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市场焦点依旧集中于美国。美国基本面表现喜忧参半,其中新屋、耐用品订单及核心PCE虽好于预期,但消费者信心指数及初请失业金人数的利空影响加之通胀等政策推动美元走弱。欧元区工业、经济景气指数均好于预期。英国零售销售数据不及预期,加拿大经济数据显优,第二季度GDP月率,年率均好于预期。日本首相安倍突然辞职刺激日元、黄金避险;中美贸易转折刺激市场乐观情绪,商品及商品货币升值非常。

  1、英国8月CBI零售销售差值不及预期。2020年8月25日(周二)英国8月CBI零售销售差值为负6,预期为8,前值为4,8月零售销售差值为2009年2月以来新低。

  2、美国7月新屋销售总数年化好于预期。2020年8月25日(周二)美国7月新屋销售总数年化为90.1万户,预期为78.5万户,前值为77.6万户。

  3、美国8月谘商会消费者信心指数不及预期。2020年8月25日(周二)美国8月谘商会消费者信心指数为84.8,预期为93,前值为92.6。

  4、美国7月耐用品订单月率好于预期。2020年8月26日(周三)美国7月耐用品订单月率为11.2%,预期为4.3%,前值为7.6%。

  5、美国至8月22日当周初请失业金人数较预期有所增加。2020年8月27日(周四)美国至8月22日当周初请失业金人数为100.6万人,预期为100万人,前值为110.6万人,当周初请失业金人数为第二周大于100万人。

  6、美国第二季度实际GDP年化季率修正值好于预期。2020年8月27日(周四)美国第二季度实际GDP年化季率修正值为负31.7%,预期为负32.5%,前值为负32.9%,第二季度实际GDP年化季率初值为负32.9%,修正值仍为有记录以来最大降幅。

  7、美国7月成屋签约销售指数月率好于预期。2020年8月27日(周四)美国7月成屋签约销售指数月率为5.9%,预期为3%,前值为16.6%。

  8、欧元区8月经济、工业景气指数均好于预期。2020年8月28日(周五)欧元区8月经济景气指数为87.7,预期为85,前值为82.3;欧元区8月工业景气指数为负12.7,预期为负14.3,前值为负16.2。

  9、加拿大6月GDP月率,年率均好于预期。2020年8月28日(周五)加拿大6月GDP月了为6.5%,环比预期上涨0.9个百分点,前值为4.5%;加拿大6月GDP年率为负7.8%,同比预期上涨1.3个百分点,前值为负13.8%,加拿大6月GDP月率续创有记录以来新高。

  10、美国7月核心PCE物价指数月率不及预期。2020年8月28日(周五)美国7月核心PCE物价指数月率为0.3%,预期为0.5%,前值为0.2%。

  11、美国7月核心PCE物价指数年率好于预期。2020年8月28日(周五)美国7月核心PCE物价指数年率为1.3%,预期为1.2%,前值为0.9%。

  12、美国7月个人支出月率好于预期。2020年8月28日(周五)美国7月个人支出月率为1.9%,预期为1.5%,前值为5.6%。

  13、美国8月芝加哥PMI不及预期。2020年8月28日(周五)美国8月芝加哥PMI为51.2,预期为52,前值为51.9。

  14、美国8月密西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好于预期。2020年8月28日(周五)美国8月密西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为74.1,预期与前值均为72.8。

  外汇市场一周受制事件因素影响凸显,其中包括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美国杰克逊霍尔演讲以及日本首相安倍辞职,这使得外汇市场汇率偏向美元意愿主导突出,其它货币配合性较为突出。一周事件性因素借题发挥维护汇率基本宗旨凸显,主导力量的水平和手段显得十分顺畅与强势推进。尤其对我国竞争产生的汇率干扰十分严重,潜在打击经济风险不容忽略。

