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酒也是一种表达,新年喝的酒,代表的是人们对新年的希望。

1.

一大早,赵杰就在家族群里发起了视频通话。半个月前,他发动身在外地的两个弟弟带着老婆孩子回老家过年,现在他要再Check一遍家人的行程。

自从82岁的老母亲去世,哥几个已经四年没团聚了。用赵杰的话说,感觉就像串珍珠的线断了,“2018年妈妈的丧事办完,大家内心都很悲痛,也没再聚。江西一个,广州一个,嘉兴一个,这个家像散了一样”。

作为大哥的赵杰很自责,他暗下决心,来年一定要把一家人再聚起来。令赵杰没想到的是,这个计划竟会一再搁置,一家人“整整齐齐”的心愿一直未能实现。

因此,他格外重视这次春节,拉着儿子置办了一次又一次的年货,红花郎是一箱又一箱地往家里搬。

儿子提议“整点儿茅”,正在给侄辈们包红包的赵杰坚定驳回,对于亲人团聚,他有自己的主张,“一家人,不整那些妖艳儿。团圆嘛,就要喝团圆酒撒!”

为了搞清红花郎为什么畅销二十年,我问出了这些故事

李静准备在春节期间把婚礼办了。刚订完宴席,又赶到酒行定了15箱红花郎。对她来说,在家乡办一场婚礼的意义,是对长辈乡亲有个交代。

她的讲述中,自己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小时候父母工作忙,常常把她托付给亲人邻里照顾。“我并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好,反而收获了更多的爱护。我甚至觉得自己小时候有点趾高气昂,因为有一票人给我撑腰。”

在童年时光中,李静第一次尝到了白酒的滋味。“李老头用筷子沾了点红花郎非要我尝,还骗我是好东西,结果把我辣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这个李老头是当年小区里的门卫,爱喝点小酒,“一般高兴就喝点口粮酒,心情很好就喝点红花郎”,李静这样形容李老头的。她说,“老头是好老头,教我背诗,还教我打魂斗罗。在我人生中最重要这天,我要让他把好东西喝够”。

和李静聊了很久,最后,我们在酒行门前告别,走时我回头看她,她和老公正把一箱红花郎搬进后备箱,她说,“这是要拿回家布置婚房的,和桂圆红枣摆在一起,喜庆。”

为了搞清红花郎为什么畅销二十年,我问出了这些故事

汪月也给父亲买了一箱红花郎,而她更多是出于对父亲健康的考虑。

在汪月12岁那年,汪月的母亲被迫下岗,是父亲一人挑起家庭重任。当时他有两个选择,一是留在北京拿着原来的工资,二是外派享受更高的待遇。父亲选择了后者。

一个人在外,父亲的饮食十分简单,为打发独自的时间,还养成了“每天喝点儿”的惯。图省钱的父亲,往往只肯打些小作坊酿造的粮食酒解馋。汪月和母亲十分心焦,生怕哪天父亲身体出什么毛病,由此引发的争吵也不计其数。

今年,汪月刚上大一,就在学校餐厅找了份兼职,攒够了两千多块钱,立马给父亲买了这箱红花郎,作为他的“新口粮”,“我们说好了,新的一年要喝少,也要喝好。”

赵杰、李静和汪月这样的消费者还有很多。兔年新春,红花郎的火爆几乎复刻,不,超越了去年初的热销情境。

邱启明是一位酒水批发商,他提起最经常接到同行电话,问能不能“借”点红花郎,“因为今年红花郎实在太火了,但因为郎酒实行严格的配额制,很多门店已经处于断货状态”。

如他所言,全国各地正在发生一系列缺货事件――在苏州,一位经销商透露,“这一年来红花郎都很紧俏,我手头也只有为数不多的存货”;在重庆,一名准新郎前往多家酒行开出婚宴大单,均被告知库存不足、调货不成;在芜湖,一位酒类经销商表示,现在不少消费者主动打听、购买红花郎……

中国白酒千千万,逢年过节大促销的也是数不胜数,为什么大家都爱买红花郎?

