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集团迎来重大调整!

  阿里巴巴、蚂蚁集团近日公告,蚂蚁集团主要股东投票权将调整:从马云及其一致行动人共同行使股份表决权,到包括蚂蚁集团管理层、员工代表和创始人马云在内的10名自然人分别独立行使股份表决权。阿里巴巴集团或任何其他股东均不控制蚂蚁集团。

  蚂蚁集团强化与创始人马云、股东阿里巴巴集团的隔离有何深意?蚂蚁集团公告称,“这是对公司治理结构的进一步优化”。蚂蚁集团有关人士则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回应称,目前蚂蚁仍专注于整改和业务升级,没有启动上市的计划。

  马云不再是实控人

  引入第五名独立董事,股东上层结构调整、推动股东投票权与经济利益相匹配……蚂蚁集团迎来重大调整。记者了解到,蚂蚁原有投票权结构是早年为实现员工持股所做的阶段性安排。2013年,为了实现员工持股,杭州君瀚和杭州君澳两大持股平台公司成为蚂蚁的主要股东,由同一家普通合伙人企业(杭州云铂)控制。在云铂层面,马云与其他三名股东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

  马云不再是实控人!

  本次调整的核心是主要股东投票权的变化:从马云及其一致行动人共同行使股份表决权,到包括蚂蚁集团管理层、员工代表和创始人马云在内的10名自然人分别独立行使股份表决权。

  具体而言,马云及其一致行动人已签署协议,终止在杭州云铂层面的一致行动关系。同时,蚂蚁集团的主要股东杭州君瀚和杭州君澳由受同一家普通合伙人企业(杭州云铂)控制,分拆为受两家不同普通合伙人企业(杭州云铂和杭州星滔)分别控制;相关普通合伙人公司股东由马云及其一致行动人,变更为蚂蚁集团管理层、员工代表和创始人马云的组合。根据公告,杭州云铂和杭州星滔作为君瀚君澳的普通合伙人,不享有任何来源于蚂蚁集团的经济利益。

  马云不再是实控人!

  本次调整后,蚂蚁的股东及持股比例没有变化,股东及受益人的经济利益不受影响,同时股份表决权更加分散。蚂蚁集团各主要股东彼此独立行使股份表决权且无一致行动关系,不再存在任何直接或间接股东单一或共同控制蚂蚁集团的情形。马云在蚂蚁集团的经济利益没有变化,对蚂蚁的投票权将与他作为杭州君瀚的自然人股东、在蚂蚁集团享有的经济利益相匹配。

  阿里巴巴集团1月8日晚间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马云将不再控制杭州君瀚和杭州君澳持有的蚂蚁集团多数投票权,杭州君瀚和杭州君澳将分别由不同的普通合伙人实体控制,任何一家普通合伙人实体均不受任何单个人士控制,阿里巴巴集团在蚂蚁集团的股权保持不变(目前持股仍为33%),以及阿里巴巴集团或任何其他股东均不控制蚂蚁集团。

  “蚂蚁集团准备完善公司治理的行为,具有积极意义,但效果如何还需要观察。”中关村(行情000931,诊股)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董希淼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马云与他的小伙伴终止一致行动关系,只是在形式上使蚂蚁集团没有实际控制人而已,并不必然导致投票权分散;提高独立董事比例到一半以上,符合现代企业方向,但独立董事在公司治理中能发挥多大作用存疑。

  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盘和林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分析称,蚂蚁集团此次调整股权是为了和马云、阿里脱钩,并实现无实际控制人的公司治理结构,提高蚂蚁集团治理结构体系的公共属性,增强内部管理制衡。蚂蚁集团及其重要工具支付宝已经成为重要基础设施,要解除少数人控制,以股权制衡来增强信息透明度,优化企业管理结构。

  “没有启动上市的计划”

  随着股东投票权的调整,蚂蚁集团重启上市再次受到关注。蚂蚁集团有关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回应称,目前蚂蚁仍专注于整改和业务升级,没有启动上市的计划。