  1、日本首相辞职引起货币顺势升值迎合美元为主。周五日本首相安倍因健康原因辞职引起全球关注,偏向理性氛围对日本局面相对稳定有支持,但舆论借题发挥较大,夸张式的舆论导向对其它货币影响上升,全面偏升值态势加强,这对美元贬值起到推波助澜效应,而日元升值有限。安倍为日本连续执政时间最长首相,但对日本经济贡献度不足,安倍经济学收获不大。目前日本叠加疫情因素,第二季度GDP暴跌27% ,剔除物价变动因素后,实际GDP比上季度下降7.8%,环比下滑27.8%,这是1955年有记录以来最大跌幅,同时也是日本GDP连续第三个季度陷入萎缩。日本突发因素成为美元贬值发挥依据,实际效果远比日本自身波动更大,日元随从美元策略的调整为主,美日货币协同常态自然反应不足为怪。

  2、鲍威尔主席讲话并无新意被炒作情绪激化是关键。周四晚间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杰克逊霍尔央行行长峰会上讲话并没有市场预期的事实出现,实际结果维持现状更突出,老生常谈的通胀指标权衡并未有突破,包括继续关注美国就业政策宗旨依然不变,只是零利率维持时间拉长是关键,但这对美元并未有实质刺激作用,美元依然迂回至92点低位,美元贬值继续得已推进。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年会上宣布,美联储将调整政策框架,正式引入平均通胀目标。由于过去几年美国通胀率低于2%,平均通胀目标意味着未来通过持续宽松使通胀超过2%,以求平均通胀目标达到2%。此前美联储策略是预先加息以阻止通货膨胀上涨,而此次调整后则预示未来很长时间一直保持零利率水平十分明确。鲍威尔演讲偏鸽派导向令市场对目前股市流动性保持乐观,美股上涨抹平今年下跌幅度。美联储周四宣布将全面调整其在实现就业最大化和稳定物价这两大目标上的策略,更加重视提振美国劳动力市场,降低对过高通胀的担忧。然而,市场重点在于杰克逊霍尔会议之前的市场期待太大,鲍威尔敏感关切十分偏激,但是面对美国现实状况,尤其是压力与矛盾乃至政治和政策复杂局面,鲍威尔主席的表态难有刺激作用,进而鲍威尔言论之后的美元走势顺势而为继续偏贬。市场炒利用鲍威尔现象,汇率取向和舆论导向存在分歧严重,一方面是预期美元贬值加深,另一方面是美元贬值难以推进,当前美元处境十分尴尬。

  3、美欧经济比较差异不分上下间预期前景同步纠结。一周两个数据比较比较突出,第一是德国经济数据不良,周二德国第二季度GDP环比萎缩9.7%,好于预期的萎缩10.1%。同时德国IFO商业景气指数为92.6,高于预期的92.2和7月90.5。随即欧元有所上升,但动力并不足,加之市场预期欧元贬值氛围强烈,1.1840美元关键点焦灼明显。周末受到日元刺激因素上升不得已突出,其中美元手法发挥是重点。第二是周四美国商务部数据显示,美国第二季度GDP修正后的数据萎缩31.7%,市场预期降幅32.5%。上次数据为下降32.9%,这是为有记录以来最大降幅。但美国其它基本指标表现超乎预料向好,耐用品订单和房屋市场数据靓丽显著,美元贬值理由难以实现。随即美元反弹出现,回归93点呈现,但也是日元因素刺激美元贬值出现,而实际日元弱强并不明朗,美元主观刻意性发挥还是焦点之一。此外美股高涨与欧股低迷形成巨大反差,美国道指抹去今年跌幅,纳指早就转涨,标普500指数今年迄今已上涨超过8%。今年迄今,道指上涨0.4%,纳指上涨30.35%,标普500指数上涨8.58%。尤其美国科技股的主导地位使该板块跨过了一个新的里程碑,因其市值现在比整个欧洲股市的市值还要高。当前美国科股市值达到9.1万亿美元,首次超过整个欧洲股市(包括英国和瑞士在内)市值8.9万亿美元。相比较2007年时欧洲股市规模曾是美国科技股的4倍。美元与美股冰火两重天的价格走向既有利于美国自身调整,更有利于外部国家竞争筹码。

  预计下周市场变数将会十分混乱更加复杂化,美元走向是重点影响。从现实看,短期美元贬值理由不足、技术发挥受阻存在,故作煽情手法难以持续,外围货币基础比较或潜在差异将约束各自货币升值进度,美元贬值难有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