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预期+弱现实”的环境下债市从2022年末持续调整至今,而由于货币政策取向或将长期维持宽松而历史上宽货币周期不存在趋势性债熊,各期限国债利率历史分位数水平已经有所抬升,叠加当下10年期国债利率和1年MLF利差已price in了2023年的经济增长预期,利率债的配置价值逐渐凸显。

  开年以来,债券市场在“强预期+弱现实”的环境下整体有所调整,10年期国债到期收益率回升至2022年以来新高。

  2022年四季度以来,随着防疫措施优化而稳经济措施集中发力,基本面弱修复预期修正,叠加资金面波动而理财市场遭遇赎回潮,债市持续调整,主要国债利率回升至较高分位水平,叠加货币政策仍处于宽松周期,利率债配置价值逐渐显现。

  当前我国仍处于宽货币周期内。

  近期召开的各项会议中央行对于货币政策的表述稳健而偏积极,宽松取向较为明显。在节前现金需求回升而资金面趋紧的背景下,央行积极放量OMO并且超额续作MLF,体现出呵护流动性市场合理充裕的决心。去年12月经济数据指向经济总量偏弱的同时,结构已出现边际改善的迹象,预计宽货币继续为经济修复保驾护航。此外,随着美联储加息放缓而人民币汇率企稳,我国后续宽货币空间相对充足。综合来看,预计未来一段时间内我国仍处于宽货币周期内。

  历史上6轮宽货币阶段中我国债市没有经历过大熊市。

  综合考虑货币政策执行报告表述、关键货币政策工具操作方式以及资金利率的变化,可以划分出6段宽货币周期。这6轮周期中往往存在经济下行压力大、通胀回落/通缩加剧、内需外需弱势共振而权益市场偏弱运行等利好因素,债市利率往往下行或偏强震荡。同时,在资金面调整、基本面预期变化以及央行政策表态、政策工具局部转向等因素下,6轮宽货币周期中也出现过走熊的波段行情,但以完整周期的视角来看并不会出现利率中枢抬升的大熊市。

  宽货币周期延续叠加利率调整较为充分,当前利率配置价值逐步凸显。

  静态来看,当前主要期限国债到期收益率的历史分位数水平已经有所抬升,10年期国债到期收益率已回升到3年滚动的60%历史分位数以上的水平,具有较高的配置价值。另一方面,10年期国债利率和1年MLF利率利差已接近2021年6月末的水平,意味着利率已包含了经济修复至2021年上半年水平的预期,并price in了2023年GDP增速回升到5%以上的预期,利率债做多的安全边际较高。动态来看,全年震荡行情下择高配置是主要策略,而从利率节奏上看,上半年稳增长政策集中出台,下半年海外衰退风险进一步压制外需,因而上半年是更佳的配置时点。

  债市策略:经济修复预期下债市持续调整,当前点位利率债配置价值逐步凸显。

  一方面后续经济修复需要宽货币继续保驾护航,而历史上宽货币周期中债市不存在大熊市,因而债市调整后存在做多机会;另一方面主要期限国债到期收益率的历史分位数水平已经有所抬升,且10年期国债到期收益率与1年MLF操作利率的利差已经计入了2023年GDP增速回升到5%以上的预期,而随着外需进一步走弱拖累经济修复的风险逐步加大,当前的利率点位具有较大的安全边际。总体来说,虽然短期利率仍然处于稳增长政策密集落地、经济处于修复阶段的逆风环境,但10年期国债利率的配置价值也逐步凸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