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脚减持计划时间届满后,后脚信聿投资便又张罗着拟“清仓”光威复材(行情300699,诊股)。从6年前的第二大股东到现在的欲清仓离场,信聿投资在经历7轮减持光威复材后套现近60亿元。有意思的是,信聿投资清仓离场之际,公募基金却在大举加仓。两者的背道而驰正应了那句古语:“有人星夜赴考场,有人辞官归故里。”

  曾一度重仓持有的原始股东欲清仓减持光威复材。

  1月9日晚,光威复材发布公告称,在股东北京信聿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信聿投资”)屡屡减持光威复材后,其再抛减持计划,拟将所持有的剩余股份全部减持。

  事实上,早在2018年9月信聿投资限售股解禁后,其便迫不及开启减持光威复材之路,截至1月9日,信聿投资持股数量已降至2591.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不足5%。

  在其屡屡减持光威复材之时,其也收获满满,历时4年的时间,套现近60亿元。

  有意思的是,与信聿投资频频减持相反,公募基金却在大举加仓光威复材。据choice数据显示,截至去年三季度末,有152只基金持仓光威复材,占总股本的比例为16.8%。其中景顺长城持股数量最多,持仓市值高达20亿元。

  7轮减持,套现近60亿

  继信聿投资减持光威复材1742.4万股后,该合伙企业减持计划接踵而来。

  此次其拟继续减持公司股份合计将不超过2591.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的4.99999%),拟减持股数与信聿投资上述减持后所持股数量相一致,也就是说,信聿投资打算清仓光威复材。

  值得一提的是,信聿投资背后有不少大佬坐阵。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该有限合伙企业有50个合伙人,包括陈发树的新华都(行情002264,诊股)实业集团(上海)投资有限公司、三一重工(行情600031,诊股)、联想控股、还有中国人寿(行情601628,诊股)、新华保险(行情601336,诊股)、大家人寿、长城人寿等不少险资坐阵。

  双方的关联还要从2014年讲起,在复材有限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时,发起人共有6名,其中正包括中信合伙(信聿投资的前身),彼时持股数量为9218.4万股,持股比例为33.4%,直至光威复材上市后持股数量仍未改变。

  然而在2018年9月光威复材部分限售股解禁后,中信合伙便火速开启减持光威复材之路。时隔两个多月的时间,其便抛出减持预案,预计所减持股份合计将不超过220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6%。

  直至2019年6月,据光威复材公告称,中信合伙自2018年12月以来合计减持数量为2208万股,套现9亿元。此次减持完成后,叠加转增股后,中信合伙的持股数量为9957.3万股,持股比例为19.21%。

  与此同时,中信合伙披露第二轮减持计划。此次预计减持9957.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9.21%。

  历经7个月后,据光威复材公告称,中信合伙自2019年7月以来连续通过一次集中竞价的方式以及7次大宗交易合计减持2779.4万股,套现10.4亿元。此次减持完成后,中信合伙的持股数量降至7177.9万股,持股比例为13.85%。

  随之而来的是第三轮减持,彼时中信合伙计划减持3110万股,不超过总股本的6%。直至2020年8月4日,该减持计划届满之时,中信合伙期间合计减持2016.7万股,套现12.6亿元,减持后持股比例再降至11.9%。

  无独有偶,中信合伙紧接着披露第四轮减持预案,预计减持股份4665.2万股,占总股本的比例为9%。到2021年2月,中信合伙期间减持481.3万股,套现约4亿元,减持后持股数量为5688.25万股,持股比例为10.97%。此时中信合伙更名信聿投资。

  2021年4月,信聿投资的第五轮减持计划来袭,同年11月25日,据光威复材公告称,信聿投资累计减持1040.92万股,套现约7.7亿元,减持后持股8.96%,持股数量为4647.3万股。

  截至2022年6月16日,信聿投资再抛第6次减持计划,合计减持313.15万股,套现约2.4亿元,减持后持股数量为4334.2万股,持股比例为8.36%。紧接着,信聿投资披露第7次减持计划,直至1月9日,其共减持1742.4万股,套现12.96亿元。

