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以来,欧洲天然气TTF价格跌至65欧元/兆瓦时。这相比去年8月343欧元/兆瓦时的高点下跌约八成,并创下2021年11月以来新低;美国天然气Henry Hub价格跌破4美元/百万英热单位,为2022年2月以来首次。近期,全球LNG价格持续回落也成为当前能源市场关注的焦点。

  期货日报记者了解到,供应强劲,而气温异乎寻常走高,“暖冬”令消费疲软,对近期天然气价格下行起到了主导作用。

  据了解,2022年12月中旬以来,北半球气温大幅反弹,出现异常暖冬天气,这使得居民取暖用气需求或低于预期。

  欧洲方面,世界气象组织表示,2023年以来许多欧洲国家冬季气温创历史新高,欧洲各地最近两个间监测到同期史上最高日均气温。美国方面,尽管经历了短暂严寒天气,但2022年12月美国东部气温比正常气温水平要温和,天然气产量从冬季风暴中迅速恢复。NOAA表示,今年1月上半月天气将非常温暖,1月整体也更暖。同时,美国自由港的重启持续推迟,对出口造成不利影响。

  “除了气温之外,欧洲今年采取了包括计划将整体用电量减少10%,同时设定在特定高峰时段将需求降低5%的强制性目标、重启煤电和燃油发电,以及实施多种节能措施等,这些也导致取暖季欧洲天然气需求表现疲软。”光大期货分析师杜冰沁表示。

  而供应方面,美国在遭遇超强风暴袭击后干气产量迅速恢复,欧洲的2022年12月LNG供应环比11月增加11%。

  “由于供暖需求受到抑制,且风力发电较为强劲,叠加年底节假日期间工业用气量进一步降低,以及欧洲进口LNG码头不断增加,近期欧洲天然气库存已经逆转下降趋势转而出现小幅累积,这进一步驱动气价下行。”杜冰沁称。

  有业内人士表示,随着天然气全线下跌,供应新格局已形成。在金联创资讯天然气分析师王亚飞看来,供应新格局的形成与否主要还是看欧洲的供应来源结构。

  据金联创统计,截至2022年12月20日,欧洲天然气供应量3945亿立方米,同比小幅下滑0.22%,其中俄罗斯管道气同比下滑54.5%,而LNG供应量同比大幅增加68.6%。LNG供应量也首次超过俄罗斯管道气,成为欧洲主要的天然气供应来源。其中,美国的LNG供应量同比大幅增加151%,在所有LNG供应结构中的占比由31%上升至46%,位居首位,非洲和中东的LNG紧随其后,俄罗斯的LNG供应量不降反升,同比增加42%。

  事实上,俄乌战争后,欧盟减少对俄罗斯管道天然气的依赖,越来越多的进口LNG,美国成为全球LNG最主要的新增供应来源。“EIA数据显示,美国在2022年上半年成为全球最大的LNG出口国,较2021年下半年增长12%。”在南华期货(行情603093,诊股)能化分析师刘顺昌看来, LNG出口能力增加、LNG价格上涨及欧洲对美国LNG需求的大幅增长,使得美国天然气出口大幅增长。

  目前来看,确实不同于以往,LNG已经替代俄罗斯管道气,占据了欧洲供应的主要地位。

  “从基本面上看,天然气价格的回落还未结束,温暖的冬季在持续,对天然气取暖需求带来不利影响。”刘顺昌认为,后期天然气价格企稳关键还是天气,气温超预期转冷后将提振天然气的冬季取暖需求,密切关注后期欧洲和美国气温的变动。

  “预计到1月11日以后,欧洲气温将再次低于往年季节均值,美国也将在1月中旬的时候气温走低,届时将再次刺激燃气供暖需求。不过,从供应方面来看,欧洲和美国都相对宽松。”王亚飞说。

  据业内人士预测,2023年,俄罗斯管道气在维持现状不变的情况下,总量势必要比2022年继续下降。不过,随着美国自由港的重新上线叠加Golden Pass 1号产线的投产,来自美国的LNG供应将继续增加,同时欧洲也将有新的FSRU陆续投产以提高接收能力。此外,进入新年欧洲的储气库库存水平仍有83%。虽然欧盟预计2023年欧洲仍有接近300亿立方米的缺口,但基于目前情况,或许会低于300亿立方米。

  “在需求保持稳定的情况下,供应的充足或将打压欧洲气价走弱。” 王亚飞表示,美国预计产量也将再上新的台阶,将对美国现货价格也形成打压。

  杜冰沁告诉记者,去年LNG进口的弥补和需求的下滑已经使得全年欧盟天然气出现累库,预计今年欧盟天然气供需或较今年更为宽松,需求或将进一步下滑5%左右,全年或将累库超过200亿立方米,这意味着去年欧洲天然气史诗级的行情或难再现。在她看来,尽管阶段性需求旺季和地缘政治风险对于价格仍存扰动,但2023年欧洲天然气价格重心或将整体下移。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3月取暖季节结束之前,天然气价格也仍将受到天气变化的影响,同时也需要关注今年二季度海外天然气补库情况。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近期国际油价和天然气价格共振下跌,叠加美元走强,对大宗商品市场整体情绪冲击明显,带动能源品种普跌,短期内市场信心修复仍需时日。

  在刘顺昌看来,天然气价格持续下滑,欧洲电力价格也同步回落,欧洲能源危机有缓和迹象。“前期因电力短缺造成欧洲有色金属加工减产的压力得到缓解。同时,能源价格下滑后,欧洲通胀可能超预期回落,但通胀整体依旧较高,欧洲央行鹰派加息,对经济增长造成不利影响,后期若通胀持续超预期下滑,欧洲央行的加息或放缓。”刘顺昌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