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证研》南方资本中心 槐夏/作者? 易溪 南江/风控

  2022年1月,芯片设计公司苏州国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州国芯”)成功登陆科创板完成上市。此次,与苏州国芯仅一字之差的芯片设计公司杭州国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国芯”)曾计划登陆创业板,随后于2022年12月29日撤回申请材料。与苏州国芯不同的是,杭州国芯主营业务系数字电视和物联网应用领域芯片设计与系统方案开发。

  此番,杭州国芯计划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然而,基于数字机顶盒芯片出货量复合增长率仅为1.46%,且预计将于2024年见顶等行业变动趋势,杭州国芯主营业务是否具备成长性遭监管层问询。

  在此情形之下,杭州国芯或已察觉创收超九成业务的机顶盒芯片业务未来或面临“下坡路”,此外,杭州国芯海外主打产品劣势主要体现在缺乏对DVB-S2X的支持,而其两家同行早已有产出,杭州国芯的布局是否落后于同行?另一方面,杭州国芯的新业务市场开拓或“遇阻”。此外,杭州国芯的一项商标涉嫌夸大宣传被提请无效宣告,且另一创收逾八成的产品标识资金或尚未获得商标注册权。

  ?

  一、商标涉嫌夸大宣传被提请无效宣告,创收逾八成的产品标识或尚未注册商标

  商标是一个企业的“门面”,若产品使用的商标陷入纠纷则会给企业带来损失的风险。而研究发现,杭州国芯主要使用的商标贡献的收入占主营收超八成,或尚未注册商标。

  ?

  1.1 “国芯”商标涉嫌夸大宣传被宣告无效,遭问询该情形对杭州国芯的影响

  据杭州国芯签署日期为2022年11月30日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申请文件的第二轮审核问询函之回复报告(以下简称“二轮问询回复”),杭州国芯2001年1月成立时,基于开发中国芯和国产芯片的初衷,申请注册“国芯”商标,经商标局核准于2004年6月28日取得商标权。经续展,“国芯”商标专用期至2024年6月27日。

  后因紫光集团有限公司于2018年5月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对第3072424号“国芯”商标无效的申请,2019年9月10日,国家知识产权局认为“国芯”商标由中文“国芯”构成,其使用在指定商品上,易使相关公众理解其为“国家级的芯片”,从而夸大宣传了其指定使用商品,易造成公众对商品原料、质量的误认,产生不良的社会影响,违反了2001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第(八)项所指情形,故“国芯”商标被裁定无效。

  据国家知识产权局数据,注册号为3072424的“国芯”商标的申请人为杭州国芯,截至查询日期2023年1月4日,该商标处于撤销、无效宣告申请审查中的状态。

  据二轮问询回复,由于“国芯”商标被宣告无效,监管层要求杭州国芯说明上述商标是否为其主要使用的商标,并说明对杭州国芯的具体影响。

  ?

  1.2 问询回复表示,杭州国芯的产品主要使用“NationalChip及图形”商标

  对于上述事宜,据二轮问询回复,杭州国芯表示其主要采用由文字“NationalChip”及图形“NC字母重叠”组成的商标(以下简称“NationalChip及图形”)和客户指定作为产品标识,“国芯”商标并非杭州国芯主要使用的商标。

  其中,2019-2021年以及2022年1-6月,杭州国芯使用“NationalChip及图形”商标作为产品标识对应的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4.81%、88.9%、94.17%、92.87%。

  也就是说,报告期内,杭州国芯主要使用“NationalChip及图形”商标作为产品标识。

  然而,该商标或同样处于失效状态。

  ?

