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 白泽/作者 惜海/风控

  2015年6月,四川港通医疗设备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港通医疗”)曾申报中小板首次公开发行上市,于2017年5月被否,原因之一涉及彼时实控人控制企业的员工设立的企业,不但与港通医疗存在业务重合,且与港通医疗存在关联租赁的情形。

  此次重整上市之路,港通医疗或面临诸多考验。一方面,港通医疗与董事长老东家的参股公司因串标被处罚,而在此次处罚前,港通医疗就与该企业曾多次同场竞标。另一方面,通过股权穿透,与港通医疗交易超两千万元的客户背景值得关注,港通医疗间接持股的企业的合作伙伴,与该客户投资同一企业。

  除此之外,港通医疗实控人、董事、分公司负责人均现向公职人员行贿的“黑历史”。需要指出的是,此次募投项目的环评单位,因环评质量问题被“点名”且失信扣分。

   

  一、曾因串标“吃”罚单,被处罚后仍与串标方同场竞标

  2022年2月,港通医疗在投标过程中因与其他企业串标被处以罚款22.98万元。值得注意的是,其中参与串标的企业与港通医疗董事长“老东家”存关联。

   

  1.1 除董事长陈永外,港通医疗还有多名董事会成员均来自空分集团

  据港通医疗签署日期为2022年9月2日的招股说明书(以下简称“招股书”),港通医疗董事长、总经理陈永,1987年至1998年就职于四川空分设备(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前身为四川空气分离设备厂,以下简称“空分集团”),曾担任备配件分公司经理、空分集团总经理助理。1998年,陈永投资设立并主持创办港通医疗。

  董事、副总经理樊雄然,1986年7月至1993年9月在空分集团机器分厂担任技术员,1993年9月至1998年5月在空分集团备配件公司负责配件销售工作。1998年5月,樊雄然加入港通医疗。

  董事、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陈兴根,1985年7月至1994年8月在空分集团担任产品设计技术员,1994年9月至2001年5月,在空分集团担任技术科长和工程师。2001年6月,陈兴根加入港通医疗。

  董事、副总经理彭健,1993年7月至1998年3月在空分集团担任职工培训、产品设计等工作。1998年3月,彭健加入港通医疗。董事文再敏,1984年至2000年,在空分集团经发公司从事销售工作。2000年,文再敏加入港通医疗。

  财务总监张秋,2007年7月至2016年4月在空分集团从事财务工作。2018年9月,张秋加入港通医疗。

  另外,港通医疗核心技术人员曾爱民,曾就职于空分集团,历任深冷研究所技术员、机器分厂工程师,1998年加入港通医疗。

  不难看出,港通医疗的董事与高管中有多名成员来自空分集团。

  而空分集团参股的公司,与港通医疗业务重叠。

   

  1.2 空分集团对空分医用持股37.93%,空分医用与港通医疗业务或存交叠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四川空分医用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空分医用”)成立于1988年10月19日。截至查询日2023年1月9日,空分医用的注册资本为2,320万元,简阳川空珍珠保温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简阳川空”)、四川空分设备(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空分集团”)、廖四敏分别出资1,430万元、880万元、10万元。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研究,截至查询日2023年1月9日,简阳川空、空分集团、廖四敏分别对空分医用持股61.64%、37.93%、0.43%。

  据空分医用2016年6月22日签署的公开转让说明书(以下简称“空分医用公转书”),空分医用属于医疗设备及器械制造行业,主要为客户提供医用气体系统、医用净化工程系统以及医疗设备备件销售等在内的医疗工程整体解决方案,收入主要来源于医用气体系统与医用净化工程系统的建设及备件销售。

  据招股书,港通医疗是一家现代化的医疗器械研发制造及医疗专业系统整体方案提供商,主营业务为医用气体装备及系统、医用洁净装备及系统的研发、设计、制造、集成及运维服务。

  可见,空分医用与港通医疗或存重叠,均涉及医用气体及医疗洁净装备。

  值得注意的是,空分医用与港通医疗上演“围标”。

   

