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板日报》1月7日讯(记者 朱洁琰 徐红 )1月7日,为期四天的新一轮国家医保谈判已进入第三天,据《科创板日报》记者现场不完全统计,今天一天预计有30-40家企业参与谈判,其中上午接近20家,下午超15家

  全场焦点辉瑞现身上午场,罗氏、百济神州(行情688235,诊股)、豪森药业、艾力斯(行情688578,诊股)等在下午入场。此外,据现场人士判断,渤健、恒瑞医药(行情600276,诊股)、复星医药(行情600196,诊股)等企业预计也参加了今天的谈判。从入场企业分析来看,今天谈判的品种或涵盖了罕见病、抗肿瘤药物等

  根据此前国家医保局公布的《关于2022年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调整通过形式审查药品名单》,上述药企通过初审的品种有:

医保“国谈”第三日胶着感拉满 明星新冠口服药成最大悬念 辉瑞代表迟迟未离场

  谈判又陷“胶着”

  今天是过去三天中最冷的一天,但不同于昨天的“节奏似有加快”,今天的场内谈判似乎又变得有些胶着。“听说今天的谈判是有点慢”,午间,亦有参加下午场的企业这样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

  据记者现场观察,早上8点28分左右,药企的谈判代表陆续进场,差不多9:30左右,才有第一批企业走出场,而10:30之后,离场企业渐渐开始多起来,集中出来的时间段则是在10:40-11:50之间。

  下午15+家企业于13:30排队入场,但直到15:00以后,才见到他们陆续离场,而直到记者17:40左右离开,还能看到有数家企业在外面等侯参与谈判的队友。

  不过,即便如此,上午还是有数家企业在面对记者追问时表示,“谈得挺顺利的”、“价格降幅在预期之内”。

  “谈得挺好的”, 还有企业人士这样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据称,他们家是“Bei Da”。从医保局公布的通过形式审查药品名单推测,“Bei Da”或为贝达,而贝达药业(行情300558,诊股)通过本次形式审查的只有盐酸恩沙替尼胶囊一款产品。

  “谈得特别好。里面官员态度也很好,大家(双方)都想谈成。”到了下午,更有企业这样直言,并在出来后“三人”谈判小组还愉快地合影留念。

  而对于医保方的“诚意”,艾力斯董事长兼总经理杜锦豪同样也在谈判结束后向记者表示,“国家对企业的支持还是挺大的”。

  P药谈了吗?

  有统计显示,今年有9家企业申报药品数超过5个,其中,诺华制药携14款药品参加医保谈判,成为本届医保谈判申报药品最多的企业;排名第二的是辉瑞,此次共有11款药物通过了形式审查,包括4款已在医保目录内的品种和7款尚未进入目录的品种。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有市场消息称,辉瑞的明星新冠口服药Paxlovid可能会在7日进行医保谈判,因此公司在今天的一举一动尤其受到瞩目。

  上午8:30,记者在人大会议中心门外亦看到了辉瑞中国区副总裁、市场准入负责人钱云带着装有计算器、印有辉瑞(Pfizer )Logo的文件夹的身影。

  然而,在大家的焦灼等待中,直到下午13:20,当参加下午谈判的企业都已经陆续来到人大会议中心大门外时,钱云方才结束谈判,独自一人走出场外。面对记者的追问,她面色赤红、一言不发,只是打电话让人过来接她,并沿着大街一路向西走去。

  辉瑞明星抗新冠口服药奈玛特韦片/利托那韦片组合包装(即Paxlovid)于2022年2月在国内获批上市,最初以2300元/盒的价格被临时纳入医保,近期该价格又下调至1890元/盒。

  截至目前, 国内已有三款新冠口服小分子药物获批上市,除了辉瑞Paxlovid以外,还有真实生物的阿兹夫定以及默沙东的莫诺拉韦(Molnupiravir)。不过,因为获批时间较晚,阿兹夫定的新冠适应症和莫诺拉韦并不能参加本次医保谈判。

