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情绪突然高涨,原来是“小作文”又来了。

  1月10日,巴菲特醭比亚迪(行情002594,诊股)的消息一度打压了新能源板块,但是沉寂在午后被打破,新能源两大巨头“迪王”“宁王”发力,带动整个汽车产业链以及创业板走高。

  一则“小作文”打破沉寂。其中称“北京之后燃油车和新能源车的牌照购买或将完全放开,燃油车限号会变严格。”“小作文”言之凿凿,从牌照、限行限号、时间预期给出明确判断。

  消息一出,新能源应声大涨,并带动“春季躁动”行情延续。值得注意的是,A股新能源投资在2022年出现分化,全年“新能源”主题基金收益率全部告负,新年以来,这一主题基金在加速回血中。

  对于这则“小作文”,辟谣就在不远处。

  乘联会秘书处崔东树在1月10日下午5点10分表示,全国的限购政策趋于宽松,但北京短期之内很难开放汽车限购政策,目前还没有做好从购买管理向使用管理转移的措施,且特大城市目前拥堵情况仍然比较严重,道路管理仍有待提高。今日有消息称,北京之后燃油车和新能源车的牌照购买会完全放开,燃油车限号会变严格。崔东树判断此传言或为假消息。

  此外,就在前一天,1月9日,经济学家任泽平发文炮轰“宁王”也在业内掀起轩然大波。

  文中,宁德时代(行情300750,诊股)被扣上的两顶“帽子”分别是,行业垄断者和市场公平竞争生态破坏者。任泽平借此试图向监管层面喊话,一是关注宁德时代是否涉及用争议和问题专利打压竞争对手;二是宁德时代是否涉及垄断和不正当竞争、借助行业地位打压竞争对手以及一些手段胁迫下游新能源车企。

  142字“小作文”带动万亿板块

  在缺乏主线的A股市场,正刮起一股“小作文”牛之风。

  此次“小作文”具体内容为北京放开汽车牌照购置,燃油车限号变严格。

  具体内容为:1、牌照申请:北京之后燃油车和新能源车的牌照购买会完全放开;2、限号限行:燃油车限号会变严格,每天限1-2个号变成限3个号;3、时间:预计这个月15日北京两会会有提案,牌照购置放开的政策会延续到今年底,限号限行政策收紧会一直持续下去;4、其他城市:全国的政策有储备,还在等新班子批,可能要比北京晚一些。

  正是这样一条没有出处,截至目前也没又任何官方确认的消息,市场资金蜂拥而至。

  截至1月10日收盘,宁德时代大爆发,涨幅3.7%,比亚迪走出巴菲特减持阴云,绝地反攻,从2.3%跌幅回升至1.22%涨幅,北汽蓝谷(行情600733,诊股)、通达动力(行情002576,诊股)和亿晶光电(行情600537,诊股)等涨停。

  有网友调侃,“小作文看着就假,但是市场资金却相信。”

  不过,在1月10日收盘后,新能源领域确有数据利好。来自乘联会数据显示,12月新能源乘用车零售销量达到64万辆,同比增长35.1%,环比增长6.5%。1-12月新能源乘用车国内零售567.4万辆,同比增长90%。12月新能源乘用车批发销量达到75.0万辆,同比增长48.9%,环比增2.5%,在车购税减半政策下,新能源车不仅没有受到影响,反而持续走强。

  新能源主题基金“回血”在途

  新能源赛道在经历了资金几年追捧之后,长线资金依然乐观的同时,短期博弈与分歧也有所体现。价值投资标杆巴菲特7次减持比亚迪,旧能源在2022年大爆发,市场观点认为,新旧能源的替代更迭并非一朝一夕。

  表现在投资回报上,去年“新能源”主题基金全线告负。Wind数据显示,有数据统计的103只基金,平均收益率为-23.77%。其中,嘉实嘉实新能源新材料、创金合信新能源汽车、工银瑞信新能源汽车等十余只基金回报率亏损超过30%。