  1.3 截至查询日2023年1月4日,“NationalChip及图形”商标处于无效状态

  据国家知识产权局,截至查询日,国芯科技商标名称为“NationalChip”的商标共涉及5项,对应注册号分别为32450135、6949485、6949484、6949486、6265581。其中,有效的商标系6265581号商标。

  其中,商标名为“NationalChip”的商标,申请人为杭州国芯,申请日期为2008年9月11日,无注册公告日期。商标注册号为6949486。截至查询日2023年1月4日,商标状态为失效。其中,该商标由文字“Nationalchip”及图形“NC字母重叠”组成,与前述的“NationalChip及图形”商标外形一致。

  另一面,据签署日为2022年11月30日的杭州国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招股说明书(以下简称“招股书”),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2年11月30日,杭州国芯拥有商标共7项。

  其中,注册号307242的商标,图形由“G字母”构成;商标注册号为3072427的商标,由文字“GUOXIN”构成;注册号为6265581的商标,由文字“NATIONALCHIP”构成;注册号为32458094商标,由文字“GUOXIN”构成;注册号为23295506的商标,由文字“NEUMAGIC”构成;注册号为6346055的商标,由图形“NC字母叠加”构成;注册号为32450146的商标,图形“由NC字母叠加”构成。

  且上述招股书披露的注册商标中,并未包括“NationalChip及图形”商标,仅包含一项文字样式为“NATIONALCHIP”的商标。

  ?

  1.4 官网目前所用品牌标识,由“国芯”“NationalChip”及“NC图形”组成

  据招股书,域名为nationalchip.com的系杭州国芯所有(以下简称“杭州国芯官网”)。

  据杭州国芯官网披露,杭州国芯的注册使用商标共有4项,分别为文字“Nationalchip”、文字“GUOXIN”及图形“由NC字母重叠组成”、“形似G字母”。

  而在杭州国芯官网中,网站所使用的商标由文字“Nationalchip”、“国芯”及图形“NC字母重叠”组成。

  不难看出,上述品牌标识中的“国芯”部分与前述被宣告无效的商标“国芯”外形一致。是否意味着,杭州国芯或仍使用已被宣告无效的“国芯”商标?

  简而言之,杭州国芯商标名称含有“Nationalchip”的商标中,至今仍有效的商标系“NATIONALCHIP”商标(注册号为6265581),该商标的样式与杭州国芯在问询回复中称,其产品主要使用的“NationalChip及图形”商标,实际上或已处于宣告失效状态。而杭州国芯使用该商标作为产品标识对应的收入占比超八成,该商标或尚未注册,未来对其产品销售影响几何?

  ?

  二、机顶盒芯片面临整转政策变化的考验,海外主打新品布局或“慢半拍”

  报告期内,数字机顶盒芯片收入占杭州国芯主营收逾九成,杭州国芯机顶盒芯片下游应用产品主要销往境外。需要指出的是,近几年机顶盒芯片需求源自于亚非欧国家数字整转政策,而不少国家关于该项政策的实施或在2025年结束。

  ?

  2.1 按照传输通道不同,电视机顶盒市场分为数字机顶盒及IPTV/OTT机顶盒

  据招股书,杭州国芯系专注于数字电视和物联网应用领域芯片设计与系统方案开发的芯片设计企业,其目前有数字电视机顶盒芯片和物联网芯片两条业务线。其中,数字电视机顶盒芯片主要应用于数字电视接收终端的机顶盒。

  据招股书,根据传输通道的不同,电视机顶盒可以分为通过广播电视系统传输渠道接收信号的数字电视机顶盒和通过网络渠道接收信号的IPTV/OTT机顶盒。

  ?

  2.2 全球机顶盒市场中数字机顶盒占据主要市场份额,尤以国外市场为主

  据招股书,根据格兰研究数据,2019-2021年,数字电视机顶盒的出货量占据了全球电视机顶盒市场大部分的出货量,各年占比分别为70.28%、66.04%和68.24%。

  其中,根据国内外划分,全球电视机顶盒市场分为国外电视机顶盒市场和国内电视机顶盒市场。根据格兰研究数据,2019-2021年,国外电视机顶盒市场占主要市场份额,各年市场出货量分别为24,647万台、21,337万台和23,832万台,对应的市场份额分别为90.73%、90.68%、92.54%。

  根据格兰研究数据显示,2019-2021年,国外电视机顶盒市场中数字电视机顶盒出货量占据主要市场份额,各年分别为81.48%、78.56%、82.28%。

  也就是说,全球电视机顶盒市场以海外市场为主,海外市场中数字机顶盒出货量占主要市场份额。

  值得一提的是,杭州国芯主打国外市场。

  ?

