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最高法划定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为15.4%后,平安银行(行情000001,诊股)在一起金融借款纠纷案中,主张以年化24%向逾期借款人收取罚息的请求遭到法院驳回,法院最终判定其按4倍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执行罚息。

  根据案例的介绍,原告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温州分行与被告洪辉道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原告于2020 年7 月14 日向本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被告洪辉道偿还原告借款本金162661.65 元及利息(截止2020 年7 月5 日的利息、罚息、复利83519.85 元;另以借款本金162661.65 元为基数,从2020 年7 月6 日起按月利率2%计算逾期利息至实际履行之日止)。

  浙江省温州市瓯海区人民法院适合简易程序,在8 月27 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并当庭宣告判决。

  平安银行与被告洪辉道签订《个人信用贷款合同》,合同约定被告洪辉道向原告借款21 万元,贷款期限自2017 年7 月5 日至2020 年7 月5 日,月利率为1.53 %,还款方式为按月等额还本付息。告人仅支付至2018年5月4日第10期,累计偿还本金47338.35 元。

  法院判决,双方约定的逾期利率为2%,已超过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四倍保护限度,对于2018 年5 月5 日至2020年7 月5 日期间的期内利息、本金罚息、复利,参照原告起诉时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四倍进行计算,计52744.27 元。

  对于法院判决,主要关注的问题有两个:

  1、为什么用最新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最新规定》(以下简称《规定》)为标准,判决2017年的借贷合同纠纷?

  2、《规定》的监管范围为民间借贷,不包含银行等持牌金融机构,为什么这次判决会按照《规定》的标准判决?

  一、为什么用最新的《规定》为标准判决2017年的借贷合同纠纷?

  按照《规定》第二十六条的规定:

  据新规第三十二条:“本规定施行后,人民法院新受理的一审民间借贷纠纷案件,适用本规定。借贷行为发生在2019年8月20日之前的,可参照原告起诉时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四倍确定受保护的利率上限。在还没有结束的借贷合同纠纷中,适用本规定。

  本次诉讼的判决时间为2020年8月27日,而新《规定》的发布时间是2020年8月20日,所以法院依据《规定》的相关条款判决,完全合理合法。

  二、《规定》的监管范围为民间借贷,不包含银行等持牌金融机构,为什么这次判决会按照《规定》的标准判决?

  1、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的《〈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理解与适用》第332页对该部分的解释中明确:“因为金融借款利率比民间借贷利率低,因此,金融借款的总成本显然应该低于民间借贷利率的上限。”也就是说虽然《规定》的监管范围不包括持牌金融机构,但是持牌金融机构的利率也不是无所限制,更不应该超过民间借贷利率上限。

  2、(2017)最高法民终927号判决书早已明确:“金融机构的融资费用上限亦应参照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的民间借贷利率上限即年利率24%”。其理由为“就金融在市场经济中的定位而论,金融应为实体经济服务,促进资金这一生产要素在各产业和企业之间良性流动,并分享实体经济发展中创造的价值。如果金融服务分享的剩余价值过高,会阻碍实体经济的发展,有悖于金融服务的根本。较金融借贷的市场定位而言,民间借贷是对金融服务实体经济不足的有益补充,而民间借贷的风险防控及承受能力相对于金融借贷较低。按照金融借贷与民间借贷的市场定位和风险与利益一致的市场法则,金融借贷利率不应高于民间借贷的利率。”

  因此,在律师看来,不论是从目前降低社会融资成本的大环境,还是以往的司法实践来看,不管是24%还是4倍LPR,都不仅仅是民间借贷的利率上限,也是金融机构的利率上限。

  律师认为,业界的顾虑更主要在于,罚息、违约金都要计算在内的话,如何制约、惩罚不守信、恶意逃债的债务人?律师建议,司法实务中是否能考虑债务人违约情况区别对待,比如逾期超过半年或1年的债务人,罚息、违约金不计入4倍LPR的考察区间,在融资负担和诚信风险间取得动态平衡。

  最后,还在观望的持牌金融机构也要尽快适应新《规定》,尽快合规合法经营。

  附:法院判决书

  浙江省温州市瓯海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2020)浙0304民初3808号

  原告: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温州分行。住所地:浙江省温州市温州大道1707号一层、七层至九层。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303007490213210。负责人:傅林,分行行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胡共泉,上海兰迪(温州)律师事务所律师。委托诉讼代理人:薛思念,系原告员工。

  被告:洪辉道,男,汉族,住浙江省苍南县钱库镇。

  原告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温州分行与被告洪辉道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原告于2020年7月14日向本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被告洪辉道偿还原告借款本金162661.65元及利息(截止2020年7月5日的利息、罚息、复利83519.85元;另以借款本金162661.65元为基数,从2020年7月6日起按月利率2%计算逾期利息至实际履行之日止)。

  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20年8月27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并当庭宣告判决。

  本院经审理认定:2017年7月4日,被告洪辉道与原告签订《个人信用贷款合同》,合同约定被告洪辉道向原告借款21万元,贷款期限自2017年7月5日至2020年7月5日,月利率为1.53%,还款方式为按月等额还本付息。

  若借款人任何一期未及时足额归还借款本息即视为逾期,原告有权要求提前归还已发放的全部贷款本金并结清利息,自逾期之日起,对逾期金额按照本合同约定的利率上浮50%计收罚息,因此被宣告提前到期的,对本合同项下未归还的全部借款本金计收罚息,对不能按时支付的利息,按罚息利率计收复利。借款后,被告洪辉道足额支付至第10期即2018年5月4日,第11期仅支付期内利息2138.39元、复利227.11元,共计已偿还本金47338.35元。

  以上事实由原告提供的《个人信用贷款合同》、还款说明书、出账凭证、还款记录及原告的陈述予以证实。

  本院认为:原告与被告洪辉道签订的《个人信用贷款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符合法律规定,应受法律保护。

  现合同已到期,原告主张按约定月利率2%计算2018年5月5日至2020年7月5日期间的期内利息、本金罚息、复利,其总和已超过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四倍保护限度,本院参照原告起诉时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四倍进行计算,计52744.27元。

  关于逾期利息,现原告主张按月利率2%计算已超过原告起诉时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四倍的保护限度,本院酌情调整为原告起诉时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的四倍计算。

  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二百零五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洪辉道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付原告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温州分行借款本金162661.65元及利息(截止2020年7月5日的利息、罚息、复利52744.27元;另以借款本金162661.65元为基数,从2020年7月6日起按同期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的四倍计算逾期利息至实际履行之日止);

  二、驳回原告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温州分行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4531元,减半收取2265.5元,由被告洪辉道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