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 舒望/作者 庭初/风控

  2015年,为了快速实现在中部地区的产能布局,扩充产品线,田野创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田野股份”)承债式收购以1元价格收购湖北爱斯曼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爱斯曼”)100%的股权,此次收购形成商誉1,760.75万元。蹊跷的是,爱斯曼被收购后,却因不符合开工生产的外在条件而未进行生产。2020年,爱斯曼以4,500万元价格将位于荆门市屈家岭管理区易家岭屈岭路的土地及地上建筑附着物整体转让,并于2021年注销。

  此番上市,田野股份已授权的发明专利数量或行业垫底,且田野股份并无核心技术人员。此外,对比环评报告与验收报告披露的项目达产后的产能,招股书披露的田野股份母公司原料果汁及速冻果蔬的产能、子公司原料果汁的产能,或均少于两份环评文件披露的产能。其中,关于田野股份的产能数据是否具备真实性?田野股份是否存在通过降低产能来拔高产能利用率的嫌疑?此次募资进行扩充原料果蔬制品的产能,未来能否消化?

   

  一、尚未认定核心技术人员,发明专利数量或行业“垫底”

  创新能力是企业发展的内在驱动力,也是提高企业市场竞争力的核心因素之一。需要提及的是,田野股份发明专利数量处于行业末尾。

   

  1.1 六项发明专利中一项系受让取得,两项系通过产学研项目获得

  据田野股份签署日为2023年1月3日的招股说明书(以下简称“招股书”),海南达川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南达川”)、湖北田野农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田野农谷”)均为田野股份的全资子公司。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3年1月3日,田野股份取得发明专利6项。其中,专利权人为田野股份的专利,包括专利号为ZL1010505561.9的“一种浓缩甘蔗汁的制备方法”、专利号为ZL201110075106.4的“一种用甘蔗渣生产低聚木糖的方法”、专利号为ZL201110093742.X的“一种水酶法提取西番莲籽油的方法”、专利号为ZL201910548817.5的“一种乳酸菌和酵母菌DV10协同发酵芒果功能饮料及其方法”。

  此外,专利号为ZL201910230123.7的“一种以芒果核为主料的灵芝栽培基质及制备方法”的发明专利,该专利权人为海南大川;专利号为CN201810640893.4为的发明专利“一种食品厂车间生产用水果清洗装置”,该专利权人为农谷生物。

  其中,专利号为CN201810640893.4的发明专利“一种食品厂车间生产用水果清洗装置”,取得方式为转让。

  此外,田野股份专利号为ZL201910548817.5的“一种乳酸菌和酵母菌DV10协同发酵芒果功能饮料及其方法”的发明专利,以及海南达川专利号为ZL201910230123.7的“一种以芒果核为主料的灵芝栽培基质及制备方法”的发明专利,系田野股份与海南大学通过项目合作获得发明专利授权。

  此外,2022年7月,田野股份的全资子公司称其已授权的发明专利共8项。

  并且,田野股份未认定核心技术人员。

   

  1.2 2019-2021年及2022年1-6月,田野股份无核心技术人员

  据招股书,2019-2021年及2022年1-6月,田野股份未认定核心技术人员。

  除此之外,田野股份的专利数量或并不具备优势。

   

  1.3 截至2023年1月3日,获得的授权发明专利数量不敌同行

  据招股书,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3年1月3日,田野股份共拥有发明专利6项。

  此次上市,田野股份的同行可比企业包括国投中鲁果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投中鲁”)、中国海升果汁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升果汁”)、烟台北方安德利果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利股份”)。

  据国家知识产权局数据,截至2023年1月3日,国投中鲁(母公司)已授权的发明专利共14项。

  据海升果汁签署日为2022年3月7日的《有关核心中国附属公司之预重整》,陕西海升果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升果业”)为海升果汁的绝对控股附属公司。

  据国家知识产权局数据,截至2023年1月3日,海升果业已授权的发明专利共13项。

  据德利股份2021年报,截至2021年12月31日,德利股份已授权的发明专利共7项。

  可以看出,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3年1月3日,田野股份的发明专利数量或在行业中“垫底”。

  上述情形看出,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3年1月3日,田野股份已授权的发明专利共6项,其中1项为受让取得,2项为合作的产学研项目成果。此外,田野股份及其子公司已授权的发明专利共6项,或落后于其3家同行业可比公司。

  另外,田野股份的产能数据现“罗生门”。

   

  二、主要产品产能数据与环评文件存出入,产能利用率或注水募资扩产“放卫星”

  产能利用率可评估产能扩充的需求程度。此番上市,田野股份母公司及子公司的产品产能数据,与两份环评文件“打架”。

   

  2.1 原料果汁产能利用率不足90%,拟新增2.34万吨原料果蔬制品的产能

  据招股书,田野股份的募投项目“海南达川热带特色产业扩产项目”(以下简称“热带产业扩产项目”)的实施主体为海南达川。“热带产业扩产项目”拟在海南省定安县扩建海南达川现有工厂,预计投资2.11亿元,建成后预计新增年产2.34万吨原料果蔬制品的产能。

  另外,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3年1月3日,海南达川现有原料果汁产能为2.02万吨/年,此次扩产产能占其现有产能的比例为116.07%,扩产产能主要用于提高芒果、番石榴、荔枝、青金桔、柠檬、菠萝等现有加工品种的产量。

  实际上,2021年,田野股份原料果汁的产能利用率不足90%。

  据招股书,2019-2021年及2022年1-6月,田野股份原料果汁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70.37%、63.31%、86.51%、84.21%。

