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国银保监会官网接连三日公布了九江银保监分局对6家农商行的处罚信息,处罚原因主要集中在虚报涉农、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数据。

  具体来看,江西瑞昌农村商业银行因虚报涉农、普惠型涉农、小微、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数据被罚35万;共青农村商业银行因虚报涉农、普惠型涉农、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数据被罚30万;江西武宁农村商业银行因虚报涉农、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数据被罚25万;江西都昌农村商业银行因虚报涉农、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数据被罚25万;江西修水农村商业银行因虚报涉农、普惠型涉农、小微企业贷款数据被罚25万;江西武宁农村商业银行因虚报涉农、普惠型涉农贷款数据被罚25万。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已有多家银行因虚报或错报涉农、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小微企业贷款数据被监管处罚。中国网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2020年9月2日,仅江西省就有41家农商行因虚报涉农贷款数据被罚,包括南昌农村商业银行、江西赣昌农村商业银行、江西湾里农村商业银行等。另外有6家农商行因错报涉农、小微企业贷款数据被罚,分别是江西铜鼓农村商业银行、江西高安农村商业银行、江西宜丰农村商业银行、江西上高农村商业银行、江西奉新农村商业银行、江西靖安农村商业银行。

  除江西省之外,其他省份也有农商行因上述问题被罚。2020年7月2日,浙江稠州商业银行丽水缙云支行因“贷款企业类型划分不准确,导致虚增小微企业贷款数据”被罚25万;2020年6月30日,缙云联合村镇银行因“消费贷款统计为经营性贷款导致虚增小微企业贷款数据”被罚25万;银保监会3月2日披露的处罚信息显示,北京农商银行被北京银保监局处以330万元的罚款,原因之一便是错报小微贷款报表数据。

  对此,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接受中国网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银行虚报数据的原因主要有两点,一是为满足监管的考核要求,因为监管针对银行在涉农、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方面有相应的考核要求;二是能够获得其他收益,例如,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支农再贷款会根据这些考核指标来确定。

  近年来,监管机构曾多次出台文件以及考核指导意见,引导银行加大对普惠型小微企业信贷投放力度。与此同时,也出台了若干考核指标,2015年提出银行的“三个不低于”,即小微企业贷款增速不低于各项贷款平均增速,小微企业贷款户数不低于上年同期户数,小微企业申贷获得率不低于上年同期水平。2018年银保监会又提出了“两增两控”的新目标。“两增”即针对小微企业贷款增速不低于各项贷款同比增速,贷款户数不低于上年同期水平;“两控”即合理控制小微企业贷款资产质量水平和贷款综合成本。

  然而,董希淼对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监管考核指标设置比较理想的状态在于让银行跳起来够得着,设置太低则没有挑战性,银行的潜力就挖掘不出来,但设置太高的话,银行要么放弃要么就是作假。近几年他曾到一些银行调研,发现涉农贷款、小额扶贫贷款指标太高,短期内要求一下子提高很多,对于银行而言则很难完成。

  关于银行虚报或错报监管数据的乱象如何改善,董希淼认为,一方面需要加强涉农、普惠型小微贷款的真实性检查,加大行政处罚力度,督促银行提高数据的真实性。另一方面,其实也需要反思,指标是不是脱离实际,是否超出了商业银行的能力范围。除此之外,还需要采取更多的措施,从正面激励的角度,引导银行加大对涉农、普惠型小微贷款的投放。货币政策方面,包括定向降准、再贷款、再贴现等支持;监管政策方面,更多的是给予激励,地方政府在财政上面也可以采取一些贴息、奖励的办法,同时还要加强尽职免责容错纠错机制,鼓励银行打消基层机构一线员工的服务顾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