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方支付是很多网络诈骗、洗钱违法行为的通道,针对支付市场的各种乱象,央行严控支付机构的市场准入,同时加大对非银支付违规行为行政处罚的力度。

  又见第三方支付巨额罚单!央行近日公布的罚单显示,银联商务因9项违法行为被罚6516万元,刷新2022年以来的罚金纪录。据《国际金融报》记者不完全统计,除银联商务外,快钱、银盛支付、钱袋宝支付、联动优势和百联优力都在去年领到“千万级”大额罚单。

  从违法违规行为类型看,反洗钱依然是重灾区。央行去年开出的多张百万元级别、千万元级别的罚单均与“反洗钱”有关,多家机构反洗钱工作委员会主任、反洗钱领导小组组长一并受到处罚。

  分析人士指出,非银行支付机构尤其是线下收单机构的服务对象多为小微商户或个人经营者,普遍面临覆盖区域广、商户经营分散的问题,在执行反洗钱相关规定的过程中也会存在客观的现实困难。随着近些年监管力度不断加强,支付机构要加大商户巡检工作力度,加强反洗钱布局,提升合规意识。

  屡见千万级罚单

  依据央行网站信息,银联商务因存在违反商户管理规定、清算管理规定、条码支付业务管理规定、机构管理规定、个人金融信息保护规定,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保存客户身份资料和交易记录、报送可疑交易报告,及与身份不明的客户进行交易或者为客户开立匿名账户、假名账户的违法违规行为被给予警告,没收违法所得15.72万元,并处罚款6516万元。

  时任银联商务股份有限公司河北分公司总经理姜宇、银联商务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兼财务总监张靖文、银联商务股份有限公司天天富金融服务平台项目组组长于震、银联商务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高同裕一同被罚。

  记者了解到,本次处罚是央行在2020年时,对银联商务2019年执行支付结算、反洗钱、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规定情况存在的问题所作出的相应处罚。根据监管机构的检查评价,银联商务在落实央行支付结算、反洗钱、金融消费权益保护等管理规定,履行相关工作职责时,仍存在一些问题需要改进落实。

  对于被处罚一事,银联商务相关负责人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回应称,“我司于2021年10月向人民银行上报整改报告,已全面完成整改工作,同步完善了相关业务的长效管理机制”。

  三方支付被重罚早已不是新鲜事。在银联商务被罚之前,百联优力(北京)投资有限公司就因未落实防范电信诈骗风险相关要求、未落实商户实名制管理要求、未落实商户结算管理要求和未落实外包管理相关规定被警告,没收违法所得3092.71万元,并处罚款3396.62万元,罚没合计6489.33万元。

  据《国际金融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多家支付机构2022年被罚没超千万元。去年11月末,联动优势违规将境内外汇转移境外,被国家外汇管理局罚款1095 万元;同年9月,钱袋宝支付因17项违法违规行为被央行营业管理部警告,并罚款1165万元;去年3月,银盛支付因4项违法行为被央行深圳市中心支行罚款2245万元;2022年1月,快钱支付也因4项违法行为被央行上海分行处以罚款1004万元,并责令限期改正。

  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第三方支付是很多网络诈骗、洗钱违法行为的通道,针对支付市场的各种乱象,从2015年开始,央行严控支付机构的市场准入,出台了备付金、分类监管等办法,同时加大对非银支付违规行为行政处罚的力度。

  反洗钱违规仍是重灾区

  近年来,随着支付创新业务推陈出新、行业风险形势严峻,支付行业监管态势逐步加强,监管机构在支付结算管理、反洗钱管理、金融消费权益保护管理等方面陆续发布一系列监管法律法规政策。央行近年来持续完善反洗钱法律制度体系,推进反洗钱法修订,并建立“风险评估+执法检查”双支柱监管框架,支付行业作为反洗钱工作链条的重要环节和义务主体备受关注。

  随着新修订的反洗钱法、《非银行支付机构条例》、《金融机构客户尽职调查和客户身份资料及交易记录保存管理办法》等法律法规的发布实施,未来金融监管政策只会越来越严格、越来越规范,对支付机构依法合规经营也不断提出新的挑战与更高要求。

  从违法违规行为类型看,反洗钱依然是重灾区。博通咨询金融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反洗钱不力不但再次成为支付机构被罚主要原因之一,也再次成为较大金额罚款的处罚依据,如“未切实履行客户尽职调查”“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等规定均指向反洗钱问题。

  有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支付机构因为反洗钱违规收到的罚单次数超过整体罚单的35%。从处罚规模来看,支付机构因反洗钱问题需要上缴的罚金比例超过所有罚金总额的52%。

  为何“反洗钱”依然是支付机构违法违规行为的重灾区?“这主要源于支付机构落实反洗钱规定存在现实客观困难。”王蓬博分析指出,在数字经济背景下,非银行支付机构尤其是互联网平台旗下机构的服务对象多为小微商户或个人经营者,普遍面临覆盖区域广、商户经营分散的问题,机构对商户的线下巡检确实存在不少困难与障碍。

  王蓬博建议,支付机构更应该对反洗钱工作加强重视,在对相关法律的理解、反洗钱人才储备、自身反洗钱风控系统和建设等层面,都应该提前做好相关工作。

  针对后续支付机构的合规建设,易观分析金融行业高级咨询顾问苏筱芮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建议:一是提升合规意识,建立基本合规制度,畅通跨部门协作,明确分工的同时将责任落实到人;二是加强风控水平,灵活运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型技术提升合规工作效率;三是适时调整策略,加大商户巡检、反洗钱等工作力度,防范外部风险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