  1.3 2022年3月,港通医疗与空分医用及湖南泰瑞等企业串标被罚22.38万元

  需要补充说明的是,港通医疗的营业收入主要通过招投标。

  据发布于2022年9月30日的《关于四川港通医疗设备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申请文件的审核问询函的回复》(以下简称“首轮问询函回复”),2019-2021年,港通医疗通过招投标方式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71亿元、4.11亿元、5.33亿元,占港通医疗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1.02%、73.11%、78.25%。

  据招股书,2022年3月7日,德州市城市管理局作出德执法行罚字(2021)4-5号《行政处罚决定书》,港通医疗2020年在德州市妇女儿童医院手术净化和医用气体系统建设项目投标中,提供的投标文件与其他4家单位的投标文件多处错误异常一致,属于串通投标行为,并依据《招标投标法实施条例(2019修订)》第六十七条第一款、《招标投标法(2017修正)》第五十三条等规定,对港通医疗按照项目中标金额千分之五从轻处罚22.38万元。

  据德执法行罚字(2021)4-5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与港通医疗在德州市妇女儿童医院手术净化和医用气体系统建设项目中相互串通投标的另外四家企业分别为沈阳天航电气设备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沈阳天航”)、湖南泰瑞医疗科技有限公司(现已更名为湖南泰瑞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统称为“湖南泰瑞”)、空分医用、深圳市尚荣医用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尚荣医用”)。

  而在此次处罚前,港通医疗与空分医用曾多次同场竞标。

  ?

  1.4 2020-2021年期间,港通医疗与空分医用多次同场竞标

  据内蒙古自治区公共资源交易网,“呼伦贝尔市海拉尔区人民医院净化装修及医用气体工程项目”的第一、第三中标候选人分别为港通医疗、空分医用,投标价格分别为1,060.14万元、1,051.5万元。该项目开标时间为2021年9月16日。

  据南充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南部县中医医院住院楼医技楼建设项目–医用气体工程”公示的第一、第二、第三中标候选人分别为成都坤洋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坤洋实业”)、港通医疗、空分医用,投标报价分别为139.3万元、139.9万元、140万元,综合评标得分分别为93.65、86.27、82.63。该项目开标时间为2021年10月11日。

  而在另一项目招标中,空分医用与港通医疗再度同时现身投标人名单。

  据南充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南充市中心医院下中坝院区等四个建设项目暂估价项目净化工程及医用气体工程”评标结果公示,第一中标候选人为成都宏达洁净技术工程有限公司,开标时间为2020年10月20日。

  其他投标人分别有港通医疗、空分医用、尚荣医用、湖南泰瑞、深圳市汇健医疗工程有限公司、浙江强盛医用工程有限公司。

  也就是说,港通医疗与空分医用以及此前一起被认定相互串标的尚荣医用、湖南泰瑞,曾共同投标“南充市中心医院下中坝院区等四个建设项目暂估价项目净化工程及医用气体工程”。

  有意思的是,就在港通医疗与湖南泰瑞被处罚后,港通医疗与湖南泰瑞又再次共同竞标。

   

  1.5 在串标被处罚后,港通医疗与湖南泰瑞仍存共同投标的情形

  据山东省德州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德州市东部医疗中心项目医用气体工程”于2022年5月31日开标,港通医疗、湖南泰瑞分别为第一、第二中标候选人,中标价格分别为2,696.13万元、2,727.99万元。该项目最终由港通医疗中标。

  据天水市公共交易资源中心,“天水市中医医院内科综合大楼医用气体制氧系统、正负压系统、呼叫系统、设备带及配套安装项目”于2022年4月25日开标,港通医疗、湖南泰瑞分别为第二、第三投标人,投标金额分别为745.72万元、748.51万元。该项目最终由湖南泰瑞中标。

  一方面,港通医疗的多名董事、高管“来自”空分集团。而2022年3月,港通医疗与空分集团的参股子公司空分医用因串标被处罚。并且,在此次串标前,港通医疗与空分医用就曾多次同场竞标。

  另一方面,在上述串标被处罚中,相互串标的公司还包括湖南泰瑞。而在处罚之后,湖南泰瑞与港通医疗又在两起招标活动中同场竞标,并且港通医疗、湖南泰瑞分别中标。鉴于此前曾存在互相串标的情形,那么,港通医疗与湖南泰瑞再次同场竞标,串标的情形能否避免继续上演?不得而知。