  也就是说,信聿投资经历7轮减持光威复材后,截至1月9日,持股数量已降至2591.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不足5%。7轮减持合计套现金额高达59亿元。

  从设立到上市,再到解禁减持,最后清仓“套现”离场,这或许是股权投资基金的“宿命”。

  公募基金大举加仓光威复材

  一面是原始股东屡屡减持;一面是公募基金大举加仓,双方背道而驰之意明显。

  据choice数据显示,截至去年三季度末,有152只基金持仓光威复材,占总股本的比例为16.8%。

  其中持股数量拔得头筹的是景顺长城,旗下共有19只基金重仓持有上市公司,所持流通股数量合计高达2439万股,持仓市值总计约20亿元。

  排名第一的便是景顺长城景气进取混合A持股数量为709万股,持仓市值为5.88亿元。据公司年报数据显示,该基金早在2021年末便新进成为公司前十大股东,彼时持股数量为438.77万股。2022年以来,这只基金又分别在一、三季度加仓光威复材,增持数量分别为11.4万股、346.6万股。

  不仅如此,景顺长城旗下又一只基金景颐双利债券A更是在三季度末新进光威复材第十大股东,持股数量为408.84万股,据天天基金网显示,持仓市值为3.4亿元。排名第三的则是景顺长城科技创新混合A,持股数量达385.86万股,持仓市值为3.2亿元。

  除景顺长城外,富国基金也十分偏爱光威复材。据choice数据显示,截至去年三季度末,旗下还有11只基金持有光威复材,共持股1865.5万股,总持仓市值超15亿元。

  旗下两只基金富国天惠成长混合A/B(LOF)、富国军工主题混合A也在去年三季度末新进成为公司前十大股东,持股数量分别为582.7万股、550.7万股。

  国寿安保基金同样在2022年三季度末有13只基金均持有光威复材。据天天基金网显示,光威复材三季度一跃成为国寿安保稳惠混合基金第一大重仓股,持股数量为73.68万股,持仓市值6109万元。

  除上述基金公司外,前海来源、南方基金、长城基金旗下不少基金也均持有光威复材,其中南方基金的南方军工改革灵活配置混合A截至去年三季度末新进成为光威复材前十大股东,持股数量为616.26万股,据天天基金网数据显示,所持市值为5.1亿元。

  10倍牛股光威复材

  一边是公募基金的垂青,一边是原始股东意欲“抛弃”,促使双方产生分歧的光威复材成色几何?

  股价方面,在一众公募基金“拥抱”光威复材之际,公司股价仍有些力不从心。

  自2022年9月14日以来,公司股价从年内顶峰90.79元/股一路滑落,截至去年年末,累计跌幅近16%;不过自2017年上市以来,公司股价最高涨超12倍,用时不到4年,可谓妥妥的10倍大牛股。

  股价的出色表现与其业绩有关,自光威复材2017年上市以来,无论是营收还是业绩均呈现逐年上涨之势。

  据公司年报数据显示,营收从2017年的9.5亿元逐步增至2021年的26亿元;归属净利润从2017年的2.37亿元增至2021年的7.58亿元。

  2022年前三季度,虽公司营收同比下滑1.14%至19.4亿元,但归属净利润同比增长21.36%至7.5亿元,逼近2021年全年归属净利润。

  碳纤维及织物在光威复材的业绩中扮演着关键角色。据公司年报数据显示,2017-2021年该业务占营收的比例分别为52.39%、44.22%、46.52%、50.95%、48.92%。不仅如此,自2017年以来,该业务的营收不断增长,从2017年的4.97亿元增至2021年的12.75亿元。

  除军品业务外,光威复材还将目光转向民品业务,风电碳梁便是重中之重,一步步跃升为公司第二大主营业务。

  据公司年报数据显示,该业务占营收的比例从2017年的27.45%逐步增至2019年的39.26%,随后却偃旗息鼓,占比连续降至2021年的30.99%。

  在此背景下,光威复材对风电业务的开拓仍在继续。以预浸料为主要产品的通用新材料板块正是其中之一。

  该业务收入从2017年的1.6亿元突飞猛进至2021年的3.59亿元,其中2021年同比增长51.94%,远高于碳纤维及织物、碳梁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