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壹财信

  作者:周文思

  近年来,随着市场规模的不断壮大,国内自动化产品制造商也加大技术研发、扩大市场开拓,且力争实现产品在高端市场的突破。在此背景下,我国工业自动化产品制造领域,市场参与者在不同产品市场都面临国际知名厂商与国内厂商的双重竞争,市场竞争较为激烈。

  作为三菱、施耐德、SMC、北元电器、山洋、西门子、ABB等国内外知名自动化产品制造商在国内重要代理商之一的北京高威科电气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北京高威科)目前正在排队创业板IPO,而能否成功登陆资本市场或对其未来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破局”带来重要影响。

  现金流波动、偿债能力不及同行

  招股书披露,2019年至2022年1-6月(下称:报告期),北京高威科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10,677.06万元、131,486.06万元、163,456.23万元、70,521.45万元,实现净利润分别为1,800.38万元、3,692.19万元、4,755.69万元、3,049.08万元。

  然而在营收净利润双增长的同时,北京高威科的现金流波动较大。报告期内,北京高威科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987.78万元、8,166.79万元、-1,578.49万元以及-3,573.68万元,除2020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正,其他年份均出现了“失血”的情况。

  对此,北京高威科称,报告期内,净利润稳定增长与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的差异主要因公司经营性应收项目的减少和经营性应付项目的增加两项各期波动变化导致。2022年1-6月,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主要原因受上海疫情以及2022年上半年公司增加备货等导致现金支付增加。

  此外,北京高威科的偿债能力也不及同行。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北京高威科应收账款周转率(次)分别为3.47、3.71、3.94、1.48,存货周转率(次)分别为4.14、4.22、4.72、1.84;可比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次)均值分别为6.44、6.92、7.54、2.52,存货周转率(次)均值分别为7.76、8.21、8.49、2.92,均远高于北京高威科相应指标。

  报告期内,北京高威科的资产负债率(合并报表)分别为53.64%、50.76%、50.59%、47.69%,速动比率(倍)分别为1.22、1.27、1.30、1.32,流动比率(倍)分别为1.79、1.78、1.80、1.91;同行可比上市公司资产负债率(合并报表)均值分别为35.37%、40.20%、39.51%、40.21%,速动比率(倍)均值分别为1.78、1.68、1.68、1.58,流动比率(倍)均值分别为2.30、2.04、2.11、2.07,各项指标也优于北京高威科。

  招股书与问询回复信披矛盾

  截至2022年10月28日,北京高威科共拥有7项发明专利、8项实用新型专利、2项外观设计专利、202项软件著作权,且北京高威科母公司及其两家子公司(深圳市微秒控制技术有限公司、北京高威洋海电气技术有限公司)已分别取得高新技术企业证书。

  招股书披露,自2018年10月起,北京高威科母公司便被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并于2021年12月复审两次通过高新技术企业认定,有效期三年。报告期内,北京高威科母公司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267.50万元、1,132.16万元、1,217.33万元、692.06万元,营业收入分别为49,180.79万元、56,643.92万元、81,148.10万元、36,407.93万元。计算可得,北京高威科母公司的研发费用率分别为2.58%、2.00%、1.50%、1.90%,研发投入占比均低于3%。

  值得一提的是,北京高威科招股书及问询回复对2020年研发投入的披露还出现了两种不同的说辞。

  据北京高威科2022年10月28日签署的“关于北京高威科电气技术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申请文件审核问询函的回复”(下称:首轮问询函)第418页显示,报告期内,北京高威科的母公司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267.50万元、1,120.25万元、1,217.33万元、692.06万元,其中2020年的研发费用与招股书中披露的研发费用相差11.91万元。

  此外,北京高威科招股书与首轮问询函披露的大客户数据也对不上,并且首轮问询函中大客户前后数据也对不上。

  招股书披露,惠州市赢合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惠州赢合,惠州赢合包括:惠州市赢合科技有限公司、东莞市赢合技术有限公司、惠州市赢合工业技术有限公司、深圳市和合自动化有限公司、东莞市雅康精密机械有限公司、惠州市隆合科技有限公司)报告期内均为北京高威科的前五大客户之一,各期交易金额分别为2,286.51万元、3,931.68万元、4,739.77万元、2,341.50万元。

  首轮问询函第163页显示,报告期内,北京高威科向惠州赢合的销售金额分别为2,282.86万元、3,931.68万元、4,739.77万元、2,341.49万元,其中2019年的销售金额与招股书数据相差3.65万元。

  另据招股书,北京高威科的主营业务收入主要由四部分组成,分别为技术集成产品销售、自动化产品分销、系统解决方案、运动控制产品研发制造。

  首轮问询函第272页显示,报告期内,北京高威科对惠州赢合技术集成产品的销售金额分别为2,286.51万元、2,949.22万元、4,436.04万元、2,341.49万元;第285页显示,2020年至2022年1-6月,北京高威科对惠州赢合运动控制产品研发制造产品的销售金额分别为982.47万元、303.73万元、318.74万元。计算可得,报告期内,北京高威科与惠州赢合的交易金额为2,286.51万元、3,931.69万元、4,739.77万元、2,660.23万元。

  事实上,除了多处数据出现“打架”的情况外,北京高威科的官网或还存在夸大宣传的情况。

  北京高威科的官网显示,公司现有员工为619人,其中85%以上都具有大专以上学历;但招股书显示,2021年,公司员工为619人,大专及大专以上学历为78.03%。

  (图片来自北京高威科官网)

  观其背后的信披疑点,北京高威科该如何给予解释,《壹财信》将继续关注。

  The post 北京高威科招股书与问询回复信披矛盾,官网或夸大宣传 appeared first on 壹财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