  疑云并未散去。

   

  二、客户背景穿透与港通医疗参股公司存“交集”,贡献超两千万元收入

  莫看江面平如镜,要看水底万丈深。通过股权穿透,港通医疗间接持股的企业的合作伙伴,与客户投资同一企业。

   

  2.1 港通医疗对鑫虹易成持股17.8%,并通过鑫虹易成间接持股润土企管

  据招股书,成都鑫虹易成健康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鑫虹易成”)成立于2019年8月30日,执行事务合伙人为成都溥斐歆诺企业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溥斐歆诺”),主要从事股权投资业务。另外,港通医疗对鑫虹易成持股17.8%。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截至查询日2023年1月9日,成都润土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润土企管”)成立于2016年2月14日,经营范围为企业管理咨询、商务咨询等。截至查询日2023年1月9日,成都润土的注册资本为6,000万元,鑫虹易成认缴出资2,880.43万元、董昱出资1,086.96万元。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研究,截至查询日2023年1月9日,鑫虹易成、董昱分别对润土企管持股48.01%、18.12%。

  事实上,润土企管的股东董昱,原是鑫虹易成初始投资人之一。

   

  2.2 董昱原系鑫虹易成初始投资人,持股比例曾一度达72.5%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截至查询日2023年1月9日,鑫虹易成共发生4次出资情况变更,分别在2020年5月29日、2020年7月17日、2021年4月30日、2021年6月29日。

  2020年5月29日,鑫虹易成的出资人由张德顺、游章伦、董昱、庞红,变更为张德顺、庞虹。2020年7月17日,鑫虹易成的出资人变更为张德顺、张严、庞红、曾在勇、王功、王卫、港通医疗。2021年4月30日,鑫虹易成的出资人变更为溥斐歆诺、张严、庞红、曾在勇、王功、王卫、港通医疗。截至查询日2023年1月9日,溥斐歆诺、港通医疗仍对鑫虹易成持股。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研究,截至2020年5月29日,董昱对鑫虹易成持股72.5%,系鑫虹易成第一大股东。

  也就是说,董昱和张德顺为鑫虹易成的初始投资人,两人退出后不再对鑫虹易成持股。

  而张德顺虽然退出了鑫虹易成,但现为鑫虹易成执行事务合伙人的法定代表人。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截至查询日2023年1月9日,张德顺系溥斐歆诺的法定代表人,并对其持股20%。

  继续回到润土企管。

   

  2.3 润土企管与华西健康系华西信息的股东,王珂、董昱均在华西信息任职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截至查询日2023年1月9日,成都华西公用医疗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西信息”)成立于1999年9月22日。截至查询日2023年1月9日,华西信息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四川华西健康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西健康”)、润土企管、成都临晟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临晟科技”)分别认缴出资414万元、276万元、310万元。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研究,截至查询日2023年1月9日,华西健康、润土企管、临晟科技分别对华西信息持股41.4%、27.6%、31%。

  另外,截至查询日2023年1月9日,董昱、王珂分别担任华西信息的监事、董事长。

  而华西健康则为港通医疗客户的“合伙人”。

   

  2.4 客户成都天投与华西健康共同投资华西医疗,王珂担任华西医疗董事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成都天府华西医疗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西医疗”)成立于2020年8月25日。截至查询日2023年1月9日,华西医疗注册资本5,000万元,成都天投健康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天投”)、华西健康分别出资2,550万元、2,450万元。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研究,截至查询日2023年1月9日,成都天投、华西健康分别对华西医疗持股51%、49%。

  另外,截至查询日2023年1月9日,王珂担任华西医疗董事。

  需要说明的是,华西医疗的控股股东成都天投系港通医疗客户。

  据招股书,2021年,成都天投系港通医疗的第五大客户,项目内容为医用气体装备及系统,交易金额为2,645.38万元,占港通医疗当期营业收入的3.88%。

  一方面,港通医疗通过其参股公司鑫虹易成间接持有华西信息的股权,并且参股公司鑫虹易成昔日投资人董昱,与王珂均在华西信息任职。需要指出的是,华西信息的另一股东华西健康,则与港通医疗的第五大客户成都天投系“合伙人”,共同投资华西医疗。基于上述层层关系,董昱是否从中为港通医疗与成都天投的合作“牵线搭桥?存疑待解。