  2.3 数字机顶盒芯片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占比超九成,下游终端产品主要销往境外

  据招股书,杭州国芯的数字机顶盒芯片符合全球绝大部分国家采用的欧洲标准及中国标准,主要面向北美及日本以外的全球其他地区。

  据签署日为2022年9月30日的关于杭州国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申请文件的审核问询函之回复报告(以下简称“首轮问询回复”),杭州国芯重点布局在海外零售市场、海外运营商市场以及国内卫星电视机顶盒芯片市场。

  据招股书,2019-2021年和2022年1-6月,杭州国芯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3.37亿元、4.1亿元、6.51亿元、3.45亿元。

  其中,2019-2021年和2022年1-6月,杭州国芯数字机顶盒芯片收入分别为3.28亿元、3.94亿元、6.20亿元、3.26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为97.23%、96.19%、95.2%、94.29%。

  2019-2021年和2022年1-6月,杭州国芯物联网芯片的收入分别为934.16万元、1,561.07万元、3,126.13万元、1,973.19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77%、3.81%、4.8%、5.71%。

  不难看出,数字机顶盒芯片的收入占杭州国芯主营业务收入超九成,而物联网芯片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不足一成。

  据招股书,按照交货区域为标准划分境内外销售收入,2019-2021年和2022年1-6月,杭州国芯境内收入分别为2.31亿元、2.88亿元、3.31亿元、2.31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68.71%、70.21%、50.81%、66.93%。

  2019-2021年和2022年1-6月,杭州国芯境外收入分别为1.06亿元、1.22亿元、3.2亿元、1.14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31.29%、29.79%、49.19%、33.07%。境外货物交割地在中国香港地区。

  可见,杭州国芯的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源于境内收入,境外收入的占比总体呈上升趋势。

  实际上,杭州国芯的产品最终销售地域主要为国外市场。

  据招股书,杭州国芯的保荐机构对于报告期内杭州国芯主要数字电视机顶盒生产商的数字电视机顶盒出货量及销售区域情况发送了专项确认函,最终有19家数字电视机顶盒生产商回函,回函的数字电视机顶盒生产商各期采购金额占杭州国芯各期数字电视机顶盒芯片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1.97%、81.45%、82.47%、92.79%。

  2019-2021年以及2022年1-6月,上述终端客户销售的装有杭州国芯芯片的数字电视机顶盒的最终销售地域包括亚非地区(不包括中国)、欧洲、中国、南美洲、大洋洲。

  其中,2019-2021年以及2022年1-6月,最终售往亚非地区(不包括中国)的数字电视机顶盒出货量分别为1,696.78万台、2,192.23万台、2,287.86万台、1,452.3万台,占比分别为74.46%、76.1%、63.78%、81.08%;最终售往欧洲的数字电视机顶盒出货量分别为398.17万台、454.74万台、927.21万台、224.76万台,占比分别为17.47%、15.78%、25.85%、12.55%。

  即装有杭州国芯芯片的数字电视机顶盒终端产品的最终流向区域中,主要为亚非拉和欧洲地区。

  值得注意的是,杭州国芯数字机顶盒芯片在亚非地区出货量占比上升,或与亚非拉及欧洲国家的数字整转政策有关。

  ?