  并且,招股书中,田野股份子公司海南达川的原料果汁产能,与环评报告披露的数据或“对不上”。

   

  2.2 2019-2020年,环评报告披露子公司海南达川原料果汁产能与招股书存出入

  据招股书,田野股份的原料果汁产品包括浓缩果汁、NFC、调配果汁等多种形态和规格。其中,NFC即“非浓缩还原汁”,是将新鲜原果清洗后压榨出果汁,经瞬间杀菌后直接灌装,完全保留了水果原有的新鲜风味。

  2019-2021年及2022年1-6月,海南达川原料果汁的产能分别为12,096吨、13,608吨、20,160吨、10,080吨,总产量分别为9,386.96吨、10,397吨、22,515.46吨、9,891.44吨,产能利用率77.6%、76.4%、111.68%、98.13%。

  据广州绿网环境保护服务中心(以下简称“绿网”)披露的由海南达川建设的《海南达川热带特色产业扩产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以下简称“环评报告”),环评报告编制于2022年12日。

  其中,海南达川现有项目的基本情况显示,2010年1月11日,海南达川建设的“海南达川食品有限公司项目”取得定安县国土环境资源局《关于海南达川食品有限公司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的审批意见》,并于2017年9月进行竣工环境保护验收。该项目现一年生产果浆产品为2万吨,果丁类饮料产品为500吨。

  倘若2017年9月竣工的“海南达川食品有限公司建设项目”完全达产,则2019-2021年,海南达川原料果汁的产能或为2万吨。而同期,招股书披露海南达川原料果汁的产能分别为12,096吨、13,608吨、20,160吨。其中,招股书披露的海南达川2019-2020年产能少于环评报告的数据,是否因为尚未达产?而彼时“海南达川食品有限公司建设项目”已竣工验收两年,为何尚未达产?抑或者两份文件关于海南达川2019-2020年产能的数据,存在“出入”?

   

  2.3 验收报告披露母公司原料果汁产能或为3.8万吨,同期招股书披露产能为1.61万吨

  据招股书,2019-2021年及2022年1-6月,田野股份母公司原料果汁的产能分别为6,048吨、7,560吨、16,128吨、8,064吨,总产量分别为5,718.22吨、6,068.5吨、16,798.42吨、8,315.68吨,产能利用率分别为94.55%、80.27%、104.16%、103.12%。

  据绿网披露的田野股份《果蔬干、蜜饯生产项目竣工环境保护验收监测报告表》(以下简称“验收报告”),田野股份的“果蔬干、蜜饯生产项目”于2016年5月开工,2017年6月竣工。2021年1月,田野股份根据“果蔬干、蜜饯生产项目”的检测结果和现场环境关联检查情况,编制完成了该项目的竣工环境保护验收监测报告表。

  验收报告中,田野股份的原有项目中,“果蔬农产品深加工项目”于2010年4月8日获得原北海市环境保护局环评批复,并于2011年6月21日通过竣工环境保护验收。“果蔬农产品深加工项目”建设亚热带水果浓缩果汁加工生产线2条、水果原浆汁生产线2条年加工鲜果菠萝、芒果20万吨,年产浓缩汁2万吨、水果原浆汁1.8万吨。

  据招股书,田野股份的原料果汁包括水果原浆、浓缩汁系列。

  也就是说,按照验收报告披露的“果蔬农产品深加工项目”的建设内容,倘若该项目完全达产后,2019-2021年,田野股份母公司原料果汁的产能或合计均为3.8万吨。同期,而招股书披露田野股份母公司原料果汁的产能分别为6,048吨、7,560吨、16,128吨。

  进一步而言,若以验收报告披露的田野股份母公司原料果汁的产能来测算,2019-2021年,田野股份母公司原料果汁的产能利用率或分别为15.05%、15.97%、44.21%。

  此外,招股书披露冻果蔬的产能,或也与环评文件“对不上”。

   

  2.4 根据验收报告披露的产能测算,2021年速冻果蔬的产能利用率或不足六成

  据招股书,2019-2021年及2022年1-6月,田野股份速冻果蔬的产能均为5,040吨,总产量分别为3,348.44吨、3,943.06吨、3,938.52吨、2,520吨,产能利用率分别为66.44%、78.24%、78.15%、72.72%。

  据验收报告,田野股份的“速冻甜玉米、芒果、菠萝、木瓜项目”于2012年10月26日分别获得原合浦县环境保护局环评批复,并于2014年1月26日通过竣工环境保护验收。“速冻甜玉米、芒果、菠萝、木瓜项目”年加工甜玉米、芒果、菠萝、木瓜1.8万吨,年产速冻甜玉米、芒果、菠萝、木瓜7,200吨。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研究,如果以验收报告披露的田野股份母公司速冻果蔬的产能计算,2019-2021年,田野股份母公司速冻果蔬的产能利用率或分别为46.51%、54.76%、54.7%。

  此次上市,田野股份拟新增年产2.34万吨原料果蔬制品的产能。2019-2021年及2022年1-6月,田野股份原料果汁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70.37%、63.31%、86.51%、84.21%。蹊跷的是,按照环评报告与验收报告披露的项目达产后的产能来看,招股书披露的田野股份母公司原料果汁及速冻果蔬的产能、子公司海南达川原料果汁的产能,或均少于上述两份环评文件披露的产能。其中,关于田野股份的产能数据是否具备真实性?田野股份是否存在通过降低产能来拔高产能利用率的嫌疑?此次募资进行扩充原料果蔬制品的产能,未来能否消化?

  寓目暂为实,过者即为虚。笼罩在田野股份的疑云,仍在聚集,而田野股份上市后又能否经受住市场的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