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宏观支撑因素的变化以及原油供需面累积的下行压力令原油盘面出现下破,但宏观角度的美元走强以及美股回调我们认为均是短期阶段性,从长周期来看仍然会支撑油价向上运行,而当前供需层面转弱是不争的事实,短中期会压制油价,不排除出现大面积杀跌行情。操作上,预计下跌行情会比较快速,空头快进快出为宜,长线多头把握大跌后的低接机会。

  原油短线面临进一步大跌风险

  宏观支撑因素出现变化,美元短线走强以及美股高位回调压倒油价,但长周期上行的基础仍在。过去几个月,在原油供需面没有突出矛盾的背景下,宏观因素在油价走势中占据了主导,尤其油价与美元以及美股的走势关联性显著增强,美元的持续走弱以及美股的走强对油价形成较强支撑,欧美原油呈现出“小碎步”上行的走势,而国内SC原油受到高库存以及人民币升值的影响,整体表现弱于欧美原油,维持高位窄幅波动。但上周开始,我们接连看到美元的走强以及美股高位大幅度回调,这成为压倒油价的主要力量。而长期来看,美国宽松的货币政策仍将持续,美元仍然有进一步贬值的预期,而美股的回调也仅仅是因为科技股投资过热后的短暂喘息,再加上各国疫苗研发进度的加快以及逐步投入使用,疫情对金融市场的冲击将逐渐减弱,原油等风险资产上行的逻辑及基础仍然存在。

  原油短线面临进一步大跌风险

  原油短线面临进一步大跌风险

  原油供需面环比走弱,需求进一步修复的动力不足。从原油供需层面看,供给层面仍然稳定,产油国按部就班减产,减产执行率尚可,但利比亚局势的缓和可能会给市场带来100万桶/日的供给增量。而相对于供给端来说,需求端环比修复的动力在减弱。首先,从疫情后原油需求的恢复角度来看,全球原油需求量较疫情前仍然有一定距离,尤其是受到疫情防控常态化的影响,国际间航班数据的减少令航空煤油需求恢复受限,美国航空煤油表观消费量较正常值的损失量仍然达到50%,而中国1-7月份航空煤油表观消费量同比仍然下降26%,而其他汽、柴油等消费较疫情前的消费水平也仍然有一定距离,且恢复的速度显著下降。此外,作为最大的原油进口国,中国在上半年低价集中大量采购原油在一定程度上透支了后期的进口需求。而从季节性角度来看,进入9月份,美国、欧洲等地炼厂将进入检修期,全球CDU检修量将出现季节性增长,炼厂原油加工需求整体将出现下降。因此,无论是疫情后的原油需求恢复角度还是从季节性角度来看,后期原油需求端都很难给油价带来上升的动力。

  原油短线面临进一步大跌风险

  原油短线面临进一步大跌风险

  沙特下调原油官价也反应了其看弱近期油市。上周末,沙特阿美在每月一次的原油官价调整中,下调了对亚洲、欧洲以及美国的轻质原油官方销售价格,这是自6月份以来首次下调对亚洲地区的原油官价。数据显示,沙特阿美大幅下调了10月份对亚洲地区的原油官方销售价格,调整幅度为1.4美元/桶,调整后对亚洲的轻质原油官价为较基准价贴水0.5美元/桶,同时小幅下调对美国的官价,调整幅度为0.6美元/桶,调整后对美国的轻质原油官价为较基准价升水1.05美元/桶,小幅下调对欧洲的官价,调整幅度为0.2美元/桶,调整后对美国的轻质原油官价为较基准价贴水2美元/桶。沙特下调官价某种程度上也反应了其对原油走势的看弱。

  整体来看,宏观支撑因素的变化以及原油供需面累积的下行压力令原油盘面出现下破,但宏观角度的美元走强以及美股回调我们认为均是短期阶段性,从长周期来看仍然会支撑油价向上运行,而当前供需层面转弱是不争的事实,短中期会压制油价,不排除出现大面积杀跌行情,SC原油跌破280后将向260附近寻求支撑。操作上,预计下跌行情会比较快速,空头快进快出为宜,长线多头把握大跌后的低接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