  2.4 境外国家数字整转政策提振机顶盒芯片需求,不少国家或于2025年之前结束

  据招股书,海外市场中,数字机顶盒占据主要市场份额原因系相比于数字电视机顶盒,IPTV/OTT 机顶盒对信道资源占用较多,建设成本及运营成本相对较高,国外各国家地区的基础网络发展进度不同,缺乏IPTV/OTT发展的土壤。此外,对于一些岛屿或者山地起伏地势变化较多的国家或者地区,宽带基础铺设的成本更高,而数字电视机顶盒中的卫星电视机顶盒以卫星方式传 输广播电视信号,可有效地克服山地及海洋等地域限制,实现广泛覆盖。

  因此,国外市场一直存在数字电视机顶盒的市场需求,一些新兴国家对于数字电视机顶盒的市场需求更为明显,如目前东欧、南亚、东南亚、拉美等地区的国家正在推进数字整转,即停止模拟电视信号并转换为数字电视信号,又如意大利、法国等欧洲国家对现有地面传输制式的升级换代,以及从标清转换到高清的数字整转。

  简而言之,国外市场存在数字机顶盒市场需求,一是因为各国家基础网络发展进度不同,二是部分地区基于建设成本考虑,三是因为新兴国家的数字整转政策以及部分欧洲国家升级换代的需求。

  需要说明的是,数字整转系指在一定时间内,在某区域内逐步将现有模拟电视信号转换成数字电视信号(以下简称“模数整转”),或者对现有数字电视信号进行升级换代(数数整转)。

  据招股书,部分欧洲地区国家的数字整转情况中,意大利于2021年开始全面推进DVB-T到DVB-T2的数数整转政策。预计持续时间为2016-2023年。数字机顶盒类型为高清地面电视机顶盒。

  法国于2018年2月发布数字整转计划,要求在2024年1季度启动数字整转。预计持续时间为2018-2024年。数字机顶盒类型为高清地面电视机顶盒。

  亚非拉部分国家的数字整转政策具体情况为,印尼政府在2021年4月开始推行模数整转政策,为3,700万户家庭提供DVB-T2电视服务。目前已完成第一阶段,并计划于2022年下半年开始第二阶段。预计持续时间为2021-2023年。数字机顶盒类型为高清地面电视机顶盒。

  印度政府在2012年10月启动第一阶段有线电视模拟到数字整转,预计持续时间为2012-2024年。数字机顶盒类型为高清有线电视机顶盒。

  孟加拉政府在2021年4月开始推行模数整转政策,预计持续时间为2021-2024年。数字机顶盒类型为高清有线电视机顶盒。

  巴西政府计划于2022年中开始进行5G移频工作,该工作将原本用于模拟信号传输的频段作为5G使用,并转换新的频道用于数字信号传输,计划至2024年底共整转2,000万台DVB-S2/S2X机顶盒。预计持续时间为2022-2024年。数字机顶盒类型为高清卫星电视机顶盒。

  即推行数字整转的国家,政策大多在2025年之前结束。

  据招股书,在全球不同国家地区的数字整转过程中,杭州国芯把握各区域市场轮动机会,提供相应的芯片方案,满足客户的多样化需求。近年来,欧洲、亚非拉等地区的国家大规模推行数字整转政策,带动数字电视机顶盒需求增长。作为数字电视机顶盒芯片行业的龙头企业之一,杭州国芯相应产品销量有着较大的提升。

  不难看出,近年来,欧洲、亚非拉等地区的国家大规模推行数字整转政策,带动数字电视机顶盒需求增长,该政策大多数会在2025年之前结束。在这之后,杭州国芯外销产品获得的“政策红利”又是否能持续?不得而知。

  ?

  2.5 杭州国芯适配DVB-S2X的芯片仍在设计中,竞争对手早已推出相关产品

  据首轮问询回复,在海外运营商市场中,杭州国芯的劣势主要体现在产品缺乏对DVB-S2X的支持,目前新一代适配DVB-S2X的芯片已经在设计中。

  其中,扬智科技、澜至电子科技(成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澜至科技”)系杭州国芯在海外卫星电视机顶盒芯片零售市场的竞争对手。

