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是疫情管控放开后的第一年,也是“二十大”报告的开局之年。国际形势仍动荡不安,全球经济将面临衰退风险,主要金融市场仍有剧烈波动的可能;国内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也仍较突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2023 年要从战略全局出发,从改善社会心理预期、提振发展信心入手,纲举目张做好工作。

  值此关键时点,金融界特推出《启程:百位首席预见2023》,旨在通过专家分析解读,为企业社会注入信心,给广大投资者带来启发。

  本期嘉宾:招商银行(行情600036,诊股)首席经济学家 丁安华

【预见2023】招商银行丁安华:疫后消费增长将是经济修复的最大驱动力,2023年或将调降LPR支持房地产回暖

  核心观点:

  美联储可能再次错判通胀的长期走势,美国的通胀很可能走出一个陡峭的倒V型,从而更早地停止加息;

  中国经济的增长动力来源,别无选择,只能更多地依靠内需来拉动;

  政策助推下,基建和制造业投资有望稳健增长,房地产投资有望企稳。压力将主要来自于出口部门;

  为支持房地产的销售回暖,5年期以上LPR可能非对称下降10-15bp;

  在经济恢复的背景下,资本市场可能出现“戴维斯双击”的牛市行情。

  以下为对话全文:

  全球发达经济体或由高通胀过渡为经济衰退,美国或为主要影响因素

  金融界:您认为当前影响全球经济发展前景的主要因素有哪些?

  丁安华:全球发达经济体的主要问题,很可能由高通胀逐步过渡为经济衰退。影响这一前景的主要因素,在于美国和欧洲央行采取的激进的加息措施,不可避免地压制经济增长。虽然服务价格通胀仍具有粘性,但是美国的CPI通胀持续回落的趋势已经确立。年中美国通胀将回落至4%附近,届时美国的实际利率将转正,需求进一步受到抑制,可能陷入实质性衰退,美联储本轮加息周期将相应见顶。我们与市场观点的不同之处在于,美联储可能再次错判通胀的长期走势,美国的通胀很可能走出一个陡峭的倒V型,从而更早地停止加息。

  那么,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经济体陷入衰退的长度和深度,可能是当下影响全球经济最主要的因素。我们倾向于认为这是一次时间不长的浅衰退。

  内需拉动中国经济增长别无选择,激发民营经济活力等措施正当其时

  金融界:您如何看待当前中国经济面临的挑战?请展望一下2023年的中国经济?

  丁安华:在发达经济体经济陷入衰退的背景下,外需将朝不利的方向演变。中国经济的增长动力来源,将别无选择,只能更多地依靠内需来拉动。所以,中国经济面临的挑战就在于如何激发内需。从这一点来讲,我们目前的防疫政策优化调整、房地产融资政策的放开,以及激发民营经济的活力等措施,正当其时。

  去年底以来,我国经济出现了两方面超预期变化,导致各大机构纷纷上调今年的经济增长预测。一是目前的疫情发展呈现出“高传播、快达峰”的鲜明特征,第一波感染的冲击将比人们预测的更早结束。也就是说,生活的恢复和经济的重启,比原先预计的来得更早,估计春节之后就会基本恢复正常。疫情短暂而剧烈的冲击,将对我国经济修复节奏产生显著影响,拉低去年基数,提振今年的增速。二是宏观经济政策更加积极和友善,除了货币和财政政策加大调控力度之外,对平台经济、房地产释放了积极的政策信号,平台经济有望迎来规范健康发展,房地产行业有望筑底修复。 今年的经济增长目标有可能定在5%以上,我们预计全年增长5.4%。

  金融界:在全球经济下行的背景下,预计2023年我国经济将有哪些核心增长点?

  丁安华:参考海外经验,疫后经济活动的恢复,将显著提振消费动能,特别是服务消费有望出现报复性反弹。政策助推下,基建和制造业投资有望稳健增长,房地产投资有望企稳。压力将主要来自于出口部门。

  疫后消费增长将是经济修复的最大驱动力(行情838275,诊股),央行或将加大实体支持力度,调降LPR支持房地产回暖

  金融界:为进一步提振市场信心,财政、货币政策应具备哪些应对之策?

  丁安华:中央要求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加力提效”,预计今年目标赤字率或上调至3.0-3.2%,新增专项债限额或增至4万亿,政策性金融债等“准财政”工具将进一步发力。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精准有力”,央行一方面将继续积极发挥结构性货币政策作用,“加大对小微企业、科技创新、绿色发展等领域支持力度”;另一方面可能于上半年进一步降准降息,为支持房地产的销售回暖,5年期以上LPR可能非对称下降10-15bp。总结而言,疫后的消费增长将是今年经济修复的最大驱动力。

  2023年或出现“戴维斯双击”牛市行情,疫情冲击政策影响的行业修复力度大

  金融界:2023 年我国资本市场将会有怎样的表现?哪些领域值得关注?

  丁安华:在经济恢复的背景下,企业盈利将得到明显改善;加上流动性的合理宽裕,资本市场的估值将得以修复。也就是说,可能出现“戴维斯双击”的牛市行情。从节奏上看,上半年的行情以全面修复的β行情为主,那些受疫情冲击和政策影响较大的行业,修复的力度较大。进入年中,如果房地产销售出现明显上扬的势头,政策可能转向防范房价的上行,资本市场的行情将转入下半场。风格上将走向符合经济安全和产业方向的成长行业,市场将演变为寻求α的结构性行情。

  政策拉动作用有限、人口增长趋势逆转等因素影响,几乎无法回到房地产销售周期高点

  金融界:请您展望一下 2023 年房地产市场的走向?2023 年楼市能找回信心吗?

  丁安华:开发企业的融资环境随着政策“三箭齐发”将明显改善。现在的问题在于需求端的改善能否兑现,或者说房地产的销售的恢复程度。我们的判断是,春节后一二线城市的需求控制措施有可能逐步放松,有利于房地产销售的恢复。不过此轮政策放松的拉动作用可能有限,原因在于住户部门的收入增长预期难以短时间改变,加上人口增长趋势的逆转,几乎可以肯定我们无法回到过去几轮的房地产销售周期的高点。

  金融界:新的一年,一切会变好吗?我们该对2023抱有怎样的期待?

  丁安华:是的,经过三年的艰难岁月,我们没有理由不看好疫后的中国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