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9月3日晚,美国8月ISM非制造业PMI公布值56.9,前值58.1,预期57,数据不及预期。

  数据公布后,美国国债收益率走低,同时国际关系恶化以及疫情纾困计划进展缓慢致使投资者信心受挫,美股在科技股大跌拖累下全线重挫。

  道指跌逾800点,盘中一度跌逾千点,收盘跌幅为2.79%;纳指重挫近5%,标普跌超3%均创6月11日以来最大单日跌幅;标普500指数科技板块下跌超过5%,创下11个交易日来首个跌停板,也创下了3月以来最大单日跌幅。苹果跌8%,特斯拉大跌逾9%,zoom跌超10%,陌陌因业绩不及预期重挫近16%。

  与此对应的,受益于经济重启的公司股价则出现了逆势上涨,其中邮轮股嘉年华上涨6%,梅西百货大涨超过7.9%。

  自3月下旬以来,标普500指数上涨超过55%,纳斯达克指数上涨近70%。道琼斯指数在这段时间内已经上涨了50%以上。一些分析师认为,市场需要巩固近期部分大幅涨幅,而目前正好是这个时机。

  科技股领跌

  9月3日,美股早盘三大指数低开低走,科技股领跌,苹果、亚马逊、特斯拉纷纷下挫,工业板块则仍有良好表现,道指走强,波音突破180美元短线压力,消费股逆势上攻,Nordstrom涨幅超过3%。

  然而好景不长,科技股加速下挫,苹果跌幅超过5%,波音很快冲高回落回吐大部分涨幅,工业板块随即走低,早盘一度领涨的能源板块也开始回落,标普500指数直接逼近3500点整数关口。

  盘中,三大指数加速下挫,标普下跌至3450点,科技板块领跌,金融板块也随着高盛、摩根大通的由涨转跌而开始下挫,市场恐慌性指数VIX猛涨超过20%,特斯拉逼近400美元整数关口,多位美联储官员表示要警惕美国政府赤字和企业负债问题。

  尾盘,三大指数触底反弹,道指跌幅从1000点收窄至800点左右,标普回升至3450点上方,航空股逆势走强。

  美股科技股集体下挫,微软跌6.2%,谷歌跌5.1%,亚马逊和奈飞下跌超4%,Facebook跌3.8%。近期美股最牛的两只票,特斯拉跌9.0%,近三个交易日累计下跌近20%;苹果跌8%,创3月16日以来最差表现。

  这两家科技牛股才刚刚搞完“高送转”,7月30日苹果公司宣布拆分股票一事,对于截至2020年8月24日股市收盘登记在册的所有苹果股东,在登记日所持有的每1股股票都将额外获得3股股票(相当于A股的10送转30),拆股调整后的股票交易将于2020年8月31日开始。

  特斯拉公司也进行了历史上首次拆股。根据公司在8月11日提交的拆股计划,每拥有1股特斯拉股票的投资者都将额外获得4股股票(相当于A股10送转40)。

  两家公司搞“高送转”的原因,是鼓励新的投资者买入其股票。

  而根据美国证监会文件,特斯拉外部最大股东英国资产管理公司Baillie Gifford大幅减持了特斯拉股票,持股比例已降至4.25%。据了解,Baillie Gifford减持特斯拉的股票,并不是因为不看好特斯拉未来的发展前景,其实是被动减持,以符合单一股票持股集中度的规则。Baillie Gifford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他们仍打算在未来很多年继续是特斯拉的大股东。

  9月1日盘前,特斯拉市值一度突破5000亿美元,几乎是美国+德国+日本所有传统车企的市值之和。也就是说,在市值方面,特斯拉=丰田+本田+日产+通用+福特+FCA+戴姆勒+大众+宝马。但是经历最近几天的回调,新能源的泡沫似乎正在破灭!

  在9月3日跌势最猛的时候,苹果市值一度跌去近1800亿美元;特斯拉市值跌去391亿美元。两者合计跌去近2200亿美元,相当于人民币约1.5万亿元。如果从周三的高点算起,两个巨头两天合计最大跌去近3800亿美元,合人民币约2.6万亿元;相当于跌掉了一个贵州茅台(行情600519,诊股),茅台最新的市值为2.25万亿元。

  特朗普:虚假新闻压制民调导致市场下跌

  美股因苹果、特斯拉等大科技股纷纷下跌,但美国上周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好于预期。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对此发布推文称:“你们有没有注意到,任何时候当被虚假新闻――比如福克斯新闻――压制的民调结果出现时,股市都会下跌。我们会赢的!”

  美股突遇暴跌!特朗普:假新闻惹的祸!

  为何突然暴跌?