  据澜至科技官网,截至查询日期2023年1月4日,澜至科技已提供支持DVB-S/S2/S2X的卫星数字电视机顶盒整体解决方案。

  据扬智科技官网,截至查询日期2023年1月4日,扬智科技已于2019年推出新一代机顶盒S2X芯片。

  也就是说,杭州国芯在设计中的适配DVB-S2X的芯片,同行竞争对手却已推出相关产品。

  上述情形意味着,杭州国芯的数字机顶盒芯片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逾九成,其数字机顶盒芯片主要销往境外市场,主要以亚非拉等国家为主,而这些国家数字整转政策提振机顶盒芯片需求,或带动杭州国芯数字机顶盒芯片的销量。此外,重点布局的海外运营商市场的杭州国芯,劣势主要体现在产品缺乏对DVB-S2X的支持,而其两家同行早已有产出,杭州国芯的布局是否落后于同行?未来杭州国芯将如何确保业务可持续增长?尚待解答。

  ?

  三、物联网芯片市场开拓或“遇阻”,客户成立即合作次年停业现疑云

  开拓新业务系保持企业强劲的业务竞争力的一种方式。需要指出的是,杭州国芯向物联网芯片拓展,而该新业务开拓或“遇阻”。

  ?

  3.1 杭州国芯的物联网芯片,包括电子雷管芯片和AI语音芯片

  前面提到,杭州国芯目前有数字电视机顶盒芯片和物联网芯片两条业务线。其中,物联网芯片包括电子雷管主控芯片和AI语音交互芯片。

  2019-2021年和2022年1-6月,杭州国芯物联网芯片的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77%、3.81%、4.8%、5.71%。

  ?

  3.2 通过与正东兴合作进入电子雷管主控芯片领域,正东兴系唯一客户

  据二轮问询回复,杭州国芯于2018年底正式立项开发电子雷管主控芯片,并于2020年初推出第一代电子雷管主控芯片。

  具体来看,深圳市正东兴通讯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东兴”)系专业从事移动通讯终端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的公司,其在采购杭州国芯电子雷管主控芯片之前,已有同杭州国芯在AI语音交互产品上的合作,并从2018年7月开始采购杭州国芯AI语音交互芯片。

  在双方合作的过程当中,正东兴的实控人基于其在民爆行业多年的从业经验,在2018年下半年将其对于电子雷管市场未来的判断和相关信息传递给杭州国芯。杭州国芯在获悉2018年9月17日的民爆行业智能制造现场推广会相关情况,及经过近三个月的市场调研与技术评估后,于2018年底正式立项开发电子雷管主控芯片,并于2020年初推出第一代电子雷管主控芯片。

  换句话说,杭州国芯开拓电子雷管芯片领域,或系听取客户正东兴的建议。

  据首轮问询回复,2019-2021年和2022年1-6月,杭州国芯电子雷管主控芯片按照系列分类的收入中,N6001系列的收入分别为0元、550.17万元、1,464.41万元、1,587.79万元,占电子雷管主控芯片收入比例均为100%。

  据二轮问询回复,2020-2021年和2022年1-6月,杭州国芯对于正东兴电子雷管主控芯片的销售金额分别为550.17万元、1,464.41万元和1,587.79万元,2021年和2022年1-6月销售量同比增长184.04%和166.67%。

  可以看出,杭州国芯电子雷管主控芯片仅有N6001系列,且仅有正东兴一名客户。

  对于电子雷管主控芯片的终端客户只有一家的原因,杭州国芯在首轮问询回复中解释称,其一,目前国内民爆行业中,电子雷管方案商大部分为主控芯片的设计方,而电子雷管模组与起爆器提供商则为同一家公司。正东兴的主要实控人在民爆行业有着多年的从业经验,其通过正东兴向杭州国芯采购电子雷管主控芯片后,运至其控制的另一家设备生产制造企业进行电子雷管模组的生产以及起爆器的研发与生产。

  其二,由于杭州国芯研发电子雷管主控芯片时间周期不长,需要与在民爆行业内有深厚经验的公司共同合作制作方案。目前,杭州国芯同正东兴紧密合作,已在电子雷管市场中占有了一定的市场份额。在同正东兴合作的过程中,杭州国芯不仅提供电子雷管主控芯片,同时在电子雷管模组方案设计、电子雷管生产的测试方案设计、起爆器内部与电子雷管模组通讯的模块方案设计中提供与芯片相关的配套支持,实现了较高的客户粘性。随着产品的不断升级迭代,杭州国芯电子雷管主控芯片产品通讯稳定性、低功耗设计、成本及产能等综合优势越来越明显。截至2022年6月30日,杭州国芯拥有正东兴在手订单金额超3,400万元。

  与此同时,杭州国芯的AI语音交互芯片市场开拓或面临“窘境”。

  ?

