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海南椰岛(行情600238,诊股)召开了2023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包括“关于公司2022年度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方案的议案”“关于无需编制前次募集资金使用情况报告的议案”“关于公司未来三年(2022-2024年)股东分红回报规划的议案”“关于变更公司注册资本及修订<公司章程>的议案”等11项议案全部被否。

  值得注意的是,11项预案的反对票均由海南椰岛第二大股东海口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投出。随着此次议案被否,海南椰岛实控人变更失败,也可以看出海口国资委不想让冯彪及其代理人王晓晴参与椰岛经营治理的决心之大。

  此外,1月3日,海南椰岛发布公告称,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22年12月31日10时至2023年1月1日10时(延时除外)在淘宝司法拍卖网公开拍卖北京东方君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有的公司股份计75,486,481股,占东方君盛所持公司股份的100%,占公司股本的16.84%。拍卖结果显示,此次拍卖标的物已流拍。

  非公开发行不成功、司法拍卖不成功,目前实控人虽还是冯彪,但市场上多数认为冯彪出局事大概率,一鲸落万物生,“海南椰岛重回海口国资委的怀抱,混改进行时,非常值得想象。”、“会否转移控制权给贵州遵义国资委?”、“海南椰岛控股方猜想:郎酒,酒,西凤,国……”,就看东方君盛所持股份是二股东被动接手,还是被新的大资本看上了。我们来分析一下后续发展可能

  海南椰岛定增方案被否决后,东方君盛股票二拍也将启动,若东方君盛股票没有被同一个机构全部买走,那么海口国资即上位成为海南椰岛的第一大股东,成为第一大股东后可以拥有控股权溢价;或者10个包被同一家机构买走,再由郎酒、酒等有实力的企业借壳,打包收购稳坐第一大股东位置。

  年来白酒企业新股上市进度陷入冰封期。1月5日,一则“白酒企业限制在主板上市”的消息引发酒业高度关注。据相关媒体报道称,监管部门将对核准制下的主板申报进行行业限制,明确“红灯行业”(包括食品、防疫、白酒等)不能申报IPO、“黄灯行业”(包括家装、电器等)头部企业才可申报。

  所以业界普遍认为,白酒行业未来上市有两条路,一是借壳上市,二是在港股上市。从目前披露IPO意向的白酒企业来看,无论是已折戟的还是正在做准备的,都在谋求主板上市,那么也就更倾向“借壳上市”这种曲线策略。

  可见资本市场对白酒企业IPO兴趣愈加浓厚,毕竟获得原始超额利润甚至拨得头筹红利是资本逐利本质下最原始最迫切的渴望。以年来备受关注的白酒公司为例,酒、郎酒发展势头强劲,并已跨越2000亿元大关;上市声量颇高的国酒业,也在跨越百亿后迈入新征程。贵州披露的上市后备名单中也不乏白酒企业的身影,贵州除酒、国金沙外,还包括珍酒、夜郎古、小糊涂仙、岩博酒业、贵州醇等企业。其中酒、西凤酒、郎酒等老名酒企业成为频频被提及会“借壳上市”的对象。

  2021年4月,海南椰岛与茅镇糊涂酒业集团成立合资公司,合作经营酱香白酒业务,公司在相关合同中承诺未来五年向糊涂酒集团注资50亿,协助将糊涂酒集团打造成仁怀第二大酱香白酒企业。根据数据显示,糊涂酒业的酱香型白酒产能超10000吨,浓香型白酒产能20000吨,通过采用传统12987酱酒坤沙工艺,优质酱香酒贮存量30000吨,位列茅镇基酒储备前五。加之贵州政府多次去椰岛考察调研及洽谈招商引资,可以说海南椰岛与贵州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定增被否跟股权流拍,让海南椰岛彻底成为资本市场的“壳”了。不论是海口国资准备上位实控人,还是由海口国资认可的企业接盘东方君盛的股份,冯彪出局几乎是板上钉钉,也是在他完全退出后,海南椰岛或才将迎来发展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