为了搞清红花郎为什么畅销二十年,我问出了这些故事

2.

答案首先是酒的品质、品牌和价比。

一位有着30余年酒龄的老饕表示,“红花郎在酒色、香气、味、格等维度上,都做到了酱香典范。”很多酒友追求“好喝不上头”,这和原料的选用、以及后续的储存、勾调密切相关。而红花郎在酒体醇厚的基础要求上,还发展出了细腻协调丰满、尾净爽口、回味悠长的特有口感,饮后不上头,即使稍有过量也没有不适的感觉。

这与郎酒得天独厚的自然禀赋密切相关。郎酒酱香产区――北纬28°的古蔺县二郎镇,横卧在中国白酒金三角的中心,除了与茅共享中国美酒河赤水河的大自然恩赐,还拥有中国唯一、全球最大的天然储酒库――天宝洞、地宝洞储酒库,酒界因此有了“历史偏爱茅,但大自然更爱郎酒”的说法。

为了搞清红花郎为什么畅销二十年,我问出了这些故事

图:天宝洞

不仅如此,十余年前,郎酒以超前理念规划兴建世界级白酒庄园,同时,它还是为数甚少地在行业低潮期不仅不减量、反而增资扩产大肆囤酒的名酒企业。目前,其优质酱酒年产能已达6万吨,酱酒储能已达18万吨。

2022年七夕,张萌萌通过“红花郎中国节”活动,获得了“郎酒庄园游”的机会。她告诉记者,“亲眼看过赤水河和回香谷,亲自登上天宝峰,身临其境地感受过天宝洞、金樽堡,你才会对郎酒酱香的‘生长养藏’有具体的感知,那种体验是非常震撼的!”时至新春,她又买了一箱红花郎放在家里,用来招待上门拜年的亲友。

像张萌萌这样的“新郎粉”不在少数。2022年,郎酒开启“红花郎中国节”年度IP活动,在每个中国传统节日持续进行消费者互动,发放数万个庄园游奖项,不少年轻消费者对郎酒“路转粉”。

为了搞清红花郎为什么畅销二十年,我问出了这些故事

正如他们共同感知的那样,红花郎品质一流。事实上,早在2004年,红花郎就被中国食品工业协会白酒专业委员会授予了“首届中国白酒科学技术大会指定荣誉产品”称号,随后,又陆续摘得“中国白酒十大创新品牌”“四川省科技进步一等奖”等重大奖项。

今年3月,郎酒发布业内首份酱香产品内控准则,将红花郎10规定为5年基酒+10年老酒勾调,红花郎15,规定为5年基酒+15年老酒勾调。这样的勾调和储时,甚至是某些品牌高端产品线的配置。郎酒董事长汪俊林也曾在公共场合表示,红花郎在300―800元价格带内的价比,绝对是相当高的水

除了极致的品质和价比外,红花郎与生俱来的吉祥红火、团圆美满的寓意,是其备受广大消费者推崇的又一重要原因。

红花郎面世至今已有20年,自其诞生第二年起,便开启了与央视的长期合作。2009―2011年,红花郎更是连续三年独家冠名“我最喜爱的春节联欢晚会节目评选活动”,以此奠定了中华儿女团圆酒、喜庆酒、吉祥酒的国民地位,成为中国传统年夜饭桌上不可缺少的红色符号。2011年,在郎酒踏入百亿俱乐部的成就中,红花郎有一半的功劳。

为了搞清红花郎为什么畅销二十年,我问出了这些故事

不止步于已有成绩,红花郎继续加大对品牌宣传的投入,高尔夫巡回赛、红花郎巨星演唱会等大型活动接踵而来。2016年,红花郎更是签约刚刚带领中国女排在里约奥运会上创造奇迹的郎为代言人,那句脍炙人口的“喝郎酒,打胜仗,神采飞扬中国郎”,又让红花郎添上一层“胜利酒”的属

“喝酒也是一种表达,春节喝的酒,代表的是人们对新年的期望”,张城阳在重庆经营一家酒行,他对记者这样结道。“你从红花郎外观上看,低温红上釉、配上金色宝相花纹饰,吉祥、时尚,整体呈现出吉祥美好的寓意,和春节的节日气氛很搭,不论是送礼还是自己和家人吃团年饭的时候喝,都很合适。”

北京的消费者肖圆则表示:“在喜庆、热闹的日子里打开一瓶红花郎,记录家庭的欢聚时刻,已经成为我们家的生活惯了。”

3.