  3.3 到2021年AI语音芯片销售额仅一千多万元,称因市场竞争激烈等原因导致

  据首轮问询回复,2019-2021年和2022年1-6月,杭州国芯AI语音交互芯片共3个系列,分别为GX8002系列、GX8008系列、GX8010系列。

  其中,2019-2021年和2022年1-6月,GX8002系列收入分别为0万元、169.02万元、485.78万元、201.09万元。

  同期,GX8008系列收入分别为656.34万元、601.88万元、625.23万元、96.63万元;GX8010系列收入分别为277.82万元、240万元、550.7万元、87.67万元。

  经《金证研》南方资本中心测算,2019-2021年和2022年1-6月,杭州国芯AI语音交互芯片收入合计分别为934.16万元、1,010.9万元、1,661.71万元、385.39万元。

  对于报告期内AI语音交互芯片销售收入较低的原因,杭州国芯解释称,其一,AI语音交互芯片对应的市场,是一个新兴市场,面临技术和商业形态摸索迭代的过程。近年来伴随着以深度学习为代表的人工智能技术的进步,AI语音交互应用已逐步在智能音箱和对话机器人等场景中落地。

  其二,AI语音交互芯片在应用落地的过程中,仍然面临较多的技术考验,如产品应用场景的环境噪声,不同区域和年龄的口音的适应,声学结构的影响,产品功耗和成本的限制等等。这些技术问题会拉长产品的量产周期,同时也会容易让一些技术能力弱的客户项目失败。AI语音行业的企业也在持续地做性能、成本、功耗的优化,逐步解决上述AI语音技术普及面临的障碍。

  其三,当前AI语音市场竞争已经较为激烈。由于AI概念的火爆,产生了不少的AI芯片创业公司,一些以语音算法见长的AI创业公司或者互联网公司建立了芯片业务,同时,传统的主控芯片厂家也在主控芯片中增加AI语音能力去解决客户的部分需求;报告期内受全球经济疲软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下,AI语音交互芯片的客户需求出现短期的下滑,很多老客户的订单出现暂停和减少等现象,也一定程度上影响了AI语音交互芯片的收入。

  ?

  3.4 声称与小米步步高阿里等达成合作,大客户策略或将带来业绩增长

  而杭州国芯在首轮问询回复中也表示,虽然报告期内,AI语音交互芯片销售收入较低。2022年以来,公司也在持续开拓新的AI语音交互芯片客户和下游应用市场,目前在步步高、阿里巴巴两个知名客户上已取得阶段性突破,并同亚马逊一起发布了双麦阵列AFE解决方案,预计会在2022年下半年和2023年给公司带来业绩贡献。

  此外,公司后续计划推出支持AI语音能力和蓝牙连接的主控芯片,支持AI语音和AI图像融合的主控芯片等系列芯片产品。这些产品将会进一步提升公司的竞争能力,同时降低客户的使用门槛,在不同场景上面实现AI能力的普及。

  同时,对于AI语音交互芯片的新客户开拓情况,杭州国芯称,2019-2021年和2022年1-6月,杭州国芯积极推广AI语音交互芯片,与国内的主流云平台和算法公司展开生态合作,并已将产品应用到小米、360、京东、漫步者、大华、Rokid等众多知名物联网客户的产品中,应用方向覆盖智能家居、智能车载、智能穿戴等场景。

