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研究

  一季度债券市场发展态势展望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召开以来,经济工作坚持稳中求进总基调,央行将2023年货币政策取向概括为“总量要够、结构要准”。在政策定调影响下,市场利率近期或总体呈下行态势,叠加资金欠配行情,短期内债券利率仍有下行动力支撑。

  债券市场利率走势短期或呈下行趋势

  近两周,债券市场利率已呈逐步修复态势。一季度经济强复苏概率较小,基于当前合理的通胀水平,预计央行总量性和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或将持续,货币数量工具和价格工具均有操作空间,不排除政策利率进一步下降,利好债券利率进一步下行。

  (一)近期债券市场利率呈修复状态,一季度债券利率或仍呈下行趋势

  近两周以来债券市场利率已呈逐步修复态势,一是前期偏高的资金价格已充分反映经济复苏预期,反观经济基本面仍处于偏弱状态,故11月以来的流动性冲击缓解后,利率债定价向“弱现实”基本面回归,估值得到修复。二是12月以来信用债收益率单边上行,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底线,央行协调银行表内资金承接市场流动性,缓解理财赎回对信用债的冲击,前期影响较大的“二永债”和中低等级信用债估值收益率亦将逐渐修复。因此,随着银行理财赎回危机逐渐缓解,债券收益率走势重回基本面逻辑,短期内估值将持续修复,利率呈阶段性下行走势。

  展望一季度,弱复苏情况下货币政策大概率维持宽松状态。外需走弱,经济增速提升将更依赖投资和消费,短期内迅速修复概率较小。一是房地产对本轮经济复苏的系统性拉动效果将显著下降,短期内成为社融加速器可能性偏低。二是基建投资增速在去年高基数基础上较难大幅提升,转化成实物工作量需要一定时间,其一季度对经济拉动效果超预期概率较小。三是居民可支配收入不足将限制消费能力,而较高的存款利率促使存款定期化,削弱消费动能,居民部门消费对经济拉动效果短期难以快速显现。四是提高财政赤字需要低资金成本支撑,而地方政府全口径债务率保持高位,一定程度掣肘货币政策大幅转向。

  (二)全年债券利率波动中枢或抬升,波动区间扩大

  2022年央行对市场流动性投放主要依靠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系债券定价的锚,10Y国债利率中枢在2.77%附近快速波动,波动区间主要位于2.6%-2.85%附近。展望2023年,债券利率中枢将随着经济基本面好转而上行,根据中信建投(行情601066,诊股)固收测算,10Y国债收益率2023年全年波动中枢预计在2.81%-2.92%附近,但一季度大概率难现高点。

  债券利率波动区间上限可通过对比历史类似阶段情况进行拟合测算,2023年波动区间下限或主要由银行存款利率决定。当前过高的存款利率和存款定期化趋势增加银行负债端压力,若未来息差空间扩大,银行更倾向信贷业务,则将抑制债券收益率下行空间。此外,市场对经济复苏进度预期存在分歧,叠加理财净值化影响和银行信贷业务政策变数等因素共同干扰下,未来债券利率波动区间将扩大,根据中信建投固收测算,10Y国债2023年全年波动区间预计在2.56%-3.14%,市场对房地产走势预期分歧和银行信贷业务政策变数或成为一季度债券市场波动主要干扰因素。

  债券市场一季度供给预计整体充足

  在财政政策的持续发力下,预计一季度利率债供给总体稳定充足,发行节奏仍保持前置。银行理财净值化对债券市场供需结构发生深远影响,对信用债造成阶段性利空,一季度信用债或面临供给收缩压力。

  (一)利率债供给充足,发行节奏前置

  2023年财政发力仍是经济修复重要手段,目标赤字率或重回3%及以上,利率债供给将增加。按3%赤字率测算,一般赤字规模约3.9万亿,主要为中央赤字,对应较高的国债净供给。中信建投固收根据2022年专项债新增额度与一般债新增额度同比例测算,2023年专项债新增额度约4.9万亿,根据近三年政策性债券余额平均增速预测,2023年政策性金融债净融资额约2.4万亿。综上,2023年利率债总供给约为11.2万亿,同比增加约2万亿。

  供给节奏来看,2022年地方债发行节奏明显前置,一季度已达1.57万亿。展望2023年一季度,由于季节性规律,预计国债净融资将维持低位,地方债提前批额度已下达,目前已披露的一季度地方债发行计划超1.2万亿,考虑到一季度经济受疫情短暂冲击影响,基建投资或靠前发力形成对冲,预计地方债发行节奏维持前置特征。因此,2023年一季度利率债供给仍将整体保持稳定充足。

  (二)信用债供给面临收缩压力

  预计一季度信用债供给将维持低位,一是信用债发行定价对标贷款利率,目前高等级发行人中长期贷款利率水平显著低于中票发行利率,一定程度抑制信用债供给。二是是短期内经济修复不确定性高,发行人融资需求整体不高,而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使得降息更加精准,部分特定发行人信贷融资渠道和资金成本更具优势。三是11月以来估值收益率的大幅上行使得信用债融资量显著收缩,亦对信用债供给产生负面影响。

  利率债配置需求或明显增加

  银行表内资金迫于负债端压力仍将保持配债需求,基金和理财等交易性机构在近期流动性冲击修复后重新入场配置,险资亦有较大配置缺口。

  (一)银行资金是增量配置需求主力资金

  国有大行和股份行方面,历经赎回冲击,近期银行理财规模扩张速度放缓,部分债券配置需求转向银行表内资金,对债市需求结构影响深远。一是近期居民和企业存款有所增长,而2022年11月银行贷款环比跌1.17%,故银行表内资金对债券一级市场配置存在较大缺口。需要关注的是,银行表内资金配置债券的节奏受信贷投放影响更大,债券利率并非首要考虑因素,2023年一季度信贷支持实体仍为重点工作,不排除主动配债需求受到压制。二是银行表内资金风险偏好和投资限制和表外资金区别较大,其对中低等级信用债需求较少,进而推高信用利差;而银行为了覆盖负债端成本,或更多使用久期策略。三是未来银行理财资金对流动性管理要求提升,从投资策略来看,将缩短久期并收紧信用风险偏好,信用债期限利差和等级利差将抬升。

  中小银行方面,中小银行一级市场债券配置压力较小,对于二级市场需求主要基于银行自身配债总量和一级市场投标差额决定,中小银行将继续成为债券二级市场的主要配置机构,其配置盘特征对债市波动起到稳定作用。

  (二)其他金融机构需求或明显增加

  公募基金方面,前期理财赎回对公募基金影响已基本缓解,利率债配置需求逐渐恢复。为迅速修复产品净值,部分公募机构在债市超调完全修复前已强势恢复配置,在负债端允许的情况下仍维持“高杠杆+长久期”策略,故近期公募机构对利率债配置存在缺口。

  险资方面,2022年以来保险资金运用余额同比增速重回增长趋势,随着经济复苏,2023年保费收入或保持增长。寿险资金配置偏好长久期,系非标、存款、地方债的重要配置力量,2022年二三季度的资产荒加剧当前保险机构的配置压力,其对资产负债匹配需求上升,对利率债有较大配置需求。值得关注的是,个人养老金新政落地将带动长线资金入市,预计对超长债形成增量配置需求。

  信托方面,截至2022年三季度末,资金信托中债券投向规模余额增长至3.27万亿,季度同比增速约为53.4%,债券投资规模余额在证券市场投向余额中占比达78.18%,债券系信托公司标品投资最主要的标的品种。随着信托公司标品投资业务规模化发展,其对债券需求形成一定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