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终岁末,民营银行几家欢喜几家愁。

  1月3日,上海华瑞银行披露2023年度同业存单发行计划,该行去年前三季度的财务状况浮出水面。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9月末,上海华瑞银行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6.52亿元,较上年同期下滑42.91%,实现净利润负1.82亿元,而2021年同期该行净利润为1.80亿元。

  这是上海华瑞银行开业8年以来第二次出现净利润为负的情况,上一次亏损出现在2015年,彼时也是该行开业的第一年。作为全国首批试点的五家民营银行之一,上海华瑞银行近两年的业绩表现平平,2019年、2020年连续两年净利润下滑,不良贷款率亦逐年走高。

  2022年7月,上海银保监局核准了曹彤上海华瑞银行董事长的任职资格,是该行成立以来第三任董事长。资料显示,曹彤曾辗转于中国人民银行、招商银行(行情600036,诊股)、中信银行(行情601998,诊股)、中国进出口银行、深圳前海微众银行,具有非常丰富的银行业经验。

  如今,曹彤掌舵上海华瑞银行已近半年,以目前上海华瑞银行的业绩来看,曹彤能否“救火”成功,值得关注。记者致电上海华瑞银行,相关人士表示不接受采访。

  资产负债双双缩表,业绩出现罕见亏损

  自首批民营银行试点成立以来,民营银行在我国已经走过了8个年头。上海华瑞银行正是首批设立的5家民营银行之一,开业8年以来,除首年亏损外,该行一直处于盈利的状况,去年突然由盈转亏,着实有些令人猝不及防。

  去年8月,上海华瑞银行二股东美邦服饰(行情002269,诊股)2022半年报透露了该行的经营情况。数据显示,该行去年上半年分别实现营业收入和净利润4.07亿元、负1.99亿元,同比分别下降46.23%、260.59%。

  对比三季度的财务数据,可以发现上海华瑞银行在去年第三季度还是实现了微弱的盈利,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该行的资产负债仍在持续缩表。截至2022年6月末,上海华瑞银行资产总额、负债总额分别为435.62亿元、393.68亿元,较年初均有所下降,而到了去年9月末继续缩减至421.18亿元、378.71亿元。

  资产质量方面,截至去年9月末,该行不良贷款率1.86%,较2021年末上升0.19个百分点;而拨备覆盖率为168.28%,较2021年末下滑21.92%。拉长时间线来看,上海华瑞银行的不良贷款率逐年走高,2019年末-2021年末,该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03%、1.44%、1.67%。

  银保监会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三季度末,民营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47%,拨备覆盖率为285.67%,与之相比,上海华瑞银行的这两项指标均属于“不及格”。

  上海华瑞银行在上述同业存单发行计划中表示,2022年,该行继续坚持稳健审慎的风险偏好,持续优化资产结构,保持合归高质量发展,同时积极引导并聚焦重点战略业务投放,主动压降并退出高风险资产业务领域,强化风险资产化解处置。

  虽然头顶全国首批试点的民营银行光环,但上海华瑞银行无疑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与之同批成立还有浙江网商银行、前海微众银行、天津金城银行和温州民商银行,其中浙江网商银行、前海微众银行如今已是民营银行的龙头大哥,资产总额堪比一些省级城商行。

  此外,2022年前三季度,天津金城银行分别实现营业收入和净利润22.05亿元、3.64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83.06%、477.78%,均创下该行开业以来的最好成绩;温州民商银行分别实现营业收入和净利润6.80亿元、3.12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4.54%、24.80%。

  另据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发稿前,全国19家民营银行中共有7家民营银行披露了2022年前三季度的财务数据,分别浙江网商银行、天津金城银行、温州民商银行、上海华瑞银行、重庆富民银行、威海蓝海银行、湖南三湘银行,上海华瑞银行是其中唯一亏损的。

  重要股东欲出走,曹彤能否“救火”成功

  民营银行的高管变动一向较为频繁,上海华瑞银行也不例外。2022年1月,侯福宁因个人原因辞去上海华瑞银行董事长职务,接任侯福宁的是银行界的传奇人物曹彤。

  与侯福宁相比,曹彤具备更加丰富的从业经历。履历显示,曹彤出生于1968年,最初供职于人民银行北京分行,此后,曹彤转战招商银行,从北京分行一路做到总行零售部总经理,在其任职期间,主导创造了招商银行最具知名度的金葵花贵宾体系。离开招商银行后,他又先后担任中信银行副行长、进出口银行副行长。

  2014年,首家民营银行前海微众银行开业,曹彤履新该行首任行长,备受瞩目,不过曹彤在任职一年左右就离开了微众银行。跳出银行业的曹彤一直活跃在金融界,不断深耕金融科技领域,他曾表示,金融科技对于金融机构的冲击是巨大的,技术决定着银行在这一轮竞争中的新地位。2022年7月,兜兜转转了一大圈的曹彤,最终还是回到了他熟悉的银行业。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高管层动荡外,上海华瑞银行的股东层面也并不平静。具体来看,二股东美邦服饰自2021年4月就有意减持该行股份,根据公告,美邦服饰拟将持有的该行10.10%的股份转让给上海凯泉泵业(集团)有限公司,股份转让价款为4.24亿元,后者系上海华瑞银行第四大股东。不过,股权转让一事推进似乎并不顺利,美邦服饰在去年12月14日发布的公告中依旧表示,该事项尚在进行中,存在不确定性。

  另外,去年10月,同为上海华瑞银行第四大股东的赣商联合股份有限公司持有该行的全部股份出现在拍卖平台上,起拍价为2.80亿元。这已经是该笔股权第二次出现在拍卖台上,起拍价较第一次也打了9折,不过即便如此,最终结果却是依旧流拍。

  在“一行一店”制度下,物理网点缺失导致民营银行更多通过线上渠道吸收存款,而在互联网存款和异地存款监管政策的逐步规范下,一些民营银行出现成长的烦恼。对于曹彤来说,虽然有过掌舵民营银行的经验,但行业环境与8年前已不可同日而语,能否尽快带领上海华瑞银行走出业绩亏损,是曹彤目前面临的最大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