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市值已经突破3万亿元的科创企业市场不断壮大,并正成为银行机构服务实体经济的“掘金”新战场。

  “作为轻资产科技型企业,很难参照传统企业授信模式进行合作。”近日,杭州银行(行情600926,诊股)深圳分行行长王为民在接受券商中国记者采访时分享,如何突破传统的授信方式,有效提高科技型企业融资成功率。

  投贷联动,用“投资者眼光看企业”

  深圳云天励飞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天励飞”)是一家兼具人工智能、AI芯片和大数据平台等关键技术平台的高新科技企业,成立于2014年8月,目前拥有中国技术专利超800件(包括在申请中)。在应用场景上,云天励飞聚焦于公共安全、城市治理、新商业三大产业方向。

  据了解,该公司的产品已应用到了深圳、北京、上海、杭州及东南亚等100多个城市和地区;业务快速扩张期加上尚处研发投入期,公司费用支出较大,且下游客户多为政府机构,账期较长,存在一定资金缺口。“前期投入的研发成本巨大,目前公司研发投入占营收比重已超过70%。”云天励飞投融资总监陈腾宇告诉券商中国记者。

  杭州银行接触云天励飞时,该公司正在进行B轮融资。王为民介绍,鉴于云天励飞前期引入风投的历史,把握住服务窗口期,通过银投联贷的方式为其提供了授信额度3000万元,解决其用款需求。如今,云天励飞已于今年初完成了Pre-IPO轮融资,并正准备登陆资本市场。

  所谓“银投联贷”,也即“投贷联动”,就是“以‘信贷投放’+‘股权投资’的方式参与企业融资服务,用投资者眼光去看企业。”由于科技创新型企业,往往成长性和不确定都很高,传统信贷关系中,银行作为债权人获得固定利息,不分享企业成长收益、却百分之百承担了其成长风险,于是,投贷联动模式便在科创企业融资服务的探索中诞生,其中最著名的是美国硅谷银行,我国商业银行在相关业务上近几年也正由早期的试点正走向成熟。

  “银行围绕科创企业的服务正更加多样化,并不只局限于信贷,而是根据企业不同的成长阶段提供不同的服务,更加灵活。”陈腾宇注意到银行机构面向科技创新企业的业务模式正在发生的变化。事实上,券商中国记者注意到,银行创新业务正瞄准不仅仅是这类独角兽企业,也将目光投向了科创企业。

  刚刚披露的半年报显示,多家银行都提及了科创金融业务。位于长三角经济相对发达区域的区域银行,地缘优势明显。上海银行(行情601229,诊股)在半年报中称,“持续完善科创板和创业板企业综合金融服务方案,提升上市全流程服务,为所辖地域内超过四分之一的科创板上市企业提供服务”,报告期末,科技型企业贷款余额869.36亿元、较上年末增长2.47%。杭州银行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已与46 家科创板上市、拟上市企业建立了合作关系”;截至6月末,该行科技文创金融表内贷款余额268.69亿元。

  除上述半年报的公开数据外,有银行业金融部资深人士告诉券商中国记者,工商银行(行情601398,诊股)、招商银行(行情600036,诊股)、浦发银行(行情600000,诊股)等均有发力科创板金融服务业务且成效明显。

  银行“掘金”科创板

  数据显示,截至9月4日盘后,科创板上市公司已经达到170家、总市值达到3.06万亿元。

  规模不断壮大的新兴市场,也正成为银行机构服务实体经济的“掘金”新战场。

  “我们所在的区域主要在长三角、珠三角、环渤海等经济相对活跃区域,大部分的上市公司也是在这些区域内,后续会和上市企业进一步加深合作,不管是转债、员工持股的激励、定增都将加大合作力度。”上海银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助理吴菊数天前在一个资管论坛上分享道。

  在科创金融业务方面,可以看到,以上海银行、杭州银行为例,两家有颇多相似之处。比如上海银行提出,该行围绕科创贷款、服务咨询、现金管理、产业链服务、投贷联动等五个维度打造科创产品体系,覆盖企业全生命周期;杭州银行探索“投贷联动”服务模式,通过专营机构与第三方创业股权投资机构合作开展商行+投行的服务。

  在获客上,上海银行方面介绍,其从源头着手,结合园区金融开展批量获客,深化与张江集团、上海交通大学、中国科学院、上海市科学技术委员会、自贸区临港新片区管理委员会等一系列产、学、研、政府机构合作;杭州银行提出与政府、创投、园区、证券、保险、股权交易所、科研院校、中介机构等合作搭建分享经济生态圈,为企业提供一揽子服务。

  不过,券商中国记者注意到,随着越来越多银行参与到该市场,投贷联动试点银行除了向科创企业提供包括结算、财务顾问、外汇等在内的一站式、系统化金融服务之外,也摸索中谋求差异化业务创新。

  “不同于初创企业,登陆科创板的多已经是‘明星企业’,所有人都会去找企业,所以这阶段企业缺的未必是资金。”杭州银行总行金融部总经理助理毛靖告诉券商中国记者,“银行要懂企业,要带着经过充分专业准备的授信方案上门去,能跟对方董事长聊天、能深谈行业和业务。”

  如何做到懂企业?毛靖告诉券商中国记者,科创板在主动授信规则的推动下、公开资料披露详实,这就意味着“银行可以组织专门力量进行事前分析”;同时,“不是所有技术行业的企业都做,主要是选择比较熟悉,比如当前主要是七个方向,如细分到生物医药、高端智能制造、人工智能及芯片集成电路等领域来做专业布局”;在信息跟进上,会结合科创企业的地域分布,每周统计并全员推动科创板拟上市企业情况,考核客户经理对(已上市、拟上市)科创企业的触达率。

  在接触大量科创企业的过程中,毛靖发现,除了企业本身之外,企业高管及股东团队随着员工激励、上市配售的推行也有着不小的金融业务需求,“类似于一鱼多吃,不仅仅只有企业的融资需求,还有创业团队金融服务、企业发债定增等等。”

  此外,他介绍,除了常规的融资需求外,还有基于上市所产生的股权清理、债务关系清理、担保关系清理等特定需求,以及IPO辅导需求――“银行可以根据这些需求,去提供专项金融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