  对于此次美股暴跌,分析师有诸多不同解读:

  一、美股不会崩盘仅是回调

  Instinet执行董事Frank CaPPelleri表示:“虽然我们预计现在美股不会再次崩盘,但我们也不需要它每天都用创新高的行情来保持上升趋势。随着标普500指数已经连续上涨了10来天,并且刚刚收获了两个月来的最大涨幅,因此它必须有一段回调消化的时间。”

  摩根士丹利首席美国股票策略师威尔森说,他仍对股市长期持乐观态度,但是在如此强劲的反弹之后,未来几周可能出现疲软。“在接下来的12个月里,我(对股市)仍然非常看好。但指数有点涨过头了,无法预测出现修正的时机”。

  二、板块轮动说 有人卖科技股买前期落后者

  Vital Knowledge分析师Adam Crisafulli说:“有些人进行了‘抛售科技股转入落后者’的大规模操作,这使前期落后的股票受益,而科技股遭到暴击。特别对于科技股而言,这些股票大幅下挫,但这也是在近期大涨之后的事。一段时间以来,科技股表现与基本面之间脱节,动能使他们涨跌皆有可能。”

  三、国际关系恶化令大型科技企业前景堪忧

  Oanda高级市场分析师Ed Moya认为:“周四美股暴跌还有技术上的原因:由于国际关系恶化,投资者将资金从科技领域转移出去,因为科技企业可能会因潜在的进口税上涨而遭受最沉重的打击。”

  他表示:“随着持续的板块轮动、资金转入周期性股票,大型科技股将最终将沦为国际关系恶化的牺牲品,纳指将遭受最严重的打击。”

  此外,随着经济持续复苏,周期性股票也有望受益。自今年夏季以来,亚马逊、谷歌及微软等公司都已成为最佳避风港投资对象。但在科技股迭创新高之际,投资者已开始担忧涨势会何时终结――涨势终结的诱因或是监管力度加大,或是整体经济复苏到投资者足以忽视避险性质的投资。

  四、财政刺激措施杳无踪影令投资者灰心

  财经网站分析师Mark DeCambre认为:“标普500指数和纳指周三创新高后,投资者的乐观情绪有所减弱,周四大型科技类股领跌。投资者一直押注共和党和民主党会在本月晚些时候就疫情纾困财政刺激计划达成协议,为美国消费者和企业提供更多纾解压力,但对华盛顿议员是否会出台进一步财政刺激措施的疑虑,可能是令投资者灰心的一个因素。”

  五、投资者回归基本面

  Cornell Capital合伙人Ann Berry表示,随着市场价值不断创出新高,人们开始慢慢试图重新回归基本面。

  此前特斯拉最大外部股东减持的消息也是投资者获利回吐的导火索。根据美国证监会文件,特斯拉最大股东之一、基金管理公司Baillie Gifford将其被动持股比例从去年12月31日的7.67%大幅降至4.25%。虽然Baillie Gifford称其仍然是特斯拉的长期“信徒”,减持只是由于投资组合的限制,但是减持这一举动仍然引发了投资者跟风获利回吐。

  值得注意的是,今日市场大跌此前早已出现征兆,虽然昨日美国三大股指全线收涨,纳指更是首次突破12000点,但苹果、特斯拉昨日领先市场一步遭遇获利了结。

  此前涨幅较小的道指此次跌幅也相对较小。尽管标准普尔500指数和纳斯达克指数此前连续创下新高,但道指至今仍未突破历史新高,这也反映了疫情仍对实体经济造成巨大影响。

  阿克曼:美股暴跌不是“终结的开始”但市场存巨大不确定性

  亿万富翁对冲基金巨头比尔・阿克曼(Bill Ackman)周四被问到今日美股暴跌是否是股市一片黑暗的开始时表示,“这当然不是终结的开始,但我想说我们正处于美国历史上最不确定的时期之一。市场不喜欢不确定性。”

  阿克曼在采访时解释说,即将举行的美国总统大选及其在美国各地造成的分裂只会在未来几周和几个月内造成更多不确定性。最值得注意的是,科技股具有“非凡”的估值,但可能会很脆弱。苹果公司和特斯拉在市场最初暴跌反弹的过程中一直是主要的领导者。但两者在周四都受到重创,股价分别暴跌9%和8%。虽然整体上市场下跌的幅度无疑是陡峭的,但考虑到自3月份市场暴跌以来“多么强劲”的反弹就不足为奇了。

  美政府债务2021财年将超GDP

  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2日发布报告称,由于新冠疫情导致政府支出增加、收入下滑,公众持有的美国联邦政府债务规模将于2021财年(2020年10月1日至2021年9月30日)超过国内生产总值(GDP),这将是自二战以来首次出现这种情况。预计到2030财年,美国政府债务占GDP比重将达到109%。

  新华网(行情603888,诊股),今年以来,各国大幅增加财政支出,以抵御新冠疫情对经济的冲击,导致全球政府债务规模急剧上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数据显示,截至7月,发达经济体债务已升至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28%,是二战以来最高水平。

  疫情发生前,世界经济就已长期处于债务驱动型增长轨道。当前疫情仍在持续,随着各国财政收入减少、开支持续增加,全球债务水平可能在今后一段时期持续上升,这加剧了部分国家主权债务违约风险。可以预见,疫情过后,全球去杠杆过程将困难而漫长。

