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公司实控人父子斗起来了!

  近日,电科院(行情300215,诊股)(300215.SZ)因一起“家庭矛盾”,引发了市场广泛关注。

  故事源于此前1月12日,电科院公告称,根据公司董事会决议,胡醇因个人原因不适合再担任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职务,公司董事会免去其董事长职务、解聘其总经理职务。

  但耐人寻味的是,一位独立董事赵怡超对此投出反对票,并曝出更换董事长的背景是胡德霖与胡醇父子之间的矛盾。

  1月20日,时代财经致电电科院董秘办,电话无人接听。1月19日收盘,电科院收涨1.08%,报5.59元/股,市值42.39亿元。

  而自去年高位(2022年1月12日的10.09元/股)以来,该股已跌去41.83%,市值减少30.47亿元。

  父子争斗引深交所关注

  这场奇葩的“父子矛盾”也引发了深交所的关注。1月13日晚间,深交所火速下发关注函,对此次董事会召开的合规性、公司高管之间是否存在矛盾等问题进行问询。

  直到1月19日,公司的回复函终于出炉,其中对罢免胡醇的原因进行了详细说明。

  根据董事会的说法,胡醇的不履职对公司正常生产经营产生了不利影响。

  董事会表示,胡醇一直不在国内,未到公司现场工作,并且自2022年10月开始就不再回复工作请示。此外,公司经营所需的公章、法人章、合同章也在2022年11月1日被胡醇带离公司、不知所踪。

  胡醇出席了当天的董事会,不过对于以上描述,他表示“完全不认可”、“是对我的污蔑”。

  胡醇称,他于2021年底因陪胡德霖先生出国就医治疗至2022年12月,电科院运转正常,并不存在公司决策效率低下的问题。

  此外,胡醇还反驳了董事会提出的问题,“是公司内部的人不理我而不是我不回复函件”“说了两句便被主持人静音”。他表示,财务总监刘明珍、监事陈凤亚、董事朱辉、董事宋静波等人从2022年12月开始不向他汇报工作,并擅自处理公司财务和信披事务。

  时代财经了解到,胡德霖(72岁)与胡醇(45岁)为父子关系,二人为电科院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近年来,董事长的位置一直在父子二人手中来回交换。2019年11月,胡醇接替父亲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2021年1月,胡醇因工作原因请辞,期间董事长职位由胡德霖接手;2022年2月,胡醇再次上任公司董事长。

  关于父子二人的矛盾分歧,胡醇在关注函中回应称,不同的经营理念是分歧产生的根源。

  胡醇表示,他主张合规经营,而胡德霖则为野蛮发展、粗放经营的理念。

  “比如在他当董事长期间公司一直存在着违法占用消防通道的情况,存在安全生产隐患。而本人则要求合法合规,规范治理,可以牺牲部分经济收入,但不能承担法律风险,最后导致爆发矛盾。”胡醇称。

  此外,胡醇认为,此番风波是胡德霖从内部全面架空其作为董事长的系列操作,目的是为了夺取公司的控制权。

  根据其描述,因身体原因,父亲原本计划将公司的控制权让给自己。但此后由于病情逐渐稳定,父亲便从股份转让、经营理念等各方面开始反悔。“2022年8月,胡德霖先生有意将其持有的全部电科院股份转让给本人,实现本人对电科院的全面控股与控制。”

  2021年年报显示,胡醇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为111.44万元,胡德霖则为112.62万元,均比上年有所减少。

  业绩预降超70%

  事实上,电科院于2022年12月13日发布的《关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解除表决权委托的公告》,就为这场风波埋下了伏笔。

  根据当时公告,胡德霖于2021年10月14日将其所持股份1.8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4.54%)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胡醇行使,主要系考虑个人身体健康方面的原因。现在,胡德霖能够自行正常行使表决权,于是决定终止该协议项下与胡醇的表决权委托关系。

  截至1月12日公告披露日,胡德霖的持股比例为24.54%,胡醇则为10.30%。

  而目前看来,董事会提出的议案由2/3以上的董事举手表决通过,因此决议有效,胡醇被罢免已成定局。

  不过,公司也在回复函中提到,目前胡醇已表示向法院起诉要求撤销本次董事会决议,但截至公告日,公司尚未收到法院诉讼文书。

  时代财经了解到,电科院为独立第三方检测机构,主要从事发电设备、输变电设备、机电设备、高低压电器元件等领域的认证、检测和校准服务。

  业绩方面,公司预计2022年归属股东净利润为2890.42万元C4239.29万元,将同比下降78%-85%。

  此前2022年前三季度,电科院实现营业收入5.07亿元,同比下降18.93%;净利润4100万元,同比下降6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