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塔证券(行情601236,诊股)半年报显示,红塔红土基金实现净利润1904.76万元,同比增长118.83%,不过公司管理规模的增长主要倚仗货币型基金,权益产品规模尚不足10亿元

  

  《投资时报》研究员 齐文健

  今年上半年,凭借A股市场显著赚钱效应和基金火爆发行,部分公募基金公司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显著增长。

  日前,红塔证券(601236.SH)披露的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红塔红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红塔红土基金)实现营业收入9772.03万元,净利润1904.76万元,同比分别增长60.15%、118.83%。

  不过,经营数据增长喜人的背后,是货币型基金对规模的贡献。Wind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二季度末,该公司管理规模为71.95亿元,其中货币型基金规模为52.72亿元,占总规模比例的73.27%。

  另外,时隔5个月,红塔红土基金发布一则人事变更公告,新任段皓静为督察长,任职日期为今年8月22日。同日,董事长李凌不再代为履行督察长职务。

  就产品布局、高管变动等问题,《投资时报》向红塔红土基金发送沟通函,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红塔红土基金管理规模(单位:亿元)

  数据来源:Wind

  靠货基撬动规模

  随着上市公司半年报的陆续发布,旗下参股或控股公募基金公司经营数据也逐渐清晰。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超过25家基金公司披露今年上半年营收情况,其中西部利得基金、国联安基金、红塔红土基金等多家公司净利润同比增长一倍以上。

  红塔红土基金上半年实现净利润1904.76万元,同比增长118.83%。Wind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二季度末,该公司管理规模为71.95亿元,较去年同期的42.97亿元增长28.98亿元,同比增长67.44%,不过在141家基金公司中的排名依旧在百名开外,位于第102名。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红塔红土基金管理规模增长的主要动力来自于货币型基金。截至今年二季度末,该公司旗下货币型基金规模为52.72亿元,较去年同期的31.57亿元增长21.15亿元。

  相比之下,混合型基金的增速较缓。截至今年二季度末,该公司混合型基金规模仅为9.47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12亿元,同比增幅为13.41%。

  从新基金发行来看,《投资时报》研究员观察发现,在权益基金发行市场爆款频出的背景下,该公司暂时成为这场盛宴的看客,年内未发行一只新产品。至此,该公司旗下混合型基金缺席发行已超过20个月。

  新基金发行不顺,或与基金业绩有关。Wind数据显示,目前红塔红土基金旗下共有6只主动权益型基金(各类份额合并计算),其中红塔红土盛金新动力A/C、红塔红土盛弘A/C等5只基金年内净值增长率均在20%左右。

  不过,红塔红土稳健回报A/C年内收益并不理想。Wind数据显示,截至8月28日,该基金今年以来的净值增长率分别为4%、3.8%,同类排名分别为1806/1902、1821/1902。

  该基金今年一季度、二季度股票持仓比例分别为14.45%、55.35%,较低的仓位可能会错过市场上涨红利。

  另外,今年上半年该基金重仓股中金融股占据大半壁江山,二季度末银行股更是占据9席。截至8月31日收盘,中信一级银行板块年内涨幅为-5.83%。

  此外,红塔红土稳健回报A/C中长期业绩亦表现欠佳,近一年、近两年、近三年的净值增长率分别为10.26%/9.61%、26.87%/22.73%、16.5%/11.51%,同类排名均在后1/2。

  红塔红土稳健回报C业绩表现

  数据来源:Wind

  高管任职“大挪移”

  公募基金管理规模不断扩容的同时,高管流动亦在加速。Wind数据显示,截至8月31日,共有141家基金公司涉及239位高管发生变动,其中34家基金公司的督察长岗位变更。

  近日,红塔红土基金发布关于高级管理人员变更公告称,新任段皓静为督察长,任职日期今年8月22日。同日,董事长李凌不再代为履行督察长职务。

  公开资料显示,段皓静系经济学硕士,1996年加入深圳发展银行工作;2000年加入中国证监会深圳监管局,历任副主任科员、主任科员、副处级调研员、副处长、处长;2019年加入信达澳银基金任督察长。

  事实上,今年以来红塔红土基金高管变动并不止于督察长。今年3月13日,该公司发布高管变动公告称,刘辉因工作调整离任总经理,并不转任公司的其他工作岗位;饶雄因工作调整离任董事长,转任总经理;督察长李凌亦因工作调整转任董事长、代任督察长。3月20日,李凌成为红塔红土新任法定代表人。

  据悉,红塔红土基金高管职位互换变动并非首次。2015年12月,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曾由李凌变更为饶雄,同年,刘辉履新公司总经理,饶雄由总经理变为董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