  随着“春季躁动”行情到来,新能源同样在“回血”途中。Wind数据显示,截至1月9日,有统计的150只“新能源”主题基金今年以来收益率全部收正。其中,“电车女神”闫思倩管理的鹏华新能源汽车以7.76%收益率领先。富国新材料新能源、华夏新能源车龙头、中海环保新能源、万家新能源主题等基金同期回报率超过7%。

  新能源也被明星基金旗帜鲜明的看好。1月9日,睿郡资产管理合伙人、首席研究官董承董承非在直播中指出,新能源对传统能源的替代刚刚开始,体量上,从量变到质变,开始挤压传统能源市场份额。这几年光伏行业过量投资为未来光伏价格下跌埋下伏笔,未来新能源装机很有可能超过预期,对旧能源的替代也会加速。

  任泽平发文讨伐“宁王”两宗罪

  除了比亚迪头悬巴菲特减持之剑,新能源领域的另一大巨头宁德时代也蒙上了垄断指控的阴霾。

  1月9日,任泽平称“天下苦宁王久矣”,炮轰宁德时代也在业内掀起轩然大波。

  任泽平主要驳斥的点是,“宁德时代作为龙头企业有责任维护良好的行业生态,而不是恃强凌弱,德不配位,做老大要有老大的样子,有老大的格局和胸怀,这是当下的宁德时代所欠缺的,希望能够改善。”在近1500字的微博长文中,围绕垄断和不公平竞争,任泽平具体罗列了宁德时代两宗“罪”,一是打压竞争对手,二是涉嫌行业垄断。

  在涉嫌用争议和问题专利打压竞争对手方面,任泽平借用的是近期中创新航起诉宁德时代滥用专利权恶意维权等不正当竞争的事例。2022年12月29日,中创新航正式向法院起诉宁德时代滥用专利权恶意维权不正当竞争行为。部分媒体更直指宁德时代“以无创新性专利”行打压同行之实,意即宁德时代恐有滥用涵盖在先技术专利权的恶意竞争之嫌。

  事实上,中创新航与宁德时代的发明专利权纠纷案由来已久,此前宁德时代先后起诉中创新航侵权其五项电池专利,索赔总额高达6.47亿元。目前,宁德时代未就此消息进行回应。

  在垄断和不正当竞争方面,宁德时代则被指借助行业地位打压竞争对手以及用一些手段胁迫下游新能源车企。任泽平称,宁德时代拥有50%左右的锂电池市场份额,相当于市场上所有其他企业之和,扣除市场占比20%多、绝大部分自用的比亚迪,这意味着其他锂电池企业只占剩下的20%多,宁德时代的行业地位可见一斑。

  任泽平对此的质疑是:在电池短缺的情况下,宁德是否会胁迫下游新能源车企“二选一”排挤竞争对手?是否存在话语权太重通过强买强卖挤压车企、零部件供应商等的利润?他认为,如果存在,这是典型的恶意垄断和破坏市场公平竞争的行为。

  值得关注的是,任泽平长期以来都是新能源行业的忠实拥趸,2022年其代表性言论之一就是“当下不投新能源,就像20年前没买房”。一边是坚定看多新能源,另一边又是对宁德时代的强烈质疑,任泽平此番操作是网红经济学家为博眼球还是为行业健康发展守望正义?其背后的发文动机也令行业揣测。

  对此,任泽平自身在文中给出的解释是,在大国博弈和逆全球化的严峻形势下,希望龙头企业担当起中国新能源(行情600617,诊股)换道超车的重任,千万不要陷入到“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的陷阱,能够团结一致,共同撑起行业使命。希望宁德时代能够在未来担当行业创新的引领者、行业生态的重要维护者、行业价值观的敬畏者,而不是市场生态的破坏者,引发众怨,众叛亲离,规模越大,责任越大,行业龙头企业应该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