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重庆啤酒(行情600132,诊股),不少人就想起2011年末,重庆啤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重庆啤酒”,600132.SH)连续6个跌停后,有股民发帖《一边吃,一边哭!!!》,那悲伤至麻木,灵魂与肉体备受煎熬的状态用词“关灯吃面”,至今仍是股民们形容股市惨状的专用短语。

  十一年时间过去,重庆啤酒的股价从当时的20多块,涨到了现在的100多块。近9年,该公司掌门人也更换了六次,2022年12月,新上任董事长João Abecasis的前任Leo Evers,上任后三个多月就引咎辞职,堪称公司史上任职最短董事长,此事也引发市场热议。

  《投资者网》发现,在啤酒行业推行高端化主旋律的当今,重庆啤酒三季报显示,公司营收、扣非净利润连续三季度持续上升。但高端产品,如核心大单品“乌苏”啤酒等增速放缓。其毛利率对比去年同期也有不同程度的下滑。从公司本期净资产收益率61.67%,对比去年同期94.18%的净资产收益率来看,公司回报股东能力变弱。

  近三年的二级市场上,2021年7月21日,重庆啤酒股价一度突破200元,距离千亿市值仅一步之遥,为982亿元。到2022年,公司股价震荡较大,截至2023年1月6日,收盘价125.84元/股,市值已跌至609.03亿元。

  重庆啤酒近三年股价走势图

  重庆啤酒经历最短董事长辞职后 新掌门能否讲好高端化故事?

  近年来,啤酒市场高端化竞争不断加剧,在消费场景恢复的2023年,背靠嘉士伯旗下其他品牌基础的重庆啤酒,于疫情防控政策优化调整后,能在新董事长的带领下讲好高端化故事吗?

  01

  从“关灯吃面”到外资入局

  重庆啤酒前身成立于1958年,由重庆市地方筹资100万元兴建而成,是川渝地区首个本地啤酒品牌,也是我国继青岛啤酒(行情600600,诊股)后的第二家中国啤酒厂。1981年到1996年,重庆啤酒在全国共有600多家啤酒厂、1500多个品牌的激烈竞争中,公司凭“重庆”和“山城”两大本地知名品牌,通过收购、兼并、控股市内外中小啤酒厂,迅速扩大啤酒产量,成为川渝地区啤酒产业的顶梁柱,于1997年10月在上交所挂牌上市。

  上市后的第二年8月,重庆啤酒与重庆第三军医大学、重庆大学联合发起重庆佳辰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开发研制国家一类新药――“治疗用(合成肽)乙型肝炎疫苗”。此后10余年,公司股价从不到10元一股开始不断走高,到2011年12月,股价一度达到80元/股。与此同时,同月,公司乙肝项目也迎来大结局,即乙肝疫苗临床实验评估为无显著疗效,这一堪称“黑天鹅”的事件,引发公司股价连续九天一字板跌停,股价一时间从80元跌破20元,市值蒸发超过200亿元。

  当时,有一位不知名的吧友,在东方财富(行情300059,诊股)网重庆啤酒股吧发表帖子称:“今天回到家,煮了点面吃,一边吃面一边哭,泪水滴落在碗里,没有开灯”。用不到三十个字,浓缩了A股资本市场的残酷和无情,“关灯吃面”梗也广为人知并流行至今。

  与这一“黑天鹅”事件几乎同一时期,总部位于丹麦哥本哈根的世界第四大酿酒集团-嘉士伯,开始抄底式增持公司股份,于2010年成为公司的第一大股东,但此时嘉士伯仍未能实际控制重庆啤酒经营,公司仍由国资委派的重庆啤酒集团管理成员运营。到2013年,嘉士伯又通过邀约收购将重庆啤酒持股比例增至60%,实现了对公司的控股,公司也实现了从国资控股公司到合资公司,再到外资控股公司的转变。

  2020年,重庆啤酒开始与嘉士伯进行重大资产重组项目。同年12月公司重组成功后,在产品上,重庆啤酒拥有了除“重庆”和“山城”两个品牌之外,嘉士伯自身控制的啤酒资产。获得“本地强势品牌+国际高端品牌”的强大品牌组合,其国际高端品牌有嘉士伯、乐堡、凯旋1664、格林堡、布鲁克林、夏日纷等,本地强势品牌有乌苏、重庆、山城、大理、风花雪月、西夏、京A等,品牌组合矩阵充分覆盖了低端、主流、高端、超高端等不同价格带。至此,重庆啤酒也成为了全球第三大啤酒公司,与百威英博、华润啤酒 (00291.HK)、青岛啤酒(600600.SH、00168.HK)和燕京啤酒(行情000729,诊股)(000729.SZ),在我国形成啤酒市场五大巨头的竞争格局。在2021年,合计占据全国啤酒行业72.2%的市场份额。

