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背靠“大树”银联,积极“开枝”分叉,但依然挡不住业绩下滑的趋势。

  9月1日,中国证监会证监局上海监管局网站公布了关于银联商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联商务)的辅导备案基本情况表,这意味着银联商务冲刺科创板上市正式进入倒计时阶段。

  近年来,随着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兴起,这一行业也迎来了一股“上市热潮”,先有拉卡拉(行情300773,诊股)、汇付天下等多家第三方支付机构上市成功,后有东方支付、乐刷等机构欲上市。

  而银联商务选择的科创板这一赛道,也有微众信科、蚂蚁集团、京东数科等重量级金融科技公司在排队上市。作为国内规模最大的综合支付服务机构之一,银联商务究竟成色几何呢?

  拟科创板上市,“背靠”中国银联

  据公开资料显示,银联商务成立于2002年1月8日,是从事线下、互联网以及移动支付的支付机构,是首批获得《支付业务许可证》的机构,同批的还有支付宝、财付通、拉卡拉等。

  银联商务已于8月27日签署上市辅导协议,拟科创板挂牌上市,辅导期已从8月末开始,辅导机构为中金公司。

  一直以来,银联商务在线下收单行业都保持着较高的市场占有率,交易规模也是遥遥领先其它第三方支付机构。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5月末,银联商务已在全国除台湾以外的所有省级行政区设立机构,实体服务网络覆盖全国所有的地级以上城市,覆盖率达100%,全辖员工超万人。

  其服务的特约商户覆盖百货商超、餐饮酒店、航空旅游、财税金融、电商物流、保健医疗等多个行业;2019年受理各类交易127.3亿笔、15万亿元,是国内规模最大的综合支付服务机构之一。

  根据上海产权交易中心公告,银联商务0.3109%的股权于2020年8月17日完成交易,成交价格为7150万元,标的评估值为6176.03万元。据此推算,银联商务当前的市场估值在198亿元到230亿元之间。

  企查查信息显示,银联商务持股5%以上的股东分别为上海联银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北京光际尚嘉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浙江民营企业联合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珠海横琴鼎建华新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银联商务冲刺科创板:移动支付市场仅排第8 营收净利接连下滑

  其中,银联创投为中国银联100%持股,加上中国银联还持有银联商务4.14%的股份,因此中国银联为银联商务最大的股东,实际持有公司59.68%的股份。

  被两大巨头碾压,移动支付市场仅排第8名

  尽管背后依靠着中国银联这棵大树,可银联商务的日子也不太好过。

  近年来,多数商家都舍弃POS机转为二维码支付,银联商务只好想办法进入移动支付市场,抢口饭吃。2017年12月,银联商务联合多家银行发布“云闪付”,跻身进入移动支付这一市场。

  然而,众所周知,移动支付市场早已被二马旗下的支付宝和微信两大巨头抢滩。

  根据易观发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中国第三方支付综合支付市场季度监测报告》指出,支付宝、微信和银联商务的市场占有率,分别为48.44%、33.59%和7.19%,三者合计为89.22%。

  银联商务冲刺科创板:移动支付市场仅排第8 营收净利接连下滑

  其中支付宝和微信的市占率加起来就超过了第三方支付市场的80%,其他的第三方支付机构中市占率最高的就是银联商务,但根本无法与支付宝或微信相提并论,想要在业务上反超这两大巨头,可以说是十分困难。

  因此如何在两大巨头的压力下切下属于自己的一份“蛋糕”,是银联支付要考虑的一大问题。值得注意的是,虽银联商务的综合支付市场中排名第3,但在移动支付市场仅排在第8位。

  银联商务冲刺科创板:移动支付市场仅排第8 营收净利接连下滑

  据艾瑞发布的《2019Q4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数据发布报告》,支付宝、财付通分别占移动支付市场的55.1%和38.9%,第三名为壹钱包占比1.5%,银联商务占比0.3%排在第八位。

  开辟多元化业务,营收净利接连下滑

  据《每日财报》了解,银联商务早已开始发展多元化业务,目前,其产品可分为支付服务、金融服务、大数据与信息服务、营销增值服务、自助终端、金融科技服务以及CFCA七大类。

  具体到业务上来看,银联商务的支付服务包括银行卡POS收单、智能终端服务等传统支付服务;扫码分期、担保交易等移动支付服务;以及网银支付、跨境支付等互联网支付服务。

  金融服务板块则有银联商务推出的天天富融资、中金全民购、中金商E融等贷款产品。其中,公司在2013年推出普惠金融服务平台“天天富”。

  截至2019年末,天天富平台理财产品累计申购金额为656亿元,保有量达15.6亿元;累计贷款发生额950亿元,覆盖商户数达9.1万户。

  此外,为寻求适合自己的生存之道,银联商务近年来也开始大力发展海外业务。

  2017年5月,银联商务旗下子公司银联商务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正式签约收购日本收单机构Merchant SuPPort株式会社及其旗下子公司全部股权。

  2019年10月底,银联商务以收购韩国BC卡持有的Smartro部分老股及三方分配方式获得Smartro新股的20%,成为Smartro的股东。

  虽然开辟多元化的动作不断,但其业绩表现并不亮眼,甚至可以说是糟糕,营收净利出现连续下滑。银联商务近期公告称因公司筹备重大事项,导致2020年半年度财报逾期披露。

  但据已披露数据显示,其2019年和2020年一季度业绩均同比下降。其中2020年第一季度营收13.32亿元,同比下降27.9%,营业利润-1.2亿元,同比下降181.6%;净亏损1.23亿元,由盈转亏,较2019年同期下降193.4%。

  历史数据显示,银联商务2019年全年营收80.61亿元,同比下降2.9%;营业利润为5.01亿元,同比下降36.2%;净利润4.69亿元,同比下降37.6%。

  显然,在二马巨头在支付市场的碾压之下,银联商务的生存并不容易,即使背靠“大树”银联,积极“开枝”分叉,但依然挡不住业绩下滑的趋势。此次银联商务拟IPO能否成功,《每日财报》将持续关注。