吉祥如意、诸事顺遂、阖家幸福、招财进宝……再贵的酒都可以用钱买到,但酒中蕴含的情感和希望却不能。出于这样的原因,那些身价不菲的“大人物”,也十分推崇红花郎。

周强的两次经历尤其能反映这个现象。2014年,作为知名咨询公司品牌监的他,受邀参加某千亿上市公司董事长的私人宴请。

进门后,周强见宴会厅正中央,一张精致的长桌上放着茅、青花郎等高端名酒,价格都在千元以上,唯独红花郎不属于这一梯队。周强感到很有趣:主人为什么要这样陈列?为什么却不感到违和?

为了搞清红花郎为什么畅销二十年,我问出了这些故事

“奇妙的是,不久后我又遇到了类似的情况。”

2016年,周强应另一位商界泰斗的邀请,前往澳门出席座谈。世人皆知澳门赌业发达,在主办方的精致安排下,周强前往参观。

“一进去我就看到红花郎摆在展示上,这一次甚至没有茅。”出于职业的本,周强开始思索两次事件的关联,“可以肯定的是,价钱不是他们考虑的范畴。中国人讲‘心证’,在他们眼中,红花郎吉祥和谐的兆头,早已超越了价格、超越了面子,甚至超越了酒本身。”

为了搞清红花郎为什么畅销二十年,我问出了这些故事

“越是重要的时间点,我越要喝红花郎。”苏秀荣这样认为。

苏秀荣是河北人,曾经一贫如洗,如今他不仅身家过亿、是村里的首富,还带着全村一起致富。他的女儿年后就要出嫁了,婚宴上安排的喜酒正是红花郎。

20多年前,苏秀荣用一条扁担挑了两个箩筐进城打工。他说,兜里的500多块钱,是他当时全部的家当。他扫过大街、做过水管工,当过建筑工人。终于在离乡五年后,渐渐拉起一支工人队伍,当上了包工头。

此后,苏秀荣的项目越接越大,不仅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如今还在多个城市成立了分公司。村里人闻讯,不断有人投奔他。苏秀荣说,“回看这一路走得不容易,但是越走越有劲。人生每进一步,我都会用红花郎来庆祝,这对我是一种特别的仪式。”

几年,苏秀荣和村里成立合资公司,从生产到品牌营销全产业链经营,解决了村里大部分农产品(行情000061,诊股)的销路和家庭的收入问题。虽不常住,但苏秀荣还是在祖屋的地基上起了一座4层高的花园别墅,并让女儿从这里出嫁。

对每个上门道喜的村民,苏秀荣都送一瓶红花郎,“红花郎就是我的好运酒,也希望大家也能得到同样的好运,为我女儿高兴、祝福,文文是我的掌上明珠,我希望她未来能够幸福、顺遂。”

为了搞清红花郎为什么畅销二十年,我问出了这些故事

见到李相彩时,他正在给办公室里的财神爷上香。这在广东很常见,特别的是,李相彩每天还会给财神爷敬上两杯红花郎。他半开玩笑地说:“别的酒他老人家不爱喝。”

李相彩做实木家具生意,从一个小作坊勤恳经营了几十年,才有了如今几个亿的营收规模。采访的时候,有工作人员拿图纸来问了他些木材方面的问题,他如数家珍,功夫还在。

“我喜欢细水长流,也就是现在他们经常提的长期主义,对我来说,每天给财神爷上香、敬酒,也是维持初心的一种方式。”

李相彩的另一个惯,是在除夕前几天,把生意伙伴请到一起团年。“大家一起喝红花郎,表示大家一起红红火火。”李相彩说,年年如此,每个环节的严丝合缝,让他感到踏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