  IMF5月发布报告称,为应对疫情,全球财政支出总计约9万亿美元,占全球GDP的12%,其中一半通过政府预算直接提供,另一半则通过公共部门额外借贷等财政融资手段获得。

  疫情期间,美国、欧盟等主要经济体持续加码宽松政策,导致政府债务占GDP比重短时间内大幅提升。

  美国彼得・彼得森基金会网站数据显示,截至8月31日,美国联邦政府债务金额为26.6万亿美元。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此前预计,今后10年,联邦政府预算需要为其债务支付10万亿美元利息,利息占政府支出比重将从当前的9%左右提高至24%。未来利息成本将拖累美国经济发展。

  欧盟国家本就长期处于低增长、高失业、高福利的负重前行状态,欧元区政府债务占GDP比重长期居高不下。为应对疫情,欧盟推出7500亿欧元经济刺激计划,政府债务水平进一步上升。

  截至7月,英国政府债务首次超过2万亿英镑,占GDP比重达100.5%,创下1961年以来最高水平。

  与发达国家相比,新兴经济体面临的形势更为严峻。疫情引发的金融动荡使新兴经济体资本外流、部分发展中国家货币大幅贬值,债务偿还负担加重。

  世界经济衰退及政府债务规模激增导致数十个国家主权评级遭下调。今年上半年,美国、欧元区国家、英国、印度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主权评级被国际评级机构下调。评级机构惠誉表示,主权评级下调还未结束。

  美联储“褐皮书”显示

  疫情对经济负面影响持续发酵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2日发布的全国经济形势调查报告显示,自7月中旬以来美国经济继续温和增长,但新冠疫情对美国消费和其他商业活动的负面影响持续发酵。

  这份报告根据美联储下属12家地区储备银行的最新调查结果编制而成,也称“褐皮书”。报告显示,美国多数地区经济继续增长,但增速普遍较温和,经济活动也远低于疫情前水平。疫情持续带来不确定性和波动性,对全美各地消费和其他商业活动产生负面影响。

  据第一财经,本次褐皮书调查在7月至8月下旬进行,在此期间大多数地区的制造业活动都有所增加。与疫情有关的持续不确定性和波动性及其对消费者和商业活动的负面影响,在全美范围内有所体现。虽然经济总体前景较为乐观,但还是有一些地区情况令人失望。

  大多数地区的制造业出现增长,这与港口以及运输活动的增加相吻合。强劲的汽车销售,以及旅游业和零售业的改善也激发消费者支出的持续增长。但是许多地区的经济增速仍在放缓,总支出仍远低于疫情前水平。

  商业建筑活动普遍下降,商业房地产建设持续萎缩。相反,住宅建设成为亮点,在许多地区都显示出增长和弹性。住宅销售也显着提高,房价也随着需求和库存短缺而继续上涨。而商业银行方面,由于住房抵押贷款活动活跃,总体贷款需求略有增加。

  农业则继续受到低物价的困扰,能源部门活动也处于低水平,近期几乎无法得到改善。

  全美各地区的就业总体有所增加,其中制造业就业增长最多。但是,部分地区的就业增长放缓和招聘波动加剧,尤其是在服务行业。随着需求持续疲软,越来越多的临时裁员工人被永久解雇。另一方面,企业继续难以找到必要的劳动力,而政府发放的失业救济金使问题更加复杂。大多数地区的工资持平或有所增长,一些企业取消了之前的减薪措施,不过低薪职位的压力变得更大。

  自上次报告以来,物价压力有所增加,但仍保持适度水平。尽管原材料价格的上涨通常快于销售品价格,但总体上还是温和的。值得注意的例外是,经历了需求激增或供应链中断的原材料(例如建筑木材)价格出现飙升,一些地区的个人防护设备的成本和投入仍然很高。由于需求回升,一些地区的交通货运价格上升。同时,多个地区的零售需求疲软或缺乏定价能力,零售价格增长放缓。

  美国上周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下降

  上周,美国首次申请常规失业救济的人数出现下降,反映出改变季节性调整做法的影响。通常旨在平滑数据常规波动的季节性调整做法,因新冠大流行病反而使数据被扭曲。

  美国劳工部周四公布,截至8月29日一周首次申请常规州政府失业救济的人数达88.1万。此前一周为101万。由于改变了季节性调整做法,这两个数字无法直接比较。在未经调整基础上,上周首次申领失业救济人数增加7,591人,至833,352人。

  自从新冠病毒疫情蔓延开来,并在3月中旬推动首次申领失业救济金人数首次超过100万人大关以来,未经调整和经过季节性调整的申领失业救济金人数都在初春飙升,然后在此后的几个月时间里逐渐下降。

  未经调整和经过季节性调整的首次申领失业救济金人数都显示,从截至3月20日当周到8月底,美国首次申领失业救济金人数超过5000万人,这是史无前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