  三代EFGR抑制剂一线适应症的“激战”

  值得注意的是,豪森药业(即港股翰森制药的经营主体)和艾力斯都参加了今天的谈判。

  据《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这次谈判中,艾力斯通过形式审查的只有三代EFGR抑制剂甲磺酸伏美替尼片一款产品;而豪森药业的同类产品甲磺酸阿美替尼片也通过了形式审查。因此,今天两家企业的医保谈判或有可能围绕三代EGFR抑制剂的一线适应症展开。

  豪森药业的阿美替尼从2020年首次被批准后,目前在国内已经获批了两项适应症:

a.既往因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治疗时或治疗后出现疾病进展,并且经检验确认存在EGFRT790M突变阳性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成人患者。

b.用于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外显子19缺失或外显子21L858R置换突变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成人患者的一线治疗。

  其中二线适应症(上述a适应症)在2021年医保谈判成功,价格从9800元/盒(55mg*20片),月费接近3万(3盒)降至3520元/盒(55mg*20片),月费用为10560元,医保最高70%比例报销后,患者仅自负3168元/月(3盒)。

  从销售规模上来看,阿美替尼2020年3月获批上市,上市后首年销量就达到7亿元,2021年超过15亿元。2021年二线治疗适应症进入医保之后,2022年有望出现放量增长。此前在翰森制药2020年度业绩投资人见面会上,管理层也曾表示对阿美替尼在纳入医保后三年实现50亿元销售额充满信心。

  艾力斯的伏美替尼于2021年获批上市,目前也是获批了两项适应症:

  a.用于既往经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治疗时或治疗后出现疾病进展,并且经检测确认存在EGFRT790M突变阳性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性肺癌(NSCLC)成人患者的治疗。

  b.用于具有EGFR外显子19缺失突变(19DEL)或外显子21置换突变(21L858R)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成人患者的一线治疗。

  伏美替尼是国产第2款获批上市的三代EGFR抑制剂,其二线适应症(上述a适应症)在2021年获批的同年年末,就迅速通过谈判降价79%进入医保目录,从16000元每盒(40mg*28粒)降至3304元每盒(40mg*28粒),每月治疗费用约为7080元,医保最高70%比例报销后患者仅自负2124元/月。

  2021年3月获批上市后,伏美替尼2021年的销售收入为2.36亿元。此外,2022年4月艾力斯授予复星医药广阔市场独家推广权,以加速伏美替尼全渠道商业布局及市场覆盖。

  如今,新一轮医保谈判已经开始,业内认为,由于一线适应症纳入医保后适用人群会更广,因此预计阿美替尼和伏美替尼或将全力冲击本次谈判。

  《科创板日报》记者还注意到阿斯利康的三代EGFR抑制剂甲磺酸奥希替尼片也通过了本轮医保谈判的初审,目前奥希替尼有三个适应症获批,其最新医保支付价格5580元/盒(80mg*30片),若以医保报销比例70%计算,患者每月仅自负1700元/盒/月。

  “今年如果阿美替尼和伏美替尼一线适应症都要冲击医保的话,价格可能会跟奥希替尼厮杀。”有分析人士这样判断。

  场外花絮

  虽然谈判已至第三天,但企业对这场“国考”的紧张与重视程度只增不减。“有带N95口罩吗?”“抗原带了吗?”,进场前,记者听到不断有企业在认真地确认防疫装备,据称,这些也是通知要求。

  更有企业是早早来到现场踩点取经。仅在今天一天内,《科创板日报》记者就巧遇了三家这样的企业:

  “我们是下午谈的,(医保局)通知是下午13:30进场,但我先过来看看。”中午还不到12点,就有企业已经赶到谈判地点。

  “我们是明天谈。”还有前来踩点的企业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有趣的是,虽然拒绝透露自家企业名字和谈判品种,但当现场有人讨论这次谈判的时候,对方却是细细留意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