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款连续3天在线人数超过60万,让众多玩家欲罢不能的游戏《Goose Goose Duck》(中国玩家称之为《鹅鸭杀》)火了。在B站,一个不到6分钟的鹅鸭杀游戏片段收获了超过两百万的观看量。截至1月10日,B站鹅鸭杀相关视频播放量在100万以上的有7条,几十万的近百条,成了2023年第一款热门游戏。一款狼人杀分支游戏,操作也并不复杂,为何能频频出圈?有业内人士向金融投资报记者表示,社交属性是其成功的不二法门。《鹅鸭杀》的爆火进一步印证了宅经济在后疫情时代的可行性,也为其他在疫情中火爆起来的宅经济提供了范本:读懂年轻人需求,搭配新的商业模式才能在后疫情时代焕发生机。

  《鹅鸭杀》流量暴涨

  Steam数据显示,《鹅鸭杀》于2021年10月上线,在2022年末因“魔性”的直播效果火爆出圈,使得该游戏一度进入Steam榜单第一名,热度超越诸多3A大作。该款游戏是狼人杀的分支,大致延续狼人杀的玩法,但具体细节有所不同。金融投资报记者体验后发现,与传统狼人杀游戏不同,该款游戏所使用的卡通形象更多样,角色也更细分。

  好人代表鹅,坏人代表鸭子,除了好坏之分还有中立阵营。阵营不同,胜利条件也不同,甚至同一阵营中也有自己单独的任务。在走地图时,有很多地方都设置了小游戏,为游戏增加了更多趣味性。值得一提的是,它采用了“免费进入+付费增值”的模式,游戏不收钱,但用户可以在游戏中购买服装或者道具,这是付费项目。单从操作上看,这款游戏并无什么难点,加之免费使用,准入门槛较低,不过,由于开发商Gaggle Studios仅是个小工作室,服务器难以承载蜂拥而入的玩家,导致掉线、卡帧现象时常发生,玩家需连接加速器才能正常运行。此外,服务器还屡屡遭到黑客入侵。1月10日早上,游戏商发布声明称,服务器遭受黑客入侵,为维护系统,暂时关闭游戏进行维护。简单的操作逻辑、只能依靠加速器才能正常运行,甚至由于过度“借鉴”了此前大火的“太空杀”游戏《Among us》,一度被玩家认为是劣质的“抄袭者”。虽然发售一年多,但此前情况并不乐观。直到2022年11月,游戏主播开始助攻,《鹅鸭杀》迎来爆发式增长,国内的头部游戏主播,各种直播为其带货。而在短视频平台,各种直播切片以及二创视频铺天盖地为其引流,“饭堂集合”、“刁德一发言”一度成为流行热梗,进一步促进二次传播继而破圈。直播视频切片和二创视频流量均十分可观。在B站,一个不到6分钟的鹅鸭杀游戏片段收获了超两百万的观看量,截至1月10日,B站鹅鸭杀相关视频播放量在100万以上的有7条,播放量在几十万的也有近百条视频,《鹅鸭杀》毫无疑问的成为了2023年第一款热门游戏。

  社交属性是火爆根源

  《鹅鸭杀》资深玩家阿颖认为,这款游戏能够突然快速出圈,除了主播助推外,还有其天然的社交属性加持。“从2020年开始,和朋友线下聚会的频率变少,尤其是今年,正值疫情爆发,更不好大规模聚集,大部分时候都呆在家里,社交方式就是一起打游戏。人是群居动物,社交游戏永远都会有市场。只不过三年疫情下来,社交游戏的市场开始逐渐由线下拓展到线上。”作为狼人杀的超级爱好者,阿颖2016年开始入坑,从APP到小程序,再从线上走到线下,她尝试过诸多狼人杀玩法。据她回忆,在疫情之前,每逢团建、朋友聚会,她都会玩狼人杀,一群人围着一张桌子,游戏氛围拉满。只有实在想玩、但时间不合适的时候,才会在APP或者小程序上玩,大部分时候都是在线下。“线上狼人杀相比线下趣味性缺失,《鹅鸭杀》用巧妙的手法把缺失的趣味性补了回来,但它用的这些手法都不是狼人杀游戏的必要桥段,从这个角度来看,《鹅鸭杀》的成功与它是否是狼人杀游戏没太大关系,从美术和操作方法来看,《鹅鸭杀》都很一般,它的亮点是帮助了年轻人体验到了‘宅社交’的乐趣。”阿颖认为。不止游戏,疫情之下,云蹦迪、云健身、云做饭、云唱K……,随着用户休闲时长的提升与文化产品内容供给增多,宅经济逐步成为新兴产业与传统产业亲睐的增量市场。2020中国游戏市场销售收入达2786.87亿元,较2019年增长20.71%,是近三年以来的增长高峰;根据艾媒数据,2020年中国外卖餐饮市场规模达到6646亿元,同比增长15%。有观点认为,随着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在疫情下催生的宅经济将会彻底完结。但也有人认为,宅经济依托于当代年轻人的生活方式,不会随着疫情时代的完结而消失。北京社科院研究员王鹏对金融投资报记者表示,《鹅鸭杀》的爆火进一步印证了宅经济在后疫情时代的可行性,也为其他在疫情中火爆起来的新经济形式提供了范本:读懂年轻人需求,搭配新的商业模式才能在后疫情时代继续焕发生机。

  高科技+懂需求:宅经济发展之道

  王鹏表示,随着疫情防控调整优化,大规模宅家办公、宅家上课的情况不会出现,但随着未来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宅经济的故事并不会随着疫情防控政策的变化而彻底完结。相反,在后疫情时代或者疫情常态化阶段,类似宅家上课办公、预制菜、快餐等领域依然会迅猛发展。“在一线城市生活节奏快,年轻人很难有精力和时间进行菜品烹饪,宅经济对他们来说已经成为刚需。”王鹏说。王鹏认为,云健身、云社交、云蹦迪虽然不能完全替代线下,但配合新的模式,如人工智能、元宇宙、虚拟现实相结合,做出年轻人喜闻乐见的形式风格,包括个性化的表达和内容等,或会产生新的消费增长机会。王鹏表示,疫情期间形成的宅经济在疫情常态化时代或许会陆续褪去光环,但在未来将年轻人的需求与之结合,亦会产生新的商业模式,会是一个非常长的商业前景。随着生产生活逐渐回归正常,未来中国的社会形态,老龄化、多宠物和高度发达的数字经济将进一步扩大宅经济的规模和发展速度。宅经济虽然并非是疫情时代的一次性红利,但其发展不仅需要高科技手段也需要满足年轻人需求。有业内人士表示,随着宅经济步入平稳发展,玩家对爆火游戏的要求也会随之增高,《鹅鸭杀》虽然满足了年轻人“宅社交”需求,但其并不具备太高技术含量,在未来,类似《羊了个羊》、《鹅鸭杀》一类的游戏爆火几率会大幅降低。


Warning: preg_grep() expects parameter 2 to be array, null given in /www/wwwroot/banksoft.cn/wp-content/plugins/wp-autopost-pro/wp-autopost-function.php on line 9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