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0日盘后公告,隆基绿能(行情601012,诊股)拟将此前募集资金47.7亿元投资的西咸乐叶年产15GW高效单晶电池项目变更为西咸乐叶年产29GW高效单晶电池项目。

  当日,时代财经致电隆基绿能证券部,对方称,新旧项目的变更主要是产能的增加。

  1月11日,隆基绿能收于42.4元,微跌0.4%,目前总市值3215亿元。从2022年至今,其股价已跌去30.91%,振幅46.44%。

  对此,北京特亿阳光新能源总裁祈海|接受时代财经采访称,隆基绿能目前的新型电池片技术尚未在下游市场广泛应用,尚需时间验证。由于处在过渡期,资本市场未给予明显反应,这也是投资人趋于稳健投资的表现。

  同日,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也告诉时代财经,行业基本面好,公司业绩不错,但隆基绿能股价持续下跌一年,与最高点相比只剩下三分之一,表现远远不如2021年,只因主力已经转移战场。

  HPBC电池技术项目扩产

  西咸乐叶高效单晶电池项目原本年产15GW,变更到29GW后,该项目年产能将翻近一倍。隆基绿能也在公告中指出,公司秉持“不领先、不扩产”的经营理念,该项目电池工艺将导入HPBC高效电池技术,满足市场对于高效产品的期待。

  1月10日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中,隆基绿能提到,HPBC组件主流功率已经提升至585W。公司从2022年11月开始陆续向全球推出HPBC组件产品,该产品具有更高的组件功率、更佳的可靠性、更好的耐候性和美学特征。目前隆基绿能已经签署了部分HPBC组件订单,新订单还在持续增加中。

  该项目预计2023年9月份将竣工并全面投产,总投资预计为70.4亿元,其中47.7亿元为募集资金,剩余资金由公司自筹解决。

  对于该项目的扩产,隆基绿能认为,除了实现上下游的联动发展外,也将使公司在单晶电池环节的领先技术成果大规模产业化,在有效扩大现有单晶电池市场供给能力的同时,实现技术和产品的大幅升级。

  西咸乐叶项目的投产被认为是隆基绿能HPBC电池技术进入量产阶段的开始。

  2022年11月中银证券(行情601696,诊股)研报曾指出,西咸乐叶年产15GW高效单晶电池项目正式投产,标志着新型电池技术HPBC进入量产阶段。11月2日,隆基绿能正式发布基于该技术的Hi-MO 6组件产品,电池标准版量产效率突破25%,叠加了氢钝化技术的PRO版,效率可以超过25.3%,组件效率达到22.8%。

  国信证券(行情002736,诊股)研报称,目前PERC电池技术转换效率已经接近瓶颈,新型电池技术变革在即。量产方面,隆基绿能最先投入HPBC电池技术,公司表示该组件产品从性能、外观还有可靠性方面均具有行业优势,目前主要面向高端分布式光伏市场。

  同时,隆基绿能在电池组件技术方面覆盖广泛,在N型TOPCon、P型TOPCon、N型HJT和P型HJT等多种新型高效电池技术方向寻求突破。

  电池组件项目方面,除了西咸乐叶单晶高效电池项目外,据隆基绿能2022年中报,尚有曲靖(一期)年产10GW单晶电池建设项目,但该项目由于原约定优惠电价的变更,在重新评估中。此外,泰州乐叶年产4GW单晶电池项目在建设中、宁夏乐叶年产5GW单晶高效电池项目在和鄂尔多斯(行情600295,诊股)年产30GW高效单晶电池项目仍在筹备中。

  基本面稳定优秀 股价跌跌不休

  近两年来,隆基绿能的业绩表现一直相当优秀。

  2022年前三季度,隆基绿能营收870.35亿元,同比增长54.85%;净利润109.76亿元,同比增长45.26%;总资产1464.26亿元,同比增长49.82%。

  对于2023年的盈利能力,隆基绿能也颇有信心。1月10日,隆基绿能发布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提到,预计2023年全球光伏市场需求将延续高速增长的景气趋势。在产业链供应较为充足的情况下,预计2023年组件环节的盈利水平将得到修复。同时,在产业链价格压力明显缓解以后,终端客户也愿意支持公司的业务发展,截至2022年年末,公司已经签署了2023年30%以上的组件订单量。

  同时,隆基绿能也一直在延伸公司在产业链上下游的布局。2022年,隆基绿能与大全能源(行情688303,诊股)(688303.SH)、通威股份(行情600438,诊股)(600438.SH)均签下2到4年的长单,以保证其上游原材料的供应稳定。

  与稳定优秀的基本面形成对比的是,隆基绿能2022年下半年以来的股价的持续下行。

  自2022年7月1日至今,隆基绿能股价跌幅达36.37%,换手率132.18%,振幅42.77%。从2022年1月至今,隆基绿能股价已跌去30.91%,换手率达263.02%。

  有股民甚至将隆基绿能股价跌跌不休的原因归结为其在2022年3月改名。“原来叫隆基股份挺好的,这下好了,天天绿,天天跌”“贵公司是否能顺应投资者建议,再更改公司名称,只要不带绿字就能接受”“万人血书绿能改成红能”等股民言论比比皆是。

  虽然股民的言论并不太理性,但也从侧面反映了隆基绿能业绩与股价背离的现状。

  “这就是资本的疯狂,借助风口推动股价上天,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隆基绿能股价从20元左右飞升到120多元,然后高位出货,实现快速收割,全身而退。”张孝荣告诉时代财经,行业基本面好,公司业绩不错,但隆基绿能股价持续下跌一年,与最高点相比只剩下三分之一,表现远远不如2021年,只因主力已经转移战场。

  不过,尽管近一年隆基绿能的股价跌跌不休,但北向资金却一直对其坚定看好。近一年来,“聪明钱”北向资金对隆基绿能的增持的市值达116.55亿元,在所有个股中排行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