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下去,像牲口一样的活下去。”

1月12日,威马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沈晖发布一条微博,没有配任何文字,仅有电影《芙蓉镇》的片段,而上面那句话,便是其中一句台词。

就在沈晖微博发布前几个小时,远在香港的“Apollo出行”发布一则公告,“将以20.23亿美元的交易对价,收购威马汽车全部已发行股本”。公告还显示,威马汽车还将获得三笔共计约20亿元人民币的资金。前后一起看就能理解沈晖的那条微博,意味已经非常明显,沈晖内心的潜台词或许是,尽管历经种种挫折,但威马汽车终于等来“黎明”。

上市已成定局威马汽车等到“黎明”

对于20.23亿美元的交易对价,有接近威马的消息人士称,这或许并非威马汽车的完整估值,这一点也得到威马汽车内部人士的确认。该内部人士表示,“Apollo出行”所付对价,对应威马汽车总股本的80%左右,因此在本次交易当中,威马汽车的实际估值约为25亿美元。

而据“Apollo出行”发布的公告显示,在进行股本收购同时,“Apollo出行”还将以每股0.55港元的价格向不少于6名承配人进行配售,配售所获资金约为39.18亿港元(约为5亿美元)。“这意味着,威马汽车还将获得约5亿美元的股权融资。”上述知情人称。

除此之外,威马汽车还有三笔资金入账,分别为澳门一家主要商业银行总行提供的2.5亿港元,正威实业有限公司提供的5亿元人民币,以及巨国投资有限公司及Danvin Limited提供的15亿港元,共计约20亿元人民币。查询相关资料后显示,正威实业有限公司背后即为正威国际,为“世界铜王”王文银所有,而巨国投资有限公司背后则为雅居乐集团,也就是威马汽车此前D轮融资的投资方之一。

由此来看,“Apollo出行”发布公告透露出的信息已经非常明显,一是威马汽车的上市已成定局,二是威马估值约为25亿美元,三是威马将拿到20亿元人民币+5亿美元的新资金,对于此前身处舆论漩涡的威马汽车来说,无疑是一剂强心针。

达成威马Apollo并购沈晖再展操盘能力

难以想象的是,就在“Apollo出行”公告发布之前,威马汽车已经被外界舆论判处了“死刑”。不久前,有关威马汽车的不利消息喧嚣尘上,天价年薪、裁员降薪、拖欠供应商货款、流动资金冻结、诉讼频发等新闻一股脑地见诸报端,绝大部分评论人士对威马汽车的前景表示悲观。

但就在短短几个月时间内,威马汽车却奇迹般扭转败局,甚至能够在如此低迷的资本环境之下完成上市。“以前觉得沈晖就是一个职业经理人,但此番运作不仅为威马解决了燃眉之急,后续可能还会有更多的战略合作,其撬动国内外资本及业务资源的能力,为威马汽车生存环境的拓展贡献了重要作用。”一位常年浸淫资本市场的消息人士如此表示。

而与敲定上市及新融资同时曝出的,还有威马汽车的三项“新业务”传闻。一是,威马或将与正威国际展开深度合作,或涉及新能源汽车及其相关产业链内容;二是,威马汽车或将在中东设立工厂;三是,威马汽车或将与一家跨国公司进行战略合作,或涉及海外市场的开拓。尽管三则传闻未经威马汽车的官方证实,但无风不起浪,威马汽车在完成上市之后或许还会有很多相当劲爆的动作曝出。

实际上,这并非沈晖第一次展现出其高超的操盘能力。早在2009年,时任菲亚特动力中国区总裁的沈晖就曾接受吉利董事长李书福的邀请,参与到“吉利收购沃尔沃”这一震惊国内外的跨国并购案当中。随后,拥有多年汽车行业背景、欧美工作经验以及跨国并购经验的沈晖在“吉利沃尔沃并购案”中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而此次达成威马与“Apollo出行”的并购,其难度要比“吉利并购沃尔沃”要小得多,对于曾经创造操盘奇迹的沈晖来说,其可能性不可谓不高。

再讲“活下去”威马汽车迎战新造车“下半场

诚然,完成威马与Apollo的并购在一次展现了沈晖强大的操盘能力,但在操盘能力背后,其对于国内外汽车市场、资本市场发展态势的准确定位于预判,或是助其能屡次突破不可能的关键。

实际上,早在半年前,沈晖就曾多次向外界袒露其对当前中国汽车市场,尤其是新造车势力圈层发展态势的预判。面对新能源汽车终端价格频繁波动,沈晖曾说,“新能源汽车市场由政策导向转为市场导向,终端价格的波动会愈加频繁”;面对上游原材料价格疯涨,沈晖曾说,“离用户越近的企业亏得越厉害”;而面对新造车势力的“唯销量论”,沈晖曾说,“新势力销量榜就像是看亏损榜,卖得越多亏得越多”…

但在彼时,威马汽车正深陷漩涡之下,沈晖的种种预判被外界视为“碰瓷”或是“博眼球”,而在沈晖表态之后,威马汽车随即启动的战略性收缩销量、终端加价、裁员降薪等一系列动作也被外界频繁诟病。但如今来看,不论是沈晖当时的预判,亦或是威马汽车当时的选择,都为威马汽车最终能够等来黎明奠定了基础。而其背后依靠的,正是沈晖及威马汽车高管团队历经多次产业波峰波谷所拥有的丰富经验,在对资本市场及新造车势力圈层生存业态提出精准预判的同时,实现相关应对策略的持续落地。

再回看沈晖发的那条微博,“像牲口一样的活下去”。在敲定上市路径,获取海量资金支持,甚至已有更多意料之外的战略布局之后,沈晖并没有松一口气,反而更加审慎,像是对沈晖自己的鞭策,也像是对威马汽车的鞭策。

就在不久前,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总工程师兼产业研究部部长许海东曾发文称,2023年中国汽车市场仍存在一些不利因素,如后疫情时代政策对于汽车市场的支持力度或会下降;高端、高算力芯片仍然紧缺;电池原材料价格依旧高涨等等,这些不利因素意味着2023年中国汽车市场环境,尤其是新造车圈层的生存业态或会更兼艰巨,尽管威马汽车完成了阶段性的里程碑,但面向未来,威马汽车的考验或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