加入将这款游戏推至发展巅峰。节目中玩家之间的互动与博弈也被粉丝们不断复盘,成为线下玩家的游戏教科书,不少高校社团也自发组织狼人杀大学生联赛。不久后虎牙也上线了大型狼人杀竞技真人秀《God Lie》,首日开播后,就创下了超过150万的最高同时在线人数的纪录。

  随之而来的不是狼人杀游戏与网综的蒸蒸日上,而是逐渐暴露游戏的一些弊端,如游戏设置不平衡、鄙视链盛行、部分玩家戾气重,这些原因导致狼人杀游戏风气日渐下滑。

  尽管一些民间的狼人杀职业联赛,京城大师赛、华山论剑至今犹在,但随着剧本杀等新型社交游戏出现,线下狼人杀游戏风光不再。不过在线狼人杀游戏,依然会不时跑出一两个小爆款,这不仅仅意味着“狼人杀”的余温仍在,更重要的是,这背后所代表的社交需求仍未被满足。

  《鹅鸭杀》的一大优势,就是在社交互动上下了苦功,这也为该游戏在直播中节目效果爆炸,奠定了基础。

  比如,《鹅鸭杀》创造性地设计出“鹈鹕”这一角色,在游戏里,鹈鹕可以把别人吞进肚子里,而此时被吞进肚子里的人还能和鹈鹕进行对话。若鹈鹕被别人杀了,肚子里的人还会蹦出来,搭配上区域语音还能够玩出炸裂的节目效果。

  比如,有主播被吃之后一边说话一边敲电子木鱼,而鹈鹕被杀后,能从鹈鹕肚子里钻出6/7名玩家,这一行为被戏称为“剖腹产”。

  不少网友还开辟出关于鹈鹕的新奇“窒息”玩法,小红书用户@Even 由于经常被鹈鹕吃掉,干脆在网易云创建了一个“鹈鹕肚子里的歌单”,这篇笔记发出一天内就收到了将近1200的点赞与475的收藏,这是Even始料未及的。

  2022年12月,《鹅鸭杀》火遍全网,除了满足社交需求与游戏本身的魅力之外,大主播带货也是成就其爆款之路的关键因素。

  《英雄联盟》《王者荣耀》《DOTA2》《炉石传说》《CSGO》等各大游戏的知名主播都在“不务正业”地播这款游戏,并为其贡献了许许多多的“名场面”。

  开发团队Gaggle Studios为了感谢主播的“带货”,甚至还为大司马、PDD、小团团定制《鹅鸭杀》的专属皮肤,不得不说主创团队的诚意与用心。

  近日#鹅鸭杀组成KPL团建#登上热搜,KPL各个选手也自行组建《鹅鸭杀》爆笑熟人局,节目效果拉满,截止发稿前一晚,KPL多名选手,上至教练下至二队仍在进行“鹅鸭杀团建”。

  当然,《鹅鸭杀》的爆火也与其商业模式密不可分,大部分在线狼人杀游戏采用了买断制模式,而《鹅鸭杀》与此不同,采用的是免费+内购模式,其低门槛可以吸引更多玩家试水。《鹅鸭杀》的内购主要付费点是皮肤和装饰售卖,并不会影响到玩家的游戏体验,但不少主播愿意花钱买衣服,甚至将其玩成了鹅鸭杀之奇迹暖暖。

  综上,《鹅鸭杀》成为开年顶流的原因可以大致归结为以下四点:首先,社交需求仍在,社交游戏永不过时;

  其次,玩家受到游戏本身的魅力所吸引;

  再加上戏剧性频出使得《鹅鸭杀》成为“节目效果之神”

  最后,大主播带货为游戏引流。

  也正是这四种原因的共同作用使得《鹅鸭杀》成为2023的第一个爆款游戏。

  社交成就游戏

  这几年来,《鹅鸭杀》并不是唯一一款凭借社交网络大爆的游戏。

  玩法相近的,有海外市场主打“太空狼人杀”的《Among Us》。走红路径相近的,有同样曾引得无数主播“带货”的《糖豆人:终极淘汰赛》。

  而它们最根本的共性,在于被社交属性所成就。

  《鹅鸭杀》的爆红离不开一大群游戏主播的大力支持,熟人团建的氛围好比一出微缩的真人秀,从一个人扩展到一群人。接着,在二创文化和粉丝经济的加持下,有趣的游戏互动片段进一步传播,促使更多人加入这场社交裂变。

  “人人都在《鹅鸭杀》”的风向下,越来越多的玩家与他们的熟人便投身其中。直至爆款现象初具雏形,发达的社交媒体会自然而然将之发掘,落下最终的点睛一笔。

  2020年后,黑天鹅进一步放大了这种社交效应。随着新冠疫情到来,居家办公成为全球范围内的潮流。这意味着,广大用户的社交场景发生了不得已的迁移,势必有相当一部分社交需求从线下转移至线上。

  因此我们能看到,多款类派对游戏在这一背景下走红。它们的玩法并不复杂,美术风格透露出相似的亲民性,几乎无一例外地在海内外直播平台经历了流量积攒、热度爆发的过程。

  当初的《糖豆人:终极淘汰赛》《Among Us》如此,如今的《蛋仔派对》《鹅鸭杀》亦如此。未来,《动物派对》和《太空行动》十有八九也是如此。

  说是营销也好,说是流行也罢,至少你方唱罢我登场的热度数据已经证明了路径的可行性。

  这一次《鹅鸭杀》的迅捷爆红,再次验证了国内社交游戏市场的潜力。凭借节目效果出圈的走红之路,想必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出现。

  当然,社交效应不是永恒的免死金牌。

  一款游戏的起量越是依赖社交裂变,其本体的稳定性就越可疑。假如熟人关系带来的愉悦互动占据了游戏体验的大头,就代表游戏本身的不可替代性其实很小。换言之,社交游戏所吸引的用户往往不具备真正意义上的忠诚度,而是顺着流行潮流游动。

  在这种情况下,即便玩家带着朋友们转投下家,依然不妨碍他们在新地盘满足社交需求。对于主打熟人局的类狼人杀游戏来说,风险显而易见。用户一旦流失,就像雪球开始滚动,“凑不齐人”将成为劝退新老玩家的致命伤。

  爆红之后,长红与否才是真正检验游戏素质的考题。

  具体到《鹅鸭杀》这个案例身上,目前的角色机制也许在细节上还不够平衡完美,但大框架经得起推敲,Steam平台出色的口碑表现也有目共睹。

  倘若参考同类产品《Among Us》来看,我们能看到后者在过去一年里维持着相当稳定的商业表现,长期处于App Store美区模拟游戏榜前十名。假如《鹅鸭杀》能在未来妥善运营,也有望成为品类内部别具一格的常青树,做大“狼人杀宇宙”。

  爆款游戏《鹅鸭杀》杀疯了,谁还没玩过?

  Among Us近一年排名趋势,图源七麦数据

  社交风潮永不止歇,下一个《鹅鸭杀》,恐怕已经在路上了。

  (文中受访者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