  02

  从“掌门换届”到高端化故事

  据财信证券研发分析,2022年,受啤酒主流消费人群数量减少、产品同质化严重等因素影响,啤酒行业经过初期的高速扩张阶段,开始从增量竞争阶段步入存量竞争阶段。行业龙头们也从早期打价格战、跑马圈地向“高端化、求利润”转变,试探通过产品结构优化和降本增效打开中长期成长空间。而在刚过去的一年中,重庆啤酒前董事长Leo Evers的接任和离任,恰好在公司2022年营收、扣非净利润连续三季度持续上升,但高端产品增速放缓的时间点上。

  据三季报显示,2022年,重庆啤酒主营收入达121.83亿元,同比上升8.91%;扣非净利润11.61亿元,同比上升13.17%;毛利率略有下滑为49.70%,同比下降0.38个百分点;净利率为19.71%,同比上升0.39个百分点。同期,产品方面,公司10元及以上高档酒实现收入14.29亿元,同比增加0.46%;6-9元主流酒实现收入21.08亿元,同比增加8.86%;6元以下经济酒实现收入6.21亿元,同比增加1.74%。其中,公司当期净资产收益率为61.67%,对比去年同期94.18%的净资产收益率来看,回报股东能力变弱。

  在高档酒方面,一季度重庆啤酒销售占比最高的大单品乌苏整体增速为17%,二季度时,增速下滑到6.3%;到第三季度,公司整体高档酒从占比34.36%,下降了1.47个百分点,对此,财信证券在研报中称,重庆啤酒“乌苏”等大单品销量有所承压,是由于短期疫情扰动导致。

  但值得一提的是,在二季报前,6月9日,重庆啤酒就发布了董事长Leo Evers先生的辞职公告,其就任时间只有短短三个多月。而细数重庆啤酒的几次换帅,除正常退休情况,公司每次换任都处在行业的变动期。如2013年接棒的王克勤,执掌重庆啤酒时期,国内啤酒市场正在上演着“最后的疯狂”;2014年,黎启基上任时,中国啤酒市场正步入寒冬;2017年接过重庆啤酒董事长的柯俊财,为重庆啤酒迎来了销量、营收、净利的全面增长,此后,第二年12月底,柯俊财就提出辞职报告;到2022年2月16日,罗磊退休离任。而接替罗磊的,正是此次辞职的Leo Evers,而这时,国内啤酒市场正在向高端化、多样化转变。

  欧睿数据显示,2021年国内中高端啤酒销量规模约为1583万千升,占整体销量的38.2%。其中,百威在中高端啤酒市占率为37%。受各大酒企发力高端市场的影响,近几年,市占率有所下滑,不过仍然是该细分市场的龙头。青岛啤酒在高端市场市占率为27%,仅次于百威,是内资酒企在该细分市场的龙头。重庆啤酒则在嘉士伯的助力下,凭借乌苏啤酒、嘉士伯系列等本土+国际品牌产品,在中高端市场享有14%的市占率。华润啤酒于2018年提出“决战高端”战略之后,其次高端产品保持较高的增速增长,目前中高端市占率达12%,对重庆啤酒有赶超之势。而燕京啤酒高端化发展也正从“落后曲线”到“加速追赶”,在推高端新品方面动作频频。

  未来,随着疫情防控措施的优化,曾经掣肘啤酒行业发展的线下消费场景有望复苏,新官上任的董事长João Abecasis,能带领重庆啤酒在竞争激烈的市场将高端化故事讲下去吗?

  财信证券发布研报表示,重庆啤酒因为同时具备“本土强势品牌+国际高端品牌”的产品矩阵,具有地方性优势以及高端化市场发展空间,叠加乌苏大单品破圈,增长迅猛,长期有望通过系列产品的推新以及大城市计划的落地继续释放增长势能。海通国际预计,重庆啤酒高档产品占公司销量的比重将在2024年提高到28%。浙商证券(行情601878,诊股)则在研报中称,若消费升级持续、乌苏全国化开拓顺利,这将成为公司的催化剂;同时,也要提防,国内疫情再次爆发影响啤酒整体动销,以及乌苏动销情况不及预期。

  资本市场方面,《投资者网》发现,最近90天内共有39家机构给出重庆啤酒评级,其中买入评级35家,增持评级4家;证券之星估值分析工具显示,过去90天内机构给出该公司的目标均价为124.92元/股。同时,从资金流向数据方面来看,1月5日重庆啤酒的主力资金净流入659.94万元,占总成交额1.68%,游资资金净流入2176.14万元,占总成交额5.54%,散户资金净流出2836.08万元,占总成交额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