   

  三、分公司负责人现行贿“黑历史”,募投项目环评单位因报告质量被失信记分

  利之所在,无所不趋。回溯历史,令人唏嘘的是,回溯历史,港通医疗上到董事长,下到分公司负责人,均现向公职人员行贿的“黑历史”。

   

  3.1 董事长陈永及董事樊雄然,曾通过向公职人员行贿

  据首轮问询函回复,2006-2016年,安徽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原院长张新书,在安徽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项目中给予港通医疗帮助,收受陈永财务累计1万美元及29.87万元。2011年,遂宁市中心医院原副院长丁波在遂宁市中心医院河东院区项目为港通医疗提供帮助,收取樊雄然10万元。

  而回溯历史,港通医疗分公司的负责人现行贿“黑历史”。

  ?

  3.2 2008年,港通医疗分公司负责人曾卷入贿赂案件

  据招股书,截至2021年12月31日,港通医疗共有2家分公司,分别为四川港通医疗设备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四川港通医疗设备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医疗工程分公司(以下简称“港通医疗工程分公司”)。其中,港通医疗工程分公司成立于2007年7月,主要从事安装亿元手术部净化系统、空调系统等。

  另外,招股书显示,四川简阳港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港通有限”)系港通医疗前身。

  据(2015)鄂武昌刑初字第00052号刑事判决书,王琦担任湖北中医院基建处副处长期间,利用负责本单位光谷院区集中供氧项目的职务便利,于2008年8月或9月的一天,收受该项目承揽单位港通医疗工程分公司驻武汉负责人向泽凯贿赂的2万元。

  另外,港通医疗募投项目的环评单位被失信记分。

   

  3.3 青昕源环保系募投项目环评单位,因环评质量问题被失信记分15分

  据招股书,“港通智慧医疗装备生产基地建设项目”(以下简称“智慧医疗基地项目”)系港通医疗此番上市的募投项目之一,投资总额为3.38亿元,募集资金3.35亿元,项目备案号为川投资备【2020-510185-35-03-526388】FGQB-0378号,环保批文号为简环承诺环评审(2021)4号。

  招股书显示,“智慧医疗基地项目”的实施主体为港通医疗,实施地点为四川省成都市简阳市空天产业功能区。

  据成都市简阳生态环境局2021年3月17日受理的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文件显示,名称为“港通智慧医疗装备生产基地建设项目”的建设地点为四川省成都市简阳市空天产业功能区城南工业园,建设单位为港通医疗,总投资额3.38亿元,批准文号为川投资备【2020-510185-35-03-526388】FGQB-0378号。

  显然,该环评文件中的项目名称、项目建设地点、建设单位、总投资额以及备案号,均和招股书中的“智慧医疗基地项目”一致,即成都市简阳生态环境局2021年3月17日受理的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系“智慧医疗基地项目”的环评文件。

  据成都市简阳生态环境局,“智慧医疗基地项目”的环评单位为四川青昕源环保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昕源环保”)。

  据环境影响评价信用平台,截至查询日2023年1月9日,青昕源环保当前状态为“重点监督检查”。

  据内市环函[2021]65号文件,因《碧云寺种猪规模化养殖场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火花种猪规划化养殖场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隆昌淼沐杰生猪养殖基地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等3份环评文件存在质量问题,内江市生态环境局对环评单位青昕源环保及3名编制人员予以通报批评,并对青昕源环保失信记分15分。

  简而言之,招股书披露了港通医疗的实控人陈永及董事樊雄然,曾向公职人员行贿的事项。而回溯历史,港通医疗分公司负责人也现曾向公职人员的行贿的“黑历史”。此外,港通医疗募投项目的环评单位因编制的环评报告质量被失信记分,并被列入重点监督名单且被失信记分。该环评单位为港通医疗出具的环评文件,又是否能保证质量?犹未可知。

  百尺之室以突隙之烟焚。上述问题拷问之下,港通医疗能否向资本市场给出圆满的“答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