  同时,杭州国芯表示,其将继续加强新客户和新市场的开拓工作,并强调大客户策略,近来也取得一些新的进展。如2021年推广的超低功耗语音芯片GX8002已成功导入步步高;2022年与阿里巴巴旗下天猫精灵团队展开更进一步深入合作,在原先生态合作的基础上,直接成为阿里巴巴供应商,为其提供多款AI语音芯片;2022年7月,正式发布和亚马逊合作的双麦克风阵列AFE解决方案,该方案已经通过亚马逊AVS认证,此项目在将帮助公司打开海外市场上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

  由此,杭州国芯表示,其应用于物联网领域的收入由于受行业发展周期等因素的影响,短期内收入较低,但随着杭州国芯不断的业务创新和持续的市场开拓,未来预期物联网芯片销售收入将会呈现上涨趋势。

  有趣的是,实际上早在2016年杭州国芯就宣称与阿里巴巴达成了合作。

  ?

  3.5 2016年称其芯片应用于阿里YoC,2021年称芯片应用于小米音视频会议扬声器

  据杭州国芯公司官网公开信息,2016年6月29日,杭州国芯科技在上海国际会展中心发布物联网刷脸迎宾机器人YoC芯片GX8001,成为支持阿里巴巴YunOSYoC云端一体嵌入式计算芯片平台的优先成员之一。

  GX8001具备云端一体安全的分布式计算能力和从芯片到云的全链路安全体系,能够将人脸识别等互联网服务统一封装并以分布式的方式开放到物联网设备中。该芯片实现了人脸检测、人脸识别、TTS语音合成、智能迎宾、员工考勤、访客管理等众多功能,可广泛用于企业迎宾系统、考勤系统、会员管理系统等领域。

  另外杭州国芯官网2021年6月10日公开信息显示,小米发布的首款远程会议产品“小米音视频会议扬声器”,其中选用了杭州国芯的GX8008芯片作为专用DSP处理芯片。GX8008芯片是杭州国芯面向AI语音领域推出的专用处理芯片。

  即2016-2021年期间,杭州国芯在其公司官网宣称,其产品应用于阿里巴巴YoC、小米音视频会议扬声器等产品。

  ?

  3.6 问询回复披露的AI语音芯片前五大终端客户中,并未包括小米、阿里

  需要一提的是,首轮问询回复中披露的“报告期内AI 语音交互芯片前五大终端客户”中,却未出现阿里巴巴、小米的“身影”。

  ?

  3.7 简家智能是AI语音芯片前五大终端客户,成立当年即合作次年已停业

  此外需要一提的是,据首轮问询回复,2019-2020年,宁波简家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简家智能”)是杭州国芯报告期内AI 语音交互芯片第五大和第一大终端客户。同期,杭州国芯对简家智能销售金额分别为70.34万元、143.42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简家智能于2019年8月5日注册成立,住所位于浙江省宁波市宁海县桥头胡街道东吕村303号。2020年年报显示,简家智能经营状态为“停业、歇业”,股东的实缴出资额为0元。

  2022年7月1日,简家智能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截至查询日2022年12月29日仍未移出。

  在此情况下,杭州国芯与简家智能的交易是否具备真实性?

  上述情形看出,2018年底,杭州国芯正式立项开发电子雷管主控芯片,目前正东兴系其电子雷管芯片领域的唯一客户。而AI语音芯片方面,杭州国芯表示,报告期内AI语音芯片销售收入较低,系因市场竞争激烈等原因导致。同时杭州国芯表示,其与小米步步高阿里等达成合作,其中与阿里合作取得了阶段性突破,2022年与阿里旗下天猫精灵团队展开更进一步深入合作成为了阿里供应商,大客户策略或将带来业绩增长。

  而蹊跷的是,早在2016年起,杭州国芯官网宣称与阿里巴巴达成了合作,其芯片应用于阿里YoC。而杭州国芯2021年也表示,芯片被应用于小米音视频会议扬声器。然而问询回复披露的AI语音芯片前五大终端客户中,并未包括小米、阿里。其中是否因为前期合作进程不理想所致?而杭州国芯物联网芯片市场拓展是否不及预期?存疑待解。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撤回申请材料后,杭州国芯是否难以经受市场考验?暂未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