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疫情防控措施优化,经济生活逐步恢复正常,可以预见,我们将迎来一个全新的2023年。但我国经济运行仍将面临不少风险挑战。在疫情、地缘政治冲突等多重因素交织影响下,全球经济下行风险仍在加大,我国经济复苏之路也会充满坎坷。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2023年要从战略全局出发,从改善社会心理预期、提振发展信心入手,纲举目张做好工作。值此关键时点,金融界特推出《启程:百位首席预见2023》,旨在通过专家分析解读,为企业社会注入信心,给广大投资者带来启发。

  基于高盛对2023年宏观经济的判断,2023年房地产行业回暖程度会怎样?如何看待消费走势?是否要担心通胀压力?本期特邀高盛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闪辉进行一一解答。

【预见2023】高盛闪辉:经济增长预期对人民币走向至关重要,2023年增长信心走强有望带动人民币小幅升值

高盛首席中国经济学家 闪辉

  核心观点:

  考虑到疫情防控措施的进一步优化,以及2022年比较基数偏低,我们将对2023年中国经济增速预期从4.5%上调至5.2%;

  预计房地产领域对GDP增速的拖累将从今年的2.2个百分点收窄至 1.2个百分点;

  我们并不特别担心中国2023年的通胀前景,预计2023年核心CPI通胀率将从 2022年的0.7%仅升至1.4%;

  2023年居民领域不会大规模动用在过去三年中积累的人民币2万亿元超额储蓄;

  疫情放开后对消费的拉动将利好旅游、餐饮、娱乐、航空等板块;

  2023年中国经济增速预期从4.5%上调至5.2%。

    以下为对话全文:

  金融界:高盛基于什么因素考虑,对2023年中国经济增速的预期进行了调整?

  闪辉:考虑到疫情防控措施的进一步优化,以及2022年比较基数偏低,我们预计短期宏观经济承受一定压力,2023年中国经济会有明显恢复,因此将对2023年中国经济增速预期从4.5%上调至5.2%。虽然我们有信心中国的经济增速会在2023年显著加快,但在疫情演变、消费变化以及决策层响应上存在显著的不确定性,这将决定明年中国经济复苏的步伐和程度。

  金融界:随着“地产金融16条”等支持房地产市场平稳发展的举措陆续落地,您认为2023年房地产行业回暖程度将有多强劲?

  闪辉:我们预计中国房地产市场2023年将呈L型趋势,价格和销售面积基本持平,在 “保交楼”优先政策的支持下竣工面积增长约10%,而且近两年低迷的土地出让将使得新开工面积再度下降10%。

  我们做出这一预测的原因在于,一方面,中国房地产市场将因为不利的人口趋势而长期下行,但另一方面,短期内的进一步大幅走低将威胁经济和金融稳定。可能正是基于后一点考虑,政策上推出了“房地产16条”并“三箭齐发”,旨在确保房地产竣工以及向开发商提供急需的资金支持。我们预计房地产领域对GDP增速的拖累将从今年的2.2个百分点收窄至 1.2个百分点。

  2023年房地产市场前景存在高度不确定性。过去一年,房地产政策已显著放松,包括降低按揭利率,降低首付要求而且许多城市也解除了限购令。然而中国的房地产市场仍萎靡不振。倘若过去一年需求低迷是因为严格的清零政策及其对于经济和市场情绪的负面冲击,那么疫情管控放开有望推动房地产领域强劲反弹,但如果是因为人们不再将房产视为具吸引力的资产,那么行业前景可能会变得黯淡许多。

  金融界:疫情防控措施进一步优化是否将带来明显的供应链干扰,并给国内外带来通胀压力?

  闪辉:我们并不特别担心中国2023年的通胀前景,预计2023年核心CPI通胀率将从 2022年的0.7%仅升至1.4%。我们认为三个原因可以解释为什么2023年中国的通胀形势将有别于其他经济体。首先,在过去三年的疫情期间,中国从未向居民领域发钱,而且当前负产出缺口明显。第二,目前全球供应链已经基本修复,大宗商品价格不太可能像2021年下半年和2022年下半年那样飙升。第三, 即便在严格的封控期间,中国的制造业供应链也能很快恢复正常。

  消费或是2023年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

  金融界:作为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之一,疫情管控措施放开后,您如何看待2023年的消费走势?对于2023年扩大消费有何政策建议?

  闪辉:我们在基本情景中预测明年居民消费将在经历了2022年仅增长0.5%的疲弱走势后反弹,实际增速达到8.5%。但是,两年平均增速仍低于疫情前趋势水平以及2020-2021年的两年均值。我们认为,2023年居民领域不会大规模动用在过去三年中积累的人民币2万亿元超额储蓄。因此,除了出境游等少数类别,我们认为报复性消费有限,而且我们预计居民储蓄率将只会降至而不会低于疫情前水平。我们预计2024年居民消费将增长7.5%,因为就业市场、收入和信心都需要时间来恢复元气。

  消费增速的高低受预期和能力影响,随着疫情管控措施的逐步优化放开,市场对于明年经济转好的信心是比较普遍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强调2023年经济工作要从改善社会心理预期、提振发展信心入手,接下来更关键的问题是如何更有效地提振消费能力。

  对于后者,我们认为可以考虑对特定群体直接发钱或消费券,这样既可以提高对特定群体的精准性救助,也可以提振边际消费倾向高的群体的消费意愿。

  2023年增长信心走强有望带动人民币小幅升值

  金融界:请问哪些因素会影响人民币汇率的整体走向,您如何判断2023年人民币汇率的走势?

  闪辉:展望2023年,有望促使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值的因素包括疫情防控放开后经济增长预期改善,而可能促使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贬值的因素包括货物贸易顺差收窄、服务贸易逆差扩大以及我们预期的政策利率的利差继续扩大。

  经济增长预期对于人民币的走向可能相当重要。在过去一段时间,中国放松疫情防控政策相关消息似乎驱动着人民币汇率走势。人民币是否存在进一步升值空间,可能取决于中国经济实际反弹的时间和幅度以及美元自身的走势。除了影响汇率的基本因素之外,监管引导也可能对跨境资金流向产生影响,进而影响汇率路径。

  综上所述,我们的分析表明,2023年诸如经济增长预期改善之类的有利因素可能仍会占据上风,⽽货物与服务贸易余额减少等不利因素可能居于下风。我们仍然预期未来12个月内人民币兑美元将小幅升值。

  看好中国股票表现,对于A股、港股维持超配建议

  金融界:2023年我国资本市场将会有怎样的表现?哪些领域值得关注?

  闪辉:展望2023年,随着中国GDP增速回升以及政策面仍偏宽松,我们的股票策略团队看好亚太区域市场的境内外上市中国股票,对于A股、港股维持超配的建议。

  投资策略上,疫情放开后对消费的拉动将利好旅游、餐饮、娱乐、航空等对防疫措施较为敏感的板块。从行业配置而言,高盛股票策略团队认为明年主要有两条线:一方面是会寻找受益于疫情放开趋势的板块,另一方面,我们对网上零售、消费品维持高配。在消费品之外,增长势头的改善可能会推动基本面和估值相对于历史区间仍然受到压制的领域的复苏,例如一些建筑、房地产周期性股票以及金融股。

  我们认为政策出台以后房地产尾部风险有了大幅的降低,所以我们也把房地产板块股票从低配调到了中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