  蚂蚁集团重启上市时有消息传出,去年6月,有媒体报道称,中国证监会成立工作组评估蚂蚁集团重启上市。彼时,证监会回应:“证监会没有进行这方面的评估和研究工作,但我们支持符合条件的平台企业在境内外上市。”蚂蚁集团也发布公告称,正在监管部门的指导下专注落实整改工作,目前没有启动IPO的计划。

  记者了解到,2020年7月20日,蚂蚁集团官宣A+H上市计划,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和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寻求同步上市。

  2020年11月3日晚间,蚂蚁集团发布公告称,当日接到上海证券交易所通知,暂缓在A股上市计划。受此影响,蚂蚁决定于香港联交所H股同步上市的计划也暂缓。

  上交所此前公告称,蚂蚁集团原申请于2020年11月5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上市。近日,发生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及董事长、总经理被有关部门联合进行监管约谈,蚂蚁集团也报告所处的金融科技监管环境发生变化等重大事项。该重大事项可能导致蚂蚁集团不符合发行上市条件或者信息披露要求。根据规定,并征询保荐机构的意见,本所决定蚂蚁集团暂缓上市。

  实际上,此次蚂蚁集团重大调整,马云不再是实控人,导致蚂蚁集团在短期内无法上市。董希淼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根据相关规定,企业实控人变更,要在A股主板上市需要等待三年,A股科创板需要两年,港股也需要一年。

  “此次马云表决权在形式上的骤降,这向监管部门和市场释放了颇为积极的信号,有助于蚂蚁集团重启IPO上市进程。”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副教授唐跃军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可以预见,未来IPO之后,蚂蚁集团有很大的可能将会引入类似阿里巴巴的合伙人制度,马云控制合伙人制度就可以保障自己的控制权和独特的影响力。

  蚂蚁集团整改持续推进

  蚂蚁集团A+H上市计划被暂缓并迟迟未重启,和其存在的问题息息相关,监管部门也多次对其约谈、指导整改:继2020年11月2日主要高管被监管约谈、2020年12月26日蚂蚁集团被四部门监管约谈之后,2021年4月12日,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等金融管理部门再次联合约谈蚂蚁集团。

  记者了解到,蚂蚁集团整改内容主要包括五个方面:一是纠正支付业务不正当竞争行为,在支付方式上给消费者更多选择权,断开支付宝与“花呗”“借呗”等其他金融产品的不当连接,纠正在支付链路中嵌套信贷业务等违规行为。

  二是打破信息垄断,严格落实《征信业管理条例》要求,依法持牌经营个人征信业务,遵循“合法、最低、必要”原则收集和使用个人信息,保障个人和国家信息安全。

  三是蚂蚁集团整体申设为金融控股公司,所有从事金融活动的机构全部纳入金融控股公司接受监管,健全风险隔离措施,规范关联交易。

  四是严格落实审慎监管要求,完善公司治理,认真整改违规信贷、保险、理财等金融活动,控制高杠杆和风险传染。

  五是管控重要基金产品流动性风险,主动压降余额宝余额。

  按照整改要求,蚂蚁集团逐步推进,先将花呗接入征信,此后启动花呗借呗品牌隔离,再将花呗、借呗并入蚂蚁消费金融公司,并成立个人征信公司。此外,蚂蚁集团整体申设为金融控股公司的改革举措也在推进中。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认为,蚂蚁整改进展总体顺利,已经落地的整改工作包括花呗借呗品牌隔离、花呗接入征信、蚂蚁消金开业、蚂蚁消金公司增资……这些动作让蚂蚁的数字金融业务的平台定位更加清晰,服务金融机构的模式更加合规,风险管理也更加到位。此次调整与持续优化公司治理的监管方向一致,有助于蚂蚁持续做好稳健经营,尽快回归发展轨道。

  盘和林表示,蚂蚁经过专项整治之后,未来要转向常态化监管,常态化监管要从制度下手,既要明确法律红线,也要优化企业治理结构,使得公司治理结构和常态化监管匹配度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