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夜盘宏观因素再次主导风险资产波动,美国公布非农数据后,美元大幅回落,海外股市、金、银、铜等均大幅上涨,油价虽然也有冲高动作,但最终还是回吐了涨幅,收于一周低位。油市情绪仍然低落,最终新年第一周跌幅超8%。油价近端月差结构再次转入贴水也说明市场预期迅速转为悲观,这可能意味着原油市场在2023年仍将维持高波动。

  油价开年的表现让不少乐观投资者措手不及,2天内高位暴跌超10%,刷新30年来最差开局。2022年最后一期持仓报告显示,随着12月份油价的反弹,截至12月27日,国际原油市场投机多头重新回归市场,投机者所持布伦特原油净多头头寸大幅增加44170手,至143703手,创最近六周新高。而且2022年最后一个交易日油价以大阳线报收,显然不少投资者对2023年油价抱有乐观期待。但开年的走势给市场浇了一盆冷水,让市场重新担忧起是否对需求端过于乐观了。周四,沙特下调了销往其主要市场亚洲和欧洲的原油售价,这给了市场一个强烈暗示:随着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原油需求仍然低迷。而近期天然气价格持续大幅回落,能源危机炒作的结束也拖累了油市表现。随着暖冬的来临,欧洲供暖的需求缓解,欧洲目前天然气库存甚至比近年来的水平更加充足。今年元旦,欧洲多国录得了有史以来最高的元旦气温纪录,据气象预报公司等预计,欧洲的温暖气候将至少持续至1月底,并且可能令欧洲迎来数十年来最温暖的1月,这意味着困扰欧洲数月的能源危机有望暂时获得缓解。

  周跌幅超8%,决定油价走势的核心因素是?

  从供需层面来看,最近投资者关注的焦点集中在2023年原油市场需求的变化上,市场对此形成了明显的分歧,乐观与悲观观点形成碰撞,油价也在其中不断摇摆。2022年12月油价的反弹正是因为对需求担忧缓解,但新年又迅速跌入悲观,对全球经济衰退的担忧再次困扰市场。EIA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12月30日当周,受圣诞假期及风暴寒潮影响,美国炼油及消费均出现大幅下滑,美国EIA精炼厂设备利用率出现自2021年2月以来最大降幅,美国原油产品四周平均供应量为2047.3万桶/日,同比减少4.25%,汽油需求创2020年3月以来最大降幅,柴油需求降幅更大,这导致美国当周石油需求至少创下1990年以来最大降幅。不过,这只是短暂的冲击,下周数据将会出现明显的快速回升。尽管如此,我们还是看到了油价的大幅走弱。

  另外,市场也高度关注亚洲地区需求变化,而受近期疫情及马上临近春节假期等因素影响,亚洲地区采购意愿减弱,沙特阿美下调了今年2月份销往亚洲所有类型原油的官方售价。该公司旗舰原油阿拉伯轻质原油的售价被下调至较区域基准迪拜/阿曼原油升水1.80美元/桶,比本月售价低了1.45美元/桶。该售价为2021年11月以来的最低水平,这放大了短期内市场的担忧。国内市场对于接下来需求恢复明显持乐观预期,事实上目前中国境内随着疫情峰值过后,多数地区社会活动正在迅速恢复。疫情虽然带来了短期内的困扰,但是从中长期来看,中国需求的重新启动还是非常值得期待。在当前这个时点,市场显然会存在明显的分歧,最终需求端如何演绎,显然已经成为2023年原油市场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影响因素。

  周跌幅超8%,决定油价走势的核心因素是?

  周跌幅超8%,决定油价走势的核心因素是?

  除了需求层面成为影响油价的重要因素,新年第一周宏观层面也再次给市场带来影响。对于美联储加息预期的判断,引发美元先扬后抑,并对全球风险资产形成了明显的影响。周五夜盘公布的非农数据尽管新增22.3万个就业岗位,超过预期,但就业增长放缓的趋势很明显,2022年上半年的月度就业增长通常在30万人以上,2022年12月的22.3万人是自2021年4月以来最弱的数据。此外,受到密切关注的工资数据也弱于预期。2022年12月平均时薪增长0.3%,低于前值的0.4%,也低于预期的0.4%。这改变了市场之前强化的加息预期,市场猜测此数据可能足以让美联储开始注意到,其在2022年的快速加息显然正在对经济产生放缓影响,美元最终出现了大幅回落,市场加息忧虑消退,风险偏好回升,风险资产纷纷上扬。但油价在宏观及自身需求担忧的博弈下,最终还是回吐了日内涨幅,以弱势收盘。

  周跌幅超8%,决定油价走势的核心因素是?

  持仓数据显示,投资者在评估当前油市面临的局面。截至1月3日当周的持仓报告显示,投机者继续增持ICE布伦特原油净多头头寸17753手,至161456手,创最近七周新高。但是WTI原油遭到了大幅减持,投机者将净多头持仓削减30993手,至156665手。原油需求前景仍需要时间来验证,我们认为后续随着中国疫情峰值过后经济的逐步复苏,对原油需求的改善将会有明显提振,而下周美国消费数据大概率会有反弹,短期困扰市场的需求担忧降温后,油市回稳概率较大,继续大跌风险较小,预计维持低位区间振荡,谨慎